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78章 自知之明
    该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不打扰你们了。”陈大力看着他们赶紧说道,“我走了。”

    “陈chu长慢走,不送。”孟繁春看着陈大力语气温和地说道。

    周光明举起手来说道,“陈叔叔,再见。”

    很明显是习惯,只是有些后悔了,并没有挥手,尴尬的举着。

    花半枝见状看着周光明眼底尽是笑意,这小子。

    眼神锐利的陈大力自然也看得出来,只是不会跟小孩子计较,微微弯腰看着周光明挥挥手道,“再见。”话落转身离开。

    周光明感受的出来他释放的善意,“陈叔叔好像也没那么坏!”

    “呵呵……”三人闻言笑了起来。

    花半枝目光温柔地看着他笑了笑道,“小傻瓜,你陈叔叔是抓坏人的,你没有干坏事,所以不用怕的。”

    “嗯!”周光明嘿嘿傻笑着点点头道。

    隆冬季节,花半枝和周光明四点一线的生活,柴院、食堂、宿舍、扫盲班。

    期间过元旦放一天假,花半枝都没出去,倒是卓尔雅带着光明出去收获了不少好吃的。

    大都是孟繁春与林希言还有别人见孩子可怜给的。

    如没有必要校医院的大门都不出,窝在校医院里,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地将背篓和篮子、行李箱给编好了。

    “怎么样?”花半枝背上背篓在周光明眼前晃了晃道。

    “这样好,上街买东西有地儿装了。”周光明看着她高兴地拍手道。

    “想不到你还真编成了。”卓尔雅看着她笑了笑道,“别说还挺好看的。”

    “尔雅你眼睛有问题吧!”程韵铃阴阳怪气地说道,“别睁着眼说瞎话。”

    “只要能装东西就好,我不在乎它的外表如何。”花半枝一语双光地说道,含沙射影地说道,“有些人外表再怎么好看,却一点儿都不实用。”

    显然程韵铃也听的出来她弦外之音,气哼哼的瞪着她,却不能傻乎乎的对号入座。

    卓尔雅微微摇头,这一个月时不时上演的戏码。

    起初她还担心花花吃亏呢!结果自己白担心了,人家怼的程韵铃一愣一愣的,气的她七窍生烟的。

    冬日里闲的卓尔雅看着她们打打嘴仗,也挺有意思的,反正也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程韵铃气的直跺着脚,“我回家了。”拿出自己的帆布袋,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走了。

    “回家?”花半枝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明儿不是星期天,她是京城胡同里长大的。”卓尔雅看着她说道,“上面有两个哥哥,家里最小的被娇养着长大的,娇气地很。”

    为了孟繁春这个男人,她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花半枝理解地点点头,难怪看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京城人士,天生的优越感,要是输给一个乡下来的无知村妇,得呕死了。

    可自己又不是她妈,惯得她,让她嘴上没有淘到半分便宜。

    卓尔雅无奈地说道,“真是要被她给磨叽死了,拿出革命儿女气度大胆的问呗!”

    “也许是怕被拒绝吧!”花半枝将背篓放在了八仙桌上。

    “娘,我想上厕所。”周光明伸手道,“给我草纸。”

    “好。”花半枝从炕上抽出草纸递给他道,“自己可以吧!”

    “可以!”周光明将草纸塞进兜里,颠颠儿的跑了。

    卓尔雅见周光明走了,屋子里就剩下她们两人,好奇地问道,“你对咱们孟医生有没有?”

    花半枝黑眸轻眨,想不到这丫头这么八卦,故作无知道,“有什么?”

    “有意思呗!”卓尔雅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说道。

    “卓尔雅同志,别开玩笑了。”花半枝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看着她严肃地说道,“你看除了刚开始我来手忙脚乱的,他帮助我,这接下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说过几句话。”

    这也是程韵铃对她的敌意渐小的原因,因为没有威胁了呗!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卓尔雅挑眉看着她道。

    “我有自知之明的。”花半枝看着她认真地说道,不是她贬低自己,而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她现在这幅尊荣得有多饥渴啊!

    “胡说!你哪儿不好了,你不能看不起自己啊!”卓尔雅立马说道,掰着手指数道,“你善良、勤劳、能干,勤俭朴素呃……”一脸尴尬地看着花半枝优点。

    “这是个女人都能做到的。”花半枝摇头失笑看着她道,“别难为自己了。”

    “你看你会劈柴,还会编篓子……你会的很多。”卓尔雅积极地说道。

    “这有女人会吗?”花半枝看着她轻飘飘地问道。

    “呃……”卓尔雅心虚地看着她,这好像都是男人干的活计,生硬地转移话题道,“光明怎么还不回来。”

    “我对孟医生只有感激。”花半枝看着她一脸正色地说道,她可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揣测。

    “呵呵……”卓尔雅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不会再乱说话了。”

    &*&

    周光明从厕所里出来去后院水井拿着水瓢洗好了手,一回头正好碰见来打水的孟繁春,“孟叔叔。”

    “是光明啊!怎么在这儿,外面很冷的。”孟繁春放下手里的脸盆看着他问道。

    “我上厕所了,来这里洗洗手,马上就回去。”周光明乖巧地说道,紧接着问道,“孟叔叔很忙吗?”

    “怎么这么问?”孟繁春看着他笑着说道。

    “您都不去看我们了。”周光明噘着嘴不高兴地说道。

    “我确实很忙。”孟繁春违心地说道,“怎么你们过的不好吗?”

    “挺好的。”周光明看着他笑道,纠结的小脸看着他欲言又止的。

    “有什么话就说,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孟繁春见状微微弯腰道。

    “就是程阿姨不知道为何总找娘的麻烦。”周光明偷偷看着他小声地说道,“这个别告诉我娘,我娘不让我乱说的。”

    “说给叔叔听没关系。”孟繁春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们母子俩的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步入正轨,自己也功成身退,就怕她找花半枝的麻烦,已经很避嫌了,这丫头真是让我拿你怎么办?

    孟繁春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小家伙,眼底闪过一抹亮光,有了。

    “乖快回去吧!外面太冷了,吃饭的时候咱们食堂见。”孟繁春看着他体贴地说道。

    “哦!”周光明乖乖地应道,洗了洗手朝孟繁春摆着手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