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68章 审问
    “嗯!这倒是,除非她说的是假话。”王组长抿了抿唇道,“那等她回来,我们立刻对她进行审查。”说着站起来道,“不打扰你了。”

    此时,刘干事敲开了樊书记办公室的门,“樊书记,花半枝被孟繁春与程韵铃两位同志送来了。”

    王组长与樊书记对视一眼道,“不是请了三天假吗?这才两天,这是知道事迹败露,急急忙忙赶回来了。”

    “王组长请不要轻易的妄下判断,想知道为何?人来了,先问问情况在做判断。”樊书记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我们现在就去问明情况。”陈大力立马说道。

    两人脚步匆匆的回到了陈大力的办公室。

    花半枝回来就被孟繁春和程韵铃送到了陈大力的办公室。

    孟繁春和程韵铃则站在了门外,支棱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花半枝坐在房间正中间的长凳上,房间有些昏暗,给人一种特别压抑的感觉。

    花半枝双手放在双腿之间不停的搓着手,神色不安地看了看四周。

    陈大力坐在办公桌后面承担书记员的职责。

    王组长斜靠在办公桌前,看着三米开外坐在房间中央长凳上的花半枝。

    说句老实话,难怪他们都不相信花半枝是敌人了。

    瘦骨嶙峋,皮包骨似的,皮肤黝黑粗糙,头枯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干他们这一行的人长相普通,那是扔在人堆儿里一点儿都不扎眼的。

    可也不会把自己弄的这般的惨兮兮的,不说养尊处优,养的细皮嫩肉、膘肥体壮,但绝不是她现在这幅被解救的包身工似的样子,他们吃不了苦。

    即便现在被打压的躲到老鼠洞里,那也是想办法让自己的日子过的舒服。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他们身上体会颇深。

    王组长拍拍了桌子,将花半枝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花半枝给吓了一跳,神色慌张的寻声看过去。

    “说说吧!这三天去哪儿了?”王组长面色阴沉地看着她道,眼神宛如开锋的利刃般,闪着寒光看着她。

    “我……”花半枝吞咽了下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去给我姐迁坟,这个我……我请过假的。”不停地绞着手指。

    王组长探究的眼神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冷冰冰地继续追问道,“那你具体说说这三天都干什么了?”

    “我不紧张,不紧张……”花半枝低垂着眼睑喃喃自语地说道。

    王组长闻言好笑地看着碎碎念的她,收殓起嘴角的笑意,突然问道,“你说什么?”

    花半枝猛地抬头一双的红通通的犹如小鹿斑比双眸惊慌地看着他傻乎乎的机械地说道,“孟医生让我不要紧张。”

    王组长忍着笑意,轻咳两声,板着脸看着她说道,“那你就说说这次去迁坟的事情?”

    所有表情都摆在脸上,让人一眼看穿,不是伪装的太好,就是人本身就这么单纯,没见过什么世面。

    王组长更倾向于后者。

    “哦!”花半枝微微扬起头,想了想道,“从头开始说吗?”

    “对!从头说,越详细越好。”陈大力目光凝视着她,密切观察着她的神情。

    “我和光明搭着校区的顺风车,去了城里……”花半枝一边想着一边说道,越说声音越稳,时间线清晰,条理清楚,详细的连吃什么、喝什么,累的气喘吁吁也都说了。

    “我说完了。”花半枝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王组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道。

    花半枝激动地站起来道,“真的吗?”

    “嗯!”王组长朝她点点头道,“这几天不要离开医院,明白吗?等着我们的回复。”

    “明白,明白。”花半枝手足无措地看着他连连道谢道,“谢谢,谢谢。”脚往后退着一下子带到了长凳,人也坐了个屁墩儿。

    “嘶……”花半枝手臂正巧磕在了凳子腿上。

    “你没事吧!”陈大力腾一下站起来担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花半枝捂着自己的手肘看着他连忙摇头道,忽然想起来道,“对了我可以去扫盲班吗?”

    “当然。”陈大力点点头道。

    花半枝狼狈的站起来,朝他们微微了弯腰道,“不打扰你了。”话落转身抽着冷气朝门口走去。

    陈大力双眸宛若深潭似的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说道,“对了,忘了问了。为什么你明明想把你姐葬在周家的祖坟,却还要迁一下坟呢?”声音低沉有力,希望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花半枝双眸冷淡如向两只深不可测的古潭石子投进去,连波纹都不起。

    如此措手不及,不就是想看她最真实的反应,她怎么可能让他失望呢!

    花半枝再转过身换上了肉眼可见的紧张,花半枝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姐去了时候,只草草的用草席埋了,我不知道光明他爹什么时候会将我姐葬到周家的祖坟。我不能让我姐就那么……那么……”声音哽咽了起来,眼眶也红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王组长有些诧异地看着陈大力,刑讯手段用的很熟练吗?

    陈大力见状神色微动,声音冷硬地说道,“下去吧!”

    “等一下!”王组长叫住花半枝道。

    花半枝手足无措站在那里,怯怯地看着王组长,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

    “为什么请了三天假,两天就回来了。”王组长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问道。

    “我不知道火车那么快。”花半枝神色激动地说道,手比划着说道,“我和光明走了好久的路,一眨眼就到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也有一丝急于分享的意思在里面。

    王组长看着她的神情不似作假,双眸提及火车,闪闪光,他当年第一次做火车,也是这般神色。

    “我问完了,陈chu长还有什么疑问吗?”王组长看向陈大力道。

    “我也没问题了。”陈大力看向他道。

    “那你可以走了。”王组长看着她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花半枝微微欠身,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