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61章 声东击西
    “孟医生,你来的正好。”程韵铃看见孟繁春急急地说道,“花半枝她回来了,我正要将她送到保卫处陈chu长那里进行审问。”

    “孟医生,我没有破坏那个燃啥的。”花半枝急红了脸,为自己辩解道,“我真的没有。”

    “花半枝,你别担心,到了陈chu长那里只是说明情况,他问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说什么?”孟繁春看着急得快哭了的花半枝安抚道,“一定要相信组织,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孟医生?”程韵铃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没想到他居然会赞成自己提议,她以为他会竭力的维护。

    孟繁春幽沉深邃的双眸中出现了一丝冷意,凝视着她道,“程韵铃同志,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没有,没有。”程韵铃嘴角可见的微微弯起,忙不迭地说道,心里抑制不住的高兴,他还依然是那个公事公办的孟繁春,这才对嘛!

    孟繁春目光微暖地看着花半枝道,“别紧张,也别害怕,我送你过去。”

    “嗯嗯!我不紧张,我不害怕。”花半枝强壮镇定地说道,微微颤抖的身体泄露了她的此刻有多么的害怕。

    “娘?”周光明小脸煞白煞白的看着花半枝道。

    “那个,孟医生你看着光明好不好?”花半枝双眼祈求地看着孟繁春道。

    “不要,我要跟着娘,娘去哪儿?我也去哪儿?”周光明死死地搂着花半枝不撒手道。

    “光明乖,跟着孟叔叔,娘去去就来。”花半枝拍拍小家伙脑袋道。

    “娘,我害怕。”周光明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瞅着她道,眼底的恐惧清晰可见。

    “不怕,不怕,娘又没干坏事,别人不知道,光明难道不知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花半枝垂眸眼神坚定地看着他道,“乖,跟着孟叔叔。”

    “身正不怕影子斜,光明乖,来!”卓尔雅朝周光明伸出了手,“要相信我们。”

    周光明怯怯地看着卓尔雅,最后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抓着卓尔雅的手,“卓阿姨,我娘不会有事吧!”

    “卓阿姨向你保证,不会有事的。”卓尔雅看着她重重地点头道。

    “走吧!”孟繁春眼神温润坚定地看向花半枝说道。

    孟繁春临走时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卓尔雅,卓尔雅则朝点点头,“光明,冷不冷,饿不饿,阿姨给你买好吃的。走走,咱们食堂先打饭去。”

    &*&

    两天前,花半枝和周光明离开的那个晚上,学校的燃油室,被人放火,最后爆Zha了,而放火之人当场被死亡。

    学校燃油储藏只是实验所用,真正燃油并没有多少。

    花半枝心中满是疑惑,这不符合逻辑,袭击这里干什么?根本就没啥用处,除非是声东击西,一所新建的学校能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

    心思微转,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学校除了教书育人,也是研究基地,这研究成果被人肖想就不足为奇了。

    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不仅引起学校高度重视,和市里有关部门当即就成立了专案小组。

    专案小组进驻学校后与协助调查的陈大力对学校全部人员进行排查,花半枝自然也在名单之上。

    简陋的会议室内,樊书记坐在主位上,眼神扫过左右两边道,“这是王组长提供的这份学校内部人员排查名单,想必大家都已经看过了吧!本着客观的态度,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目光落在左手边第一位置道,“吕校长,你对学校内部熟悉的很,你先说说吧!”

    吕校长看向黑面神似的王组长,双臂环绕撑在木制的会议桌上,幽深的目光凌厉地看着他道,“王组长,你这份嫌疑人名单太多,行不通。你这是哪儿疼往哪儿下刀子啊!”食指轻叩着自己的胳膊,“你这也怀疑,那也怀疑,你是想把咱的家底给端是不是。新成立的学校,人心本来就不稳,你现在这么高调的排查,闹得人心惶惶的。”

    “老吕这只是初步名单。”樊书记倾身上前,靠近他小声地说道,“也幸亏咱们的陈处长机敏,才没让人将研究成果偷走。敌人这招声东击西真是防不胜防。”

    “可是这样大张旗鼓的查,势必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吕校长忧心忡忡地看着王组长说道。

    “吕校长生这么大的事情,惊动了有关领导,如果不查清楚,排除隐患,未来你们能安心的教学?长痛不如短痛。”王组长脸色阴沉如水,凌厉地眼神扫向他们三人道,“老实说我现在看他们个个都有问题,跟咱们本就不是一条心。”

    “都有问题,按你怀疑的,那就关门歇业得了,还办什么学校,还研究什么航空航天器材啊!”吕校长放开胳膊食指轻敲着桌面道,“你几乎把所有教职员工一网打尽了。”目光转向樊书记道,“你干脆把我也写进去不就完了吗?我也不是劳苦大众出身。”声音陡然拔高道,“我应该感谢你没把老大哥写进来。”

    “老大哥是咱的盟友,他们没有必要搞破坏,现在搞破坏的就是对岸不死心,还做着春秋大梦的人。”王组长食指点着手上的名单道,“事情过去两天,敌特还没有抓到。我这个小组长,不瞒各位说,我现在压力太大了。”烦躁的扒拉扒拉脑袋,“这一次针对研究成果,下一次如果针对人呢!那损失将会更大。”

    吕校长看着他双眸的黑眼圈,脸色憔悴没有一丝血色,事到现在王组长已经没有合眼了。

    “王组长,谁也没有责怪你。”吕校长看着他语气和缓地说道。

    樊书记看着王组长眼底没有丝毫的指责,温和地说道,“咱们学校人员构成复杂,又是新组建的。这些教职员工几乎都是旧时的知识分子。要培养一名大学生还得许多年,就别说老师了,现如今对待知识分子的问题,只能团结、改造。就是咱们自己人,也来自不同的单位。在排查的过程中,有点儿困难这是实情嘛!”拍着桌子道,“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你既要把事实查出来,你还不能大张旗鼓,不能闹得人心惶惶的。”话落端起眼前的茶缸,哆了两口,润润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