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57章 野兔
    “孟医生,那我的胃胀。”程韵铃着急地看着他说道。

    “程护士,作为护士,你应该知道胃胀吃什么药?这还需要我教你吗?”孟繁春面色冷峻地看着她,毫不留情面地说道。

    被孟繁春给怼的一愣一愣的程韵铃,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他出了办公室。

    “这根不解风情的木头,气死我了。”程韵铃双拳紧攥着,跺着脚生气地说道。

    人已经走了,在待在这里干什么?踩着重重的步伐出了孟繁春的办公室。

    &*&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花半枝看着卓尔雅将自己要出去几天的说明情况。

    “麻烦尔雅帮我请个假。”花半枝看着她说道。

    “没问题,快去快回。”卓尔雅闻言欣然应允道。

    转过天花半枝就带着周光明搭着顺风车走了。

    坐上了火车,周光明兴奋的跪在椅子上,趴在车窗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窗外倒退的景物。

    “你抓牢了,小心别摔着了。”花半枝扶着他的后背叮嘱他道。

    她理解小家伙的兴奋之情,长这么大头一次坐火车,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似的。

    “嗯!”周光明点点头道,“娘,火车开的好快。”

    “飞机更快!嗖的一下就没影儿了。”花半枝目光温柔地看着他笑了笑道。

    “咱们还能坐飞机。”周光明回头兴奋且激动地看着她说道。

    “当然!有机会的。”花半枝笑着点点头道。

    周光明一脸的傻笑,扭过头又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隆冬季节,窗外满目的萧瑟,真没什么好看的,但对于周光明来说那都是新奇的。

    周光明全程跪到下了火车,花半枝看着他揉着自己的膝盖,摇头失笑道,“小傻瓜不就是做火车吗?至于吗?膝盖难受不。”

    “穿的厚,没事。”周光明蹦了蹦道。

    “已经中午了,饿不饿咱们吃些东西再走吧!”花半枝说着摸着借来的布兜道。

    “娘不饿,咱们赶时间吧!”周光明催促道。

    “行,咱们边走边吃。”花半枝从布兜里拿出二合面的馒头,递给了他。

    有些硬,好歹垫垫肚子。

    当天半下午花半枝带着周光明就找到了她姐花银莲的草草被埋的地方。

    萧瑟的荒野,一眼望不到边。

    “娘,你确定是这里吗?我咋觉得不是呢!”周光明看着花半枝满脸疑惑地问道。

    “是这里,没错。”花半枝眼神黑亮无比确认道。

    “我记得这里有树来着,我们还做记号来着,我咋没见。”周光明看着光秃秃的微微有些弧度的地面说道。

    “树,被人当劈柴给砍了。”花半枝看着他说道,随即又道,“但是我还做了记号。”说着用手扒开了脚下的土,从里面扒出来一个油纸包。

    周光明看见了惊叫道,“这里面是我的长命锁对吧!”

    “嗯!”花半枝点点头,揭开油纸包,里面露出了周光明熟悉的小小的长命锁,银制的,没有繁复的花纹,只有平安富贵,长命百岁。

    “走,咱们先找个地方借宿,准备东西。”花半枝将银锁拿了出来,装在了兜里,油纸找了块大石头压在了原来的位置。

    这样明儿来了,不至于继续找地方。

    “还能走吗?”花半枝低头看着他道,“我背你,走得快些。”

    “娘,不用,我还能走。”周光明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背。

    劈柴已经够累了,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

    “行了,我们得加快速度,还得买棺材,鞭炮、烧纸……不能耽搁时间了。”花半枝蹲在他的前面说道,“乖,上来,你这点儿重量压不倒我的。”

    “那好吧!”周光明咬着唇趴在了花半枝的身上。

    花半枝经过这半个月的调整,背着瘦骨嶙峋的周光明完全没有问题。

    迈开腿,大步的朝最近了村子里走去。

    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看见了袅袅炊烟,花半枝长出一口气,“终于有人烟了。”

    “娘,放我下来。”周光明拽着袄袖子擦擦她脸颊上的汗道。

    花半枝将他放了下来,这一回真有些累坏了,喘着粗气,嗓子冒烟,两条胳膊都是酸的麻木了,腿则如灌了铅似的,沉沉得。

    花半枝双手扶膝抬起头,看着他道,“让我喘口气,等会儿再走。”

    “娘,喝口水。”周光明从身上摘下军用水壶,拧开盖子递给了花半枝。

    花半枝咕咚、咕咚灌了小半壶,才停下来,拧上盖子。

    “不喝了吗?”周光明看着她说道,“喝完也没关系,咱们到老乡那里再灌。”小家伙非常业务非常的熟练。

    周光明跟着花半枝在找到周天阔之前,两人相依为命,也培养了彼此间的默契。

    也就是这个时期周光明尝遍了人情冷暖,越过了童年,直接快速的成长起来。

    “我不渴了。”花半枝直起身子道,“差不多了,咱们走。”伸手拉着他朝村里走去。

    “娘,兔子,兔子。”周光明突然激动地指着从眼前蹿过去的兔子道。

    “光明有口福了。”花半枝弯腰拾起地上的土坷垃,为了五脏庙,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如飞毛腿朝着兔子追了上去。

    这时候腿也不酸了,腰也不疼了。

    花半枝将身体内的魔力凝聚在手上,朝飞奔的兔子嗖……一下,划破空气,带着‘呼啸’声音,砰的一声砸中了兔子的脑袋。

    “娘,好棒!”周光明拍着手朝兔子奔了过去。

    “小心!”花半枝眼疾手快的抓着醒来兔子耳朵。

    花半枝只是将兔子砸晕了,到底是气力小,只能做到现在这样了。

    现在兔子醒来了,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四条腿乱踢腾,脑袋乱晃,对着花半枝龇牙咧嘴的。

    周光明看着异常凶狠的兔子,有些害怕地说道,“娘,小心,别让它咬着你了。”

    花半枝照着兔子的脑袋一巴掌拍下去,兔子立马四脚一蹬老实了。

    “娘,它怎么了。”周光明看着老实的兔子道。

    “哦!又晕了。”花半枝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实际上花半枝将兔子的脑袋给震碎了,然而外表却看不出什么来。

    这么血腥的事实还是不要告诉小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