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56章 城里人
    三天后罗美兰的婚礼趁着午休时,在学校的小礼堂举行,简单温馨又热闹。

    集体婚礼,几乎学校的人全都参加了。

    花半枝和周光明没有去,小家伙陪着自己在劈柴。

    卓尔雅履行诺言带回来一兜瓜子,一兜水果硬糖。

    日子如水一般平静划过,半个月后孟繁春来找花半枝,看着她高兴地说道,“鉴于你的工作表现出众,正式给你转正了。”朝她招着手热情地说道,“走,走,我陪你去办理一些材料,建立档案。”目光又落在周光明的身上道,“光明也去。”

    花半枝闻言一双灿若星辰的双眸闪了闪,神采奕奕地看着他道,“好!”

    心里腹诽:这是政审过了,她以后就是根正苗红的阶级姐妹啦!

    孟繁春陪着她去学校,人事科,填写正式的材料,这就相当于户口差不多了,以后就是城里人了。

    花半枝不会写的字,孟繁春写下来,她再比葫芦画瓢。

    “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孟繁春双眸温柔且心疼地看着她道。

    去河东村调查的人回来了,带来的消息更是触目惊心,真难为她一个弱女子在那样的生存环境中活了下来。

    如她所说,地主老财真是不把人当做人,比黄世仁还恶劣,把人当牲口用。

    真他娘的让他们跑了,没跑的话,一准毙了他们。

    她那公公、婆婆也不是人!从来不把儿媳妇当做人,不然也不会将她给卖给地主老财。

    解放时也跑了,她这头顶的大山跑了,按说日子该好过了,可自古g妇门前是非多。如果不是有些力气,挥起斧头又虎虎生风,真能被人欺负死,也无处申冤。

    “是!以后我也是有组织的人了。”花半枝神采奕奕地说道,宛如星辰般的璀璨双眼,在灿烂阳光的折射下绚烂耀眼。

    “对!”孟繁春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们说道。

    “我可不可以出去几天。”花半枝看着他询问道。

    “你有事要办?”孟繁春眸光深沉地看着她道。

    花半枝仿佛未察觉他眼神变化,坦然地说道,“我当日穷困潦倒的,姐姐给草草葬了,现在有能力了,得将她好好安葬了。”拉着周光明的手道,“作为儿子也应该去祭拜母亲的。”

    “应该的。”孟繁春闻言语气和缓地看着她说道,关心地看着他们道,“你打算将人葬在哪里?”

    当然是一块风水宝地了,但是这话不能说,而且当着孩子的面有些话也不能说。

    花半枝垂下目光看向周光明,孟繁春顺着她的目光看下去,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妥了。

    “先回去吧!”孟繁春干脆说道,“这个我帮你请了假再说。”

    “你放心我会提前把柴给劈好的。”花半枝眸光温润地看着他说道,“我算过时间快则三天,慢的话一个星期。”

    “我知道了。”孟繁春看着她点点头道。

    “不打扰你了。”花半枝话落拉着周光明离开。

    周光明仰起头,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哀伤地问道,“娘,我们要去看我娘了吗?”

    花半枝蹲下来与他平视道,“嗯!以前咱没有能力好好的安葬你娘,现在可以了。”

    “那爹去吗?”周光明扁着嘴,眼巴巴地瞅着花半枝道。

    “不去!”花半枝食指指向天空划过的飞机道,“你爹在天上飞没有时间。”看样子这应该是训练机。

    周光明抬眼看着湛蓝天空中的飞机群,飞机飞的很低,仿佛伸手可以摸得着似的。

    “其中一个是我爹开的吗?”周光明神色激动地说道。

    “嗯!”花半枝眼波微微闪烁,看着他道,“光明数数有几架。”

    “1、2、3……有三架。”周光明看着飞机从头顶掠过,消失在眼前,低下头看着花半枝道,“娘,我说的对吗?”

    “对!我家光明会数数了。”花半枝高兴地毫不吝啬的称赞道。

    周光明闻言脸上的笑容堪比灿烂的阳光。

    花半枝这么一打岔,周光明也不在问有关大姐的事情了。

    &*&

    孟繁春行动度很快,帮花半枝请好了假,将她给叫到了办公室。

    孟繁春看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长椅上的花半枝问道,“你确定一个星期能从关内赶回关外。”

    京城的交通四通八达,“能!坐火车可比步行要快多了。”花半枝闻言抬眼看着他坦诚地说道,“我家没人了,至于周家,周天阔不承认大姐是他的妻子,其实葬在哪里都一样。”

    “这事我可以找周队长商量的。”孟繁春看着她说道。

    “现在去打扰人家新婚燕尔,你确定他会同意。”花半枝秀眉轻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

    “呃……”孟繁春躲避着她清亮的眼神道,“他太忙了。”心虚地说道。

    “至于是否入他周家的祖坟,以后再说,我必须将姐姐重新下葬。”花半枝眸色坚定地看着他说道。

    “假已经请好了,介绍信也给你开好了,你随时可以走。”孟繁春说着将介绍信递给她道。

    “那明天吧!我把柴劈够了再走。”花半枝接过他手中递来的介绍信道。

    “好!”孟繁春点点头道,“如果明天走的话,早上有进城的车,可以捎你们一段。”

    “那太好了。”花半枝闻言眉开眼笑地说道。

    “你现在还能找到你姐的埋葬处吗?”孟繁春关切地看着她道。

    “我们当时沿着铁路沿线走的,我有做记号的,肯定能找得到。”花半枝自信地说道,开玩笑,即便不记得了,她堂堂魔修也会找到的。

    “那就好。”孟繁春点点头道。

    “那不耽误你了。”花半枝折叠了一下介绍信,慎重的放进兜里,起身离开。

    程韵铃看着花半枝又从孟繁春的办公室里出来了,气的直跺脚,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孟医生。”程韵铃眼神埋怨地看着孟繁春叫道。

    “是程护士啊!找我有什么事?”孟繁春黑眸闪烁了下看着她神色如常地说道,“又不舒服了。”

    “我中午吃的有些胃胀,你给我扎两针吧!”程韵铃微微弯着腰,捂着自己的胸口道。

    “程护士,亏你还是护士,怎么连胃在哪里都不知道。”孟繁春指着挂在墙上的解剖图道,“好好学学。”说着起身道,“我去看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