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54章 你又骂我
    “谢谢你的好意。”花半枝看着他悠然一笑道,“食堂现在离不开柴火,我必须拿到扫盲结业证,换岗更容易有说服力。”

    得!人家的头脑很清醒,人家考虑的比他还周全。

    “那好吧!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孟繁春笑容温和地看着她说道。

    “孟医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得回去了,光明该着急了。”花半枝说着站起来道。

    “我送你。”孟繁春跟着起身道。

    “不用,不用。”花半枝摆着手出了他的办公室。

    “那个别太怪周天阔同志了。”孟繁春目光纠结地看着她解释道。

    “我从来没有怪过他啊!”花半枝坦然自若地看着他道,眸底凌厉的光芒一闪而逝,“是你们心虚了吧!才这么急巴巴的解释,站在你们的立场上,一句封建包办婚姻,大义凛然,义正言辞,就可以抹杀一切。我姐和孩子何其无辜……”

    孟繁春被堵的哑口不言的,好半天找回自己的声音,辩解道,“我……”

    花半枝深吸几口气,和缓了一下自己激动地情绪道,“抱歉,是我语气太冲了。”随即又摆摆手失望之极道,“算了,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立场不同而已。”目光凝视着他道,“如果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叫他放心,我们不会大闹他的婚礼,他可以安心的当他的新郎。”双手抱拳,满脸笑容地咬牙切齿地说道,“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孟繁春看着她洁白的牙齿闪着寒光,突然笑道,“我还怕你太善良了被欺负,现在这样很好。”

    花半枝闻言杏眼圆睁,呆呆的看着他道,“嘎!”

    孟繁春深邃的双眸温柔地看着傻乎乎的样子,笑容越的大了。

    “笑什么?”花半枝看着笑的莫名其妙的他一头雾水道。

    “没什么?”孟繁春眉眼含笑地看着她语气温和地说道,“女人太要强虽然不好,但是就你现在的处境总比被欺负了好。”

    “我虽然不识字,但道理我还是懂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花半枝双眉轻扬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地说道,“告诉他,他不来招惹我最好,我没有闲工夫搭理他。”

    “他躲你们还来不及,怎么会招惹你们呢!”孟繁春嘴角划过一丝苦笑道。

    “我不打扰你工作了。”花半枝抬脚朝外走去。

    孟繁春转身看着她道,“慢走,不送。”目送她挑开帘子出了办公室。

    &*&

    花半枝回到了宿舍,罗美兰看着她回来,立刻招手笑着说道,“我结婚后就要搬进学校了,这老榆木箱子就留给你用好了。放些私人物品也挺合适的。”她指着放在墙角并排的三个箱子中,一个榆木箱子。

    “这怎么好意思?”花半枝摆着双手婉拒道,“我没有那么多东西要放。”

    罗美兰伸手拉着她的手道,“怎么会没有呢?现在没有,等换季的时候,你这棉衣放哪儿?”

    “我……”花半枝刚开口就被罗美兰给打断了,“别我了,给你就安心的收着。”

    “我就说一句。”花半枝竖起食指道,“我用了,你怎么办?”

    “呵呵……”罗美兰闻言温柔地笑道,“不用担心,我和我爱人的新家,家具都是学校后勤配备的。”

    “那我就收下了。”花半枝不在矫情道。

    说起来换季,花半枝等能自由出入了,就得添置很多东西,现在嘛!都是凑合的。

    罗美兰收拾自己的东西,打包66续续的搬走了。

    &*&

    “咚咚……”敲门声响起,盘膝坐在炕上的林希言抬眼看着门道,“请进。”

    周天阔走进来,一屁股在炕上,满脸笑容地看着他道,“干什么呢?”

    “备课。”林希言看着他说道,随后低下头继续看教材。

    “我要结婚了。”周天阔看着他高兴地宣布道,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林希言抬眼看着他,微微一笑道,“那春风满面的样子,想不看出来都难。”想起来问道,“你怎么说服夏佩兰同志的。”

    “有什么好说服的?”周天阔扬起下巴臭屁地说道,“她不嫁给我还嫁给谁?”

    林希言将手中的钢笔拧上盖子,双手撑在炕桌上,目光直视着他道,“你就吹吧!”剑眉轻挑,一副我就看你装。

    “呵呵……”周天阔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服的,我只是把孩子的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林希言眨眨澄澈的双眸,不解地看着他道,“怎么解决的。”

    “我把那孩子交给他姨抚养了。”周天阔非常爽快地说道。

    “你的孩子交给他姨抚养,你觉得这样合适吗?人家凭什么替你养孩子。”林希言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明确地指出道,“别忘了你可是孩子的父亲。”

    “我没忘啊!”周天阔挠挠道,憨憨一笑道,“该怎么跟你说呢?孩子她照看着,我每个月给孩子五块钱生活费。”

    “周天阔你当孩子是什么?可以随意丢弃的阿猫阿狗,你说不要就不要,你怎么当人家父亲的。”林希言极力克制着自己的火气道。

    “你在生气?”周天阔看着莫名其妙火的他迷惑地问道。

    “没错!我是在生气。”林希言脸色阴沉下来看着他道。

    “你干嘛要生气,她都同意了,真不知道你生这闲气干什么?”周天阔咧嘴一笑道。

    “她同意啦!”林希言眨眨眼困惑地看着他道,“不应该啊?”

    “为什么不应该。”周天阔嘚瑟地说道,“我这也是在帮她。”

    “帮她?”林希言闻言更加不明白了,怎么脑袋跟不上他的节奏似的。

    “是啊!我这也是在帮她,她是童养媳,男人死了,又没孩子,这辈子也不可能在嫁人了。孩子给她养着,不是正好嘛!”周天阔洋洋得意地说道。

    “周天阔你真是个混蛋!”林希言幽深地双眸聚集着暗潮凌厉地看着他说道。

    “你怎么又骂啊!”周天阔坐直了身体不满地说道,“我哪里混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