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53章 抱歉不该迁怒
    卓尔雅回头看着罗美兰偷偷瞥着花半枝母子小声地说道,“她不知道吧?”

    罗美兰食指戳戳她的脑门无奈地说道,“你呀!”目光落在神色如常的花半枝身上,“应该没听见吧!听见了也不认识吧!”

    “婚礼耶!娘我们也去看看?”周光明停下手里的笔眼巴巴地看着花半枝希冀地说道。

    卓尔雅和罗美兰闻言两人相视一眼,这心跟着提了上来,怎么把光明这孩子给忘了。

    现在怎么办?她如果要去的话,该以什么理由拒绝啊!

    罗美兰嗔怪地瞪着卓尔雅,哪壶不开提哪壶。

    卓尔雅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头歪了歪,瞧瞧地看着花半枝与周光明。

    花半枝放下手中的铅笔头,目光平和地看着周光明不紧不慢地说道,“恐怕不行耶!我得劈柴,没有时间。如果柴火供不上的话,大家都要饿肚子。”点着他的鼻子道,“你也不想生病的病人饿肚子吧!”

    仅仅十来天周光明就凭着自己可爱的脸蛋儿,甜甜的小嘴,征服了大家,成了医院最受欢迎的小人儿。

    “那算了。”周光明扁了扁嘴不甘心地说道。

    罗美兰松了口气,提着的心放了下来,随即说道,“那个我让你卓阿姨给你拿糖和瓜子回来。”

    卓尔雅闻言立即说道,“对对!我给你带回来。”特意拍拍自己的兜道,“保证给你装满了。”

    周光明听后脸色立马阴转晴,笑容灿烂地看着卓尔雅道,“谢谢,卓阿姨。”

    “怎么只谢你卓阿姨啊?”罗美兰故意逗周光明道。

    “也谢谢罗阿姨。”周光明机灵的立即说道。

    “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啊?”罗美兰看向房门道。

    “我去开门。”周光明从凳子上离开,飞快的跑到门口,打开了门就看见了孟繁春,“孟叔叔,你咋来了?快请进。”说着侧身让开。

    “你娘呢?我有事情找她。”孟繁春朝屋里看去。

    “孟医生找我什么事?”花半枝走过来看着他问道。

    “你出来我有事找你?”孟繁春看着她直接说道。

    “孟叔叔,娘?”周光明仰着小脑袋,忽灵灵的大眼睛在他们俩身上看来看去。

    “光明乖,我和你娘说两句话。”孟繁春又看向屋里道,“尔雅,美兰,麻烦你们俩看一下孩子。”

    “光明来过来,卓阿姨看看我们光明写的字如何?”卓尔雅说着从炕上下来,坐到了八仙桌前。

    “光明乖乖的,我一会儿就回来。”花半枝微微弯腰看着他说道,拍拍他的脑袋。

    “嗯!”周光明乖巧地点点头道,说着朝屋里走去,坐到了卓尔雅的身旁。

    花半枝出了宿舍带上了房门,跟着孟繁春去了前院办公室内。

    孟繁春指着靠墙的长椅说道,“坐。”

    “孟医生找我想说什么?”花半枝一双晶莹的眸子看着他问道。

    “那个……”孟繁春站在她的面前,眼神游移,犹犹豫豫地说道,“这个……”

    “孟医生有什么话就直说。”花半枝眸光落在孟繁春的脸上,猜测道,“是周天阔要结婚的事情吗?”

    “你都知道了。”孟繁春惊讶地说道。

    “孟医生忘了他们举行集体婚礼,罗姐也要结婚的。”花半枝神情自然地看着他说道。

    “这件事你要怎么告诉光明?”孟繁春突然问道。

    花半枝眸光紧紧的盯着孟繁春,细细分辨他的表情,此时的他很严肃,嘴唇轻轻地抿着,眼底露出的神色非常真诚,是真的很担心光明。

    “光明还小,我现在不想告诉他。”花半枝嘴角微微一动道,抬眼坦然地看着他道,“就算你是他的好友,我也不怕你告诉他,他真不是个东西。”

    孟繁春动了动嘴,反驳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们来了有十多天了,你的那位夏佩兰好友,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花半枝凝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有后娘就有后爹,他们不认这个孩子。”

    “可是你这么一直瞒着也不是办法。”孟繁春担心地说道,“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总会知道的。”

    “我也知道这很残忍,我们人人都知道真相,却还要合起来粉饰太平。”花半枝眼眸深暗如幽暗的湖底看不出真正的情绪,“我也想快刀斩乱麻,可是光明太小,等他懂事了我会告诉他。”

    “光明会不会恨他。”孟繁春担心地看着她道。

    “恨!”花半枝微微摇头面容平静地看着他说道,“我不会让光明心中充满恨意的。”

    “那就好。”孟繁春轻扯唇角点点头道。

    ‘呵呵……’花半枝垂下凝结成霜的双眸,无论起初多么关心光明,最终心还是偏向自己的好友。

    花半枝才不会让光明心里充满恨意,为无谓的人浪费时间不值得,只要无视就好了。

    “他的婚礼?”孟繁春担心地看着她问道。

    “孟医生放心吧!我们不会参加的。”花半枝面色平静地说道,“罗姐的婚礼也不会去的。”

    明明是一句保证的话,孟繁春却感觉屋内的温度比外面还冷。

    孟繁春不好意思地看着她道,“那个,我真没别的意思?我是怕你们受伤。”

    “呵呵……”花半枝极其敷衍的笑了两声,声音中充满了不屑。

    “那你以什么理由说服光明呢?”孟繁春看着她关心地问道。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花半枝语气不善地说道,话落又道歉道,“抱歉,我不该迁怒。”抬眼看着他和缓了语气道,“我以劈柴的理由说服了光明。”

    “那个……我可以帮你把岗位换回来的。你也看出来了,咱们这里病人不多,其实洗洗涮涮的事情并不多。反而劈柴每日都需要做。”孟繁春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言语中甚至有一丝讨好,天知道自己低声下气的干什么?也许是作为周天阔好友的关系吧!总觉得对不起他们似的。

    “这个劈柴迟早会被煤炭替代的。”孟繁春双眸直视着她认真地说道,“校区里面已经是集中供暖,咱们这里还要继续修葺完善,向校区靠拢。”

    言外之意劈柴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岗位,能不做就别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