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52章 折翼天使
    花半枝安顿好了周光明自己盘膝坐在炕上,拿出纸片赶紧将刚写的十个字写下来,并配上了简笔画插图。

    亲眼看见花半枝制作的识字卡片,罗美兰和卓尔雅两个人都觉得好神奇啊!

    “你的字写的好好啊!”卓尔雅看着她的字真诚地赞叹道,“这字写的跟报纸刻印出来的。”

    “这不是就是林老师黑板上的字。”罗美兰惊讶道,“你写的好像,你以前练过?”

    “没有,就是比葫芦画瓢。”花半枝眨眨纯净的双眸道。

    “那你写的也太棒了。”罗美兰停下手中的毛衣,黑眸轻闪,诧异地看着她说道。

    “这有什么好夸的,我又不是小孩子,笔都捉不稳。”花半枝状似随意地说道,“光明拿着树枝写字都能做到横平竖直了。”看向还没有睡着的周光明道,“是吧!光明。”

    “嗯!”周光明乖巧地点点头道。

    “那这画呢?”罗美兰看着她又问道。

    “一样啊!比葫芦画瓢。”花半枝看着她们身后的炕头柜,寥寥数笔就画出来一个木箱子。

    “你这么画当然简单了。”罗美兰见状笑了起来。

    “画那么仔细干什么?能让人联想起来就好了。”花半枝尽量的言语通俗地说道。

    “不错,不错,比干巴巴的死记硬背的强。”罗美兰称赞地点点头道,目光落在卓尔雅身上道,“尔雅,没有启吗?很有值得推广。”

    “我已经跟林老师商量过了,他也赞成。”卓尔雅满脸笑容地说道,随即又道,“稍后我就着手。”

    周光明听见他们说林老师,一翻身趴在炕上,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她们问道,“什么叫姐儿爱俏。”

    卓尔雅错愕地看着他道,“你听谁说的?”

    “齐阿姨啊!他说林老师长的俊俏。”周光明眨眨纯真地眼眸看着她道,“她还说什么出身啥的,什么叫出身。”

    “齐阿姨?”卓尔雅看向花半枝问道。

    “齐二妹。”花半枝抬眼看着她说道。

    “她呀!可是有名的大喇叭。”卓尔雅脱口而出道,又意识到这样说人家不太好,赶紧找补道,“跟着她可以尽快的了解学校的情况。”

    “呵呵……”花半枝尴尬而不失微笑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周光明道,“快点儿睡觉,不许学大人说话。”

    “哦!”周光明立马闭上了眼睛,小家伙睡眠好,不到十分钟就彻底的睡着了。

    &*&

    “这都什么跟什么?”罗美兰微微摇头道,看向花半枝问道,“齐姐跟你都说什么了?”

    花半枝简单地转述了齐二妹说法。

    “那个,林希言是个好人,但作为结婚对象说实话,那就是个火坑。”罗美兰看着她斟酌了一下道,轻叹一声,非常惋惜地说道,“本该是天上的雄鹰,现在被这断了翅膀,只能做教书匠。”

    卓尔雅看着迷糊的花半枝说道,“林老师本来可以开战斗机的,如果没有脱下戎装的话,前途熠熠生辉,现如今真是……”

    “尔雅,g命工作不分贵贱,现在也是桃李满天下。”罗美兰目光紧紧地盯着她,提醒道,‘慎言!’

    “哦!”卓尔雅捂着嘴笑了笑。

    花半枝闻言想起了折翼天使,在如今及未来的大环境下,任何挣扎都是苍白无力且无奈的。

    唉……花半枝除了一声叹息,也是无能为力。

    “那个,他有问题还能做老师。”花半枝满眼疑惑地看着她们说道。

    “对知识分子咱的大原则是团结,改造,林老师目前属于这一种。”罗美兰看着花半枝认真的说道。

    “就是,如果真要论出身的话,大学就别开了。”卓尔雅看着她严肃地说道。

    受过高等教育家里没资本可不行,劳苦大众可没财力,终日里为三餐奔波,吃了上顿没下顿,哪有机会受教育。

    花半枝闻言在心里腹诽道:那就是做同事可以,不能作为结婚对象。

    这里面的道道让她们说的还真是多。

    不过她们真是多虑了,别说她没这个心思,不是她瞧不起自己,就现在这副样子,没人会看得上。

    “林老师的业务能力也是无可取代的。”卓尔雅看着她又认真的说道。

    花半枝闻言总结了一句话,现如今人才稀缺,有本事的人即便戴上镣铐也是会受到重用的。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明白就行了。”罗美兰看着她们又说道,“时间差不多了睡觉,今儿晚上我接韵铃的班儿。”说着将手里的毛衣、毛线收了收,放在了炕头柜上。

    已经洗漱过了,所以铺一下炕,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拉灯睡觉。

    卓尔雅后半夜与程韵铃交接离开了宿舍,今儿程韵铃倒是没有找她的茬。

    找茬也得有机会吧!不能无理取闹吧!花半枝心里腹诽道,事后证明还真是,她哭笑不得的能夸奖程韵铃一句还挺有原则的。

    &*&

    卓尔雅上报后,自然得到了重视,因为扫盲可是政治任务,再说了这里可是大学,扫盲不过关的话,实在说不过去。

    而且要跟兄弟单位比较的,太差劲儿可是很丢面子的。

    所以这识字卡很快就普及开来,行动力杠杠的,人家的牛皮纸可比自己做的要精细的多。

    当然花半枝作为提议之人,也得到了奖励,口头表扬外加一个白色的搪瓷茶缸,茶缸上的图案是红色的太阳,写着‘劳动最光荣’。这个非常光荣的物质奖励。

    日子过的悠闲自在,花半枝现在就等着政审过关,安心的留下来。

    难得的星期天,劈完才柴火的花半枝领着周光明复习这一个星期所学。

    “罗姐你要跟夏佩兰一起结婚,这太好了集体婚礼耶!”盘膝坐在炕上的卓尔雅双手抱着胸道,“以后回想起来也是很美很值得回忆的一件事。”

    罗美兰扯扯粗神经的卓尔雅,眼神小心翼翼地看着花半枝。

    “你拉我干什么?”卓尔雅看着她满脸不解地说道。

    罗美兰轻抚额头掩面,这丫头不用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吧!这事哪能嚷嚷呢!

    罗美兰拉着她的手指向正趴在八仙桌上写字的花半枝与周光明。

    卓尔雅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立马捂着自己的嘴,幸好说的是女方的名字,没有提周天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