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49章 换岗
    孟繁春看着她手法干脆利落,技巧娴熟,这还是那个瘦弱的女人,嘴不自觉的张开了,能塞一颗蛋。

    花半枝抬眼看着目瞪口呆的孟繁春,“用得着这么惊讶吗?这很正常啊!”

    “这不正常好不好。”孟繁春合上嘴巴看着她说道,看着她依然拎在手里闪着寒光的斧头道,“你是个女人,怎么能干这么粗重的活,你到底干了多久才练就的这本事的。”

    “在地主老财家练的啊!”花半枝老老实实地说道,不需要掺假的。

    “你不是说当使唤丫头的。”孟繁春眉头微蹙,眸光幽深看着她问道。

    “没错啊!地主老财把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花半枝如实地说道。

    “真不是人,这是赤果果的压榨与剥削,人民一定会审判他们的。”李师傅闻言火冒三丈道,蒲扇似的大手拍着花半枝的肩膀道,“大妹子,解放了,你翻身做主人了,以后不用再怕他们剥削你了。”

    这称呼变的真快,起初连称呼都没有,稍后称小花同志,现在就成了大妹子了。

    现在人的思维她真的要适应一下,不然跟不上节奏。

    “不怕,我们不怕了。”周光明小嘴甜甜地说道,“有组织为我们做主的。”

    “对!”孟繁春揉揉他的头顶道,“小机伶鬼儿。”

    “大妹子,你现在干什么呢?”李师傅微微眯起眼睛,狭长的双眸闪着精光。

    “小花暂时在刷瓶子,洗病号服,具体工作等扫盲班结业后在安排。”孟繁春看着李师傅的黑眸晃了晃道。

    “那我们厨房就借调了。”李师傅大手一挥道,“二拐被借到学校去了,我们这儿如果不是大妹子出手,今儿晚上饭就别想吃了。”

    “那得问小花的意思?”孟繁春目光转向花半枝道。

    “我是G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花半枝眸中盈满笑意俏皮地说道。

    孟繁春与李师傅闻言眼前一亮,李师傅更是夸赞道,“不愧是阶级姐妹,这觉悟很高嘛!这劈柴的任务交给你了,等到不烧炕了,你扫盲班正好也结业了。”

    潜台词,人往高处走,人家也不拦着你去路。

    孟繁春也没意见,相比起刷瓶子砍柴对她来说似乎更轻松些。

    花半枝自然也满意,不用在冻的双手麻木此其一。其二则是自己力气大的名声传出去,办点儿出格的事情,例如打个野物,打打牙祭也师出有名了。

    劈柴对花半枝来说,虽然费力但身体内微弱的魔力还承受的住,关键是可以锻炼身体。

    目前这俱身体太弱了,如果不是魔力撑着早趴下了。

    “娘,肚子饿了。”周光明拉着花半枝的手,轻轻扯了扯道。

    “饭好了,走走,咱们吃饭去。”李师傅立马说道。

    “那你孟医生麻烦你领着光明去吃饭,我把这里收拾一下。”花半枝指着脚下劈好的柴火道,不能这样随意的乱放着,得收拾到柴房里。

    孟繁春闻言一愣,随即脸上浮现笑意道,“放心吧!孩子交给我。”

    “娘,我陪着你。”周光明闻言立马说道。

    “乖,你不是肚子饿了,先跟着孟叔叔吃饭去,我一会儿就来。”花半枝微微弯腰看着他说道。

    “我……”

    周光明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师傅热心地说道,“开饭的钟还没有敲响,就这么点儿柴,我们一起捡捡很快就好了。”说着弯下腰,将劈好的柴火扔进篮子里。

    “我也来!”周光明立马下手拾柴火道。

    “你小心点儿别被刺给扎着了。”花半枝看着周光明赶紧叮嘱道。

    “娘,我小心着呢!”周光明嘿嘿一笑道,“您看,我拿着外侧都是树皮。”

    “光明真聪明。”孟繁春双眸温柔地看着周光明,毫不吝啬的表扬道。

    有些人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这么乖的孩子说不要就不要。有些人想要这辈子都不可能。

    孟繁春看着周光明的眼神温柔的能化成水。

    三个人,不应该是三大一小,三下五除二就将花半枝劈好的柴火收进了柴房。

    “走咱们洗洗手吃饭去。”孟繁春伸手拉着周光明的手道。

    “嗯!”周光明点点头被他给拉着走,他则回头看着花半枝道,“娘快点儿。”

    “来了。”花半枝拍了拍手,抬眼看着他们道。

    “哦!敲钟了,马上要开饭了,我先回厨房了。”李师傅听见当当的钟声立马说道。

    “谢谢,李师傅。”花半枝看着李师傅道谢道。

    “你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己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李师傅看着花半枝声音洪亮地说道,“好了,我先走了。”

    花半枝他们三人去洗洗手,拿上自己的饭盆去了食堂。

    高粱米粥,两合面的馒头,黑咸菜疙瘩。

    花半枝吞咽了下口水,工作的问题解决了,什么时候才能改善伙食呢!

    也只能空想想,现在连医院大门都出不去。

    咬着牙将晚饭吃了,洗干净碗筷。

    “花半枝,打水回来了正好,快点儿收拾东西咱们去上课。”卓尔雅看着从厨房打热水回来的她忙不迭的说道。

    “嗯!”花半枝将暖水瓶放在八仙桌上,然后拿上识字册子与铅笔和写字本,穿戴整齐了,拉着周光明跟在打着手电的卓尔雅身后出了房间。

    “卓阿姨你不是认识字吗?干嘛还去上课啊!”周光明拉着卓尔雅的手抬眼看着她问道,忽然想起来又道,“不对啊!卓阿姨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啊!”

    “因为卓阿姨是去讲课。”卓尔雅垂眸看着他笑了笑道。

    “讲课?给谁讲啊!”周光明双眸充满疑惑地看着她问道。

    “就在你们隔壁,给叔叔们讲课。”卓尔雅看着他笑着说道。

    花半枝虽然之前有猜测,没想到还真是这样操作。这算什么?在异性面前不敢放肆。在心里呵呵……

    “叔叔们还要上课?”周光明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道。

    “当然了,不认识字的话都要上课。”卓尔雅看着他笑了笑道,抬起头看向花半枝道,“光明什么时候上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