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48章 劈柴
    “是箫护士长让我来帮厨。”花半枝拉着周光明站在后厨门口看着热气腾腾的里面道。

    只是站在这儿热气扑面而来,真暖和。

    周光明握着她冷冰冰的手,仰起头看着她道,“娘,附耳过来。”

    花半枝干脆蹲了下来,凑过去道,“说吧!”

    周光明趴在她耳朵上小声地说道,“娘,要是在这里干活儿就不冷了。”

    “小傻瓜!”花半枝稍微移开一些,一脸笑意宠溺地看着他道,压低声音道,“现在暖和了,夏天可怎么办?会热得起痱子的。”朝他俏皮地眨眨眼。

    “啊?”周光明张着大嘴,眼睛瞪的溜圆,“我都把这个给忘了。”挠挠头呵呵一笑道,“那比起来还是洗衣服好了。”

    花半枝笑着摸摸他的头顶道,“小傻瓜,干什么都不容易。”

    “你是来帮厨的吗?”突如其来的洪亮的声音打破了花半枝和周光明。

    花半枝站起来看向来人,如小山一般很壮硕的男人,一身土黄色的军装,系着白色的泛黄的半身围裙。

    长的浓眉大眼,额头汗津津的,如蒲扇般的大手,胳膊粗壮,看起来很有力量。

    “你好,我是来帮厨的,花半枝。”花半枝自我介绍道。

    “好啥勒好,怎么安排这么一个瘦弱的人来帮厨,能干啥呀?”大厨看着花半枝那单薄的身体皱着眉头,不客气地说道。

    花半枝闻言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这人说话还真是直白。

    “你去柴房搬些柴火过来吧!”大厨直接吩咐道。

    “柴房在哪儿?”花半枝赶紧问道。

    “你新来的。”大厨随即问道。

    “嗯!”花半枝点点头道。

    “在厨房后面就是柴房,到了你就知道了。”大厨看着她指明方向道,“从这里走。”

    “谢谢!”花半枝微微弯腰看着周光明道,“这里暖和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大厨闻言刚想开口说,‘这里不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就听见花半枝叮嘱孩子道,’别乱跑,也别打扰别人。”

    “我不会乱跑的我就在这儿。”周光明贴着门框站着说道。

    大厨看着孩子乖巧可爱的保证,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真要不听话再赶走也不迟。

    花半枝朝大厨点头示意后,转身绕过了厨房去了后院,看见后院中央放着的木桩,上面楔进去一把锋利的斧头。

    花半枝穿过巴掌大的小院进了柴房,一边是整齐码放的截好的原木,占了半间房。

    而另一边是则是劈好的柴火,花半枝看着几乎剩下底儿的柴火,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这能够用吗?”

    将余下的柴火全部捡进了藤条编的大篮筐里。

    花半枝提着篮子脚步匆匆地回了厨房。

    “只剩下这些柴火了。”花半枝看着大厨说道。

    “什么?”大厨看着只有半篮子的柴火着急地说道,“这些根本不能支撑这顿饭。”抬眼扫了一圈厨房道,“二拐呢?二拐……”

    “李师傅二拐被学校借调走了。”有人回答道。

    “该死,那现在咋办啊?”李师傅着急上火地说道,一时间也找不到劈柴的人啊!都忙着呢!不能耽误了开饭时间。

    “那个李师傅,我可以劈柴的。”花半枝闻言自告奋勇地说道。

    “你?”李师傅斜睨着她单薄的身板道,眼神里充满了质疑。

    “李师傅别看我瘦弱,很有劲儿的,试试就知道了。”花半枝拍拍自己的细如麻杆的胳膊道,“我农村出来的,经常干的。”

    “可是劈柴的量很大的,不仅厨房需要,烧炕也需要,要保证病人和医护人员室内温度。”李师傅担心地看着她说道。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一会儿你检查去好了。”花半枝眨眨清澈的双眸,淡定从容地看着他道。

    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李师傅深深地看了花半枝一眼,“那你就去试试吧!”

    花半枝闻言转身就离开了厨房,再多的保证都没用,用事实说话。

    对于劈柴花半枝很熟悉,在乡下经常干,而且劈柴不能用蛮牛劲儿,也是有技巧的。

    有道是:“劈柴不照纹,累死劈柴人”。

    花半枝将木柴竖立地放在木桩之上,小头朝上,这样才能放着稳,劈得正,假如劈大头的那端,十有八九会劈歪。

    这样才顺应木头的纹路,用比较小的劲就可轻松地将之劈开,如果非要横着砍,那就是把人累死,把斧头砍坏可能都很难砍开。

    这是由木头的生长规律所规定的,所以花半枝劈柴那真是干脆利落,简直是不要太轻松了。

    李师傅提着篮子过来拾柴火时,就看着花半枝拿着斧头劈柴,如砍瓜切菜般的简单。

    最让他惊讶地是,她劈柴劈的大小都差不多,仿佛丈量过一样。

    “小花同志,你是不是经常干这个。”李师傅挑眉看着她问道。

    “嗯!”花半枝轻点了下头,手不停地继续劈柴。

    这是劈了多少柴才练就这本事啊!

    李师傅没时间细问厨房等着用柴火呢!弯腰快速的将劈好的柴火拾进了篮子里,提着就走。

    等李师傅做好晚餐,叼着烟卷走了过来,眼睛差点儿没有瞪脱窗了。

    花半枝四周堆积了如小山一般的劈好的柴火。

    李师傅伸手拿下烟卷,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会儿功夫就劈了这么多。”

    花半枝抬起胳膊擦擦额头上的汗,“怎么样?李师傅够用吗?”

    “够了、够了。”李师傅忙不迭地点头道。

    被周光明拉过来的孟繁春看着他们两人道,“什么够了。”

    打算来食堂吃饭的孟繁春看见站在门口的周光明,询问之下,直接来了后院。

    李师傅闻声回头看过去道,“是孟医生啊?”指着脚下的柴火道,“我是说柴火够烧了。”

    “怎么李师傅不但掌勺还要劈柴吗?”孟医生看着他调侃道。

    “我哪儿有时间劈柴啊!这些是小花同志劈的。”李师傅转过身指指花半枝道。

    “你劈的?”孟繁春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

    花半枝晶莹如琉璃似的双眸眨呀眨的,点头道,“要我给你试试看吗?”说着弯腰将碗口大的木墩放在了木桩上,抡起斧头,嘁哩喀喳的将木墩给劈成所需的柴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