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47章 故作坚强
    孟繁春不由得伸出手想要揉了揉花半枝的顶,安慰安慰她,却感觉不妥,中途停顿了下,摸摸自己的脖子,看着她充满鼓励地说道,“一定有那个男人不在乎你得过去的。”

    “呵呵……”花半枝挑了挑眉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嘲讽的话,在舌尖上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为了不显得不合时宜,嘴上只好道,“借孟医生吉言了。”

    花半枝眼神微微一敛,微微歪了下脑袋,看着他身后不远处闪进墙角的人,地上却留下影子。

    虽然只是一闪身,花半枝却看清了来人,难怪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杀气。

    “孟医生,不打……”

    花半枝的话还没说完,程韵铃温婉甜腻地声音传来道,“你们在聊什么?”她端着水淋淋的饭盆走了过来,笑靥如花地看着他们二人。

    “不打扰你们了。”花半枝闻言立马说道,抬脚就走,直接溜了,吃醋的女人真是惹不起。

    “程护士你又找我干什么?”孟医生一脸严肃地看着她道。

    程韵铃哀怨地看着他,心里呕的要死,对她就温柔的似水,对自己就凶巴巴的,“我身体有些不舒服,麻烦你给我看看……”

    快步走的花半枝还是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微微摇头,加快了脚步。

    花半枝跨进了食堂的大门,“光明。”

    “娘!”周光明闻声站起来,看向花半枝高兴的叫道,却现她身后没人,“爹呢?”

    “你爹工作忙,先走了。”花半枝看着他眼神一暗,如实地说道。

    果然她这边话音一落,周光明那灿烂的小脸,立马垮了下来,眼里的光黯淡了下来。

    又抬起下巴红着眼眶故作坚强地说道,“爹的工作重要。”

    该死的周天阔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花半枝连忙转移话题道,“走,光明咱们去洗碗,下午还有衣服要洗呢!”

    “哦!”周光明双手拿着罗好的两个饭盆道。

    花半枝看向罗美兰和卓尔雅两人道,“我们先走了。”

    “正好我们也要去洗洗。”罗美兰站起来道。

    花半枝洗好了饭盆与筷子,放回了宿舍,看着罗美兰说道,“我去洗衣服了。”

    “还不到上班时间,休息一会儿再去。”坐在长凳上的卓尔雅看着她招手道。

    “现在去太阳暖和,晚了太阳下山,就该冷了。”花半枝指指窗外艳阳道。

    “去吧!去吧!”卓尔雅闻言忙不迭地点点头道,“光明我们帮你看着。”

    “不,我要跟着娘,不要丢下我。”周光明扑到花半枝的身上,紧扒着不松手。

    “好好好!跟我走,小粘人精。”花半枝伸手拍拍他的脑袋,抬眼看向罗美兰道,“罗姐,我们出去了。”

    “去吧!”罗美兰看向花半枝他们俩点点头道。

    花半枝拉着周光明出了门,去了箫护士长那里,端着一大盆病号服去了后院。

    花半枝洗衣服,周光明继续上午的练字。

    “光明大声的读出来,我也好记记,不然忘了可怎么办?”花半枝抬眼看向周光明说道。

    “好!”周光明重重地点头道。

    &*&

    花半枝和周光明他们两个一走,卓尔雅看向罗美兰欣喜地说道,“她还挺能干的,罗姐咱们的护士长都夸他了。”眼底止不住的笑意。

    “才认识一天,这么早下结论不好吧!”罗美兰目光清明地看着她谨慎地说道,屈指轻叩着炕桌看着她道,“要看看她转正后,干活是否还这么实诚,不偷奸耍滑。”

    “不会的,你看她的眼睛清澈如水,一眼望到底,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绝对不是阴险之人。”卓尔雅信誓旦旦地说道,双眸闪着自信地光芒。

    “你呀,见识少,你不知道有些人善于伪装的吗?我还是那句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罗美兰严肃地看着她道,“尔雅我要严肃地批评你了,她还没有通过考察期。孟医生不是还让你时刻‘监视’她吗?摆正你的位置,等她通过考察了,再释放你的热情也不迟。”

    “罗姐,你咋知道的?”卓尔雅双眸瞪的溜圆惊讶地看着她道。

    “你俩眉来眼去,瞎子都看的出来,咱们部队的性质,不进行考察怎么会转正呢!”罗美兰食指点着她的脑袋道,“我要结婚了,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你的身上了。”

    “呵呵……”卓尔雅大咧咧地一笑道,接着保证道,“你放心罗姐,我一定将她看的牢牢的。”

    “这才对嘛!”罗美兰眼神温润地看着她,欣慰地点点头道,“对了,昨晚儿上韵铃怎么回事?”

    “还不是孟医生对花半枝热情了点儿,她就看人家不顺眼了呗!”卓尔雅撇撇嘴口吻嫌恶地说道,“要真是喜欢就大胆的找孟医生表示啊!防这个,防那个的,真是……人家新来的,用得着这样!”

    “不过孟医生确实热情了点儿。”罗美兰微微眯起眼睛说道,“这很少见。”

    “少见?”卓尔雅微微摇头道,“不会啊!我觉得孟医生对谁都热情,说话温温柔柔的。至于对花半枝,也许是人家刚来的缘故。”

    “希望吧!”罗美兰闻言笑了笑道。

    “罗姐,孟医生就是真的看上她了,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不可以的。”卓尔雅云淡风轻地说道。

    “是是是,是我想差了。”罗美兰双眸浸染笑意虚心地说道。

    &*&

    花半枝一直洗到太阳快落山,衣服才洗干净,手冻的如胡萝卜头似的,红通通的。

    将衣服抖开搭在了晾衣绳上。

    “先别晾的。”箫华北走过来道,心里约莫着她快洗完了,才过来的。

    “衣服不晾吗?”花半枝闻言回头看着箫华北满脸疑惑道。

    “这些衣服也要再沸水里煮煮消毒的。”箫华北看着她说道,“把这些端到我屋里,剩下的我来做。”

    “是!”花半枝将晾衣绳上的衣服摘下来,放在木盆里,端上沉甸甸的木盆叫上周光明,跟在箫华北身后去了前院的护士站。

    “好了木盆放下,你去食堂帮厨吧!”箫华北看着她直接吩咐道。

    “是!”花半枝朗声应道,拉着周光明离开去了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