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45章 甩包袱
    花半枝在心里冷哼一声,‘好一个狠心的男人,好一个急于撇清关系的男人。’

    花半枝半掩着双眸,遮住眼底划过一抹寒霜,再抬起头来,一脸正色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个……我姐虽然没了,可她始终是你们周家的人。你打算什么时候将我姐的尸骨收殓了,葬到你周家的墓地里。”

    “我刚才说了,我和你姐没有婚姻关系,是封建糟粕。”周天阔闻言太阳穴直突突,还想着入我家的坟地,怎么可能。

    “可我姐为你生了儿子,生是你周家的人,死是你周家的鬼啊!”花半枝红着眼眶,眼泪在打着圈,“你如果不管的话,我姐就是孤魂野鬼了。”话落刷的一下如断线的珍珠似的落下来了。

    “这是封建迷信,我是无神论者。”周天阔嫌恶地看着她说道,“你姐的事情,你自己管,别来烦我。”

    “你怎么能这样?做人得讲良心。”花半枝流着眼泪,拍着大腿,嚎起来道,“我姐为你家当牛做马了这么些年,上伺候公婆,下照顾小的,里里外外的,到头来成了孤魂野鬼了。”抬起胳膊指着他道,“他没良心啊!姐你命好苦啊!嫁了个陈世美……”

    透过花半枝那张悲泪纵横的脸,那哭腔,真是高低起伏、抑扬顿挫;听哭音,云起雪飞、动人心魄;那内容,悲壮生动、感人肺腑……

    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周天阔听着她‘嚎丧’被气的火冒三丈,太阳穴直突突,满脸通红地看着她爆喝一声道,“够了!”

    娘的再让她嚎下去,老子的脸都被丢光了。

    幸好四合院够大,正中午的大家都在食堂吃饭。此时又刮起呼啸的大风,刚才还阳光普照呢!这天气真是如孩子的脸似的,变的真快。

    花半枝被吓的一哆嗦,抬起胳膊拿着袄袖子粗鲁的擦擦脸,抬眼看着他抽抽搭搭地说道,“俺又没说错,都是事实,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儿子都有了,咋还一个劲儿的否认呢!恁咋心那么狠呢!”

    孩子?周天阔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幽深不见底的双眸划过一抹精光道,“让你姐入我家坟地也不是不行?”

    反正他不信这个,这辈子交给部队了,真到了走的那一天,也不埋在老家了。

    至于佩兰都是革命同志,无神论者也不会在意的。

    “你说的什么意思?”花半枝抬起红肿着双眼看着他说道。

    “想让你姐埋在周家的坟地的话,孩子你来照顾。”周光明深沉的眸光直视着她道。

    花半枝深邃古井无波的双眸就那么静静的与他对视,只看的周天阔浑身不自在心虚的别过脸。

    ‘原来还知道自己做的不地道啊!’花半枝在心里冷笑一声,唇瓣浮现一抹暗嘲。

    “他可是你亲生儿子。”花半枝哑着嗓子开口道,声音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指责。

    周天阔嗤笑一声道,“儿子?我不曾知道他的存在,我没有参与过他的一天生活,在我眼里他连战友的孩子的都不如。”食指怒指着门外道,“你知道你们到来对我意味着什么吗?我一点儿都不高兴见到你们,我恨不得你们从我生命里消失。懂吗?”

    “你现在的意思是要赶我们走。”花半枝又拍起大腿,扯开嗓门又嚎起来,“啊!”

    “给老子闭嘴。”周天阔见状怒喝一声道。

    暴怒的声音吓得花半枝合上了嘴,眼神带着决绝,看着他梗着脖子道,“我和光明是不会走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光明是你儿子,你不能不要他。”哭天抹泪的又说道,“你要赶我们走,就是让我们去死。”

    “不许哭,谁说要赶你走了。”周天阔暴躁地说道,面对着只会嚎啕大哭的她,气的他脑壳生疼。

    周天阔现对付他们就不能和颜悦色了,他们没有一点儿眼力见,决定改变策略,不能在顺着她的思路。

    周天阔脸色黑如锅底,凶神恶煞的瞪着她,凶道,“现在不许哭,听我把话讲完了。”粗犷的声音令人震耳欲聋,他视线紧紧锁在花半枝身上道,“第一,我不会赶你和孩子走的。”

    “可你说……”

    花半枝在他的怒视中,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无声。

    周天阔烦躁的扒拉扒拉脑袋道,“孩子交给你照顾,因为我没有时间。”

    “他是你儿子,你是孩子的父亲却不想承担……”花半枝忽然住嘴,这话太文绉绉了,改口道,“你却不想管孩子。”

    “谁说我不管孩子了,我会每个月给孩子三块钱的生活费。”周天阔语气尽量和缓地说道,“我只能做到这些,你和孩子尽量别出现在我的眼前,打扰我的生活。”

    花半枝黝黑且亮的双眸紧紧地盯着他道,“这就是你的条件,就像是打叫花子一样打了我们。”

    “那你想怎样?”周天阔猛地拉下脸,语气不善道。

    花半枝坐直了身体,黑眸微微眯起,凝眸看着他道,“你不会看不出来,光明很依恋你。他看见你双眼都放光的,他做梦都想着见到你。”

    周天阔低垂着眼睑一阵静默,一副就这样,你说什么都没用。

    花半枝冷眼看着他道,“是你的新媳妇容不下光明。”

    “不是,这和她没有关系。”周天阔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她严肃认真地说道,“这是我自己下的决定,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待在家里的时间少。你来照顾孩子是最合适的。”

    “你爹娘哪里你准备怎么说?”花半枝看着忽然想起来问道。

    “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和我爱人的工作忙孩子交给你照顾。”周天阔天真地说道。

    花半枝看着头脑简单,像甩包袱一样急于甩掉他们的周天阔。

    ‘你自己送上门的,就别怪老娘不客气了。’花半枝看着他释放善意道,“要我照顾孩子也可以,钱太少了。”

    “那你说多少合适呢?”周天阔表情严肃地看着她道。

    “每个月五块钱的生活费,光明上学的学费另算。”花半枝黝黑犀利的眸子闪着精光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