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佬的掌中霸王花 > 第44章 凶巴巴
    “爹!”周光明看见周天阔,双眼冒着绿光激动地站起来道,“您是来看我的吗?”说着蹬蹬跑到他身边,一下子抱着他的大腿,扬起笑脸,眼巴巴地瞅着他。

    周天阔目光一直在花半枝的身上,被小家伙猝不及防的给搂住了,眼底闪过一丝去不情愿,语气不善地说道,“我不……”

    花半枝将他的眼底情绪看在眼里,怕他伤害孩子幼小的心灵,立马截住了他的话,“周天阔同志。”

    周天阔真是差点儿在大庭广众下失言了,低着头脸色僵硬的看着周光明道,“乖,我跟你姨妈说点儿事。”

    “嗯!”周光明乖巧地点点头道,放开了他。

    花半枝闻言低下头慢条斯理的继续吃饭。

    “爹,您坐下等娘好了。”周光明伸手拉着周天阔的手道,低头看着他宽阔的大手,笑嘻嘻地说道,“爹,您的手好大呀!也好暖和。”

    周天阔忍着被他拉着走,这么多人他不敢有过分的言行与举动。

    但是花半枝拿起饭盒扒拉着高粱米饭一股脑的塞进了嘴里。

    别看孩子小,对他的好坏,他分辨的出来。

    周天阔看着花半枝那粗鲁没见过世面,毫无教养的样子,眼底划过一丝厌恶。

    花半枝瞪眼抻着脖子将被撑的鼓的如青蛙似的嘴里的食物,捶着胸口,困难的咽了下去,沙哑着嗓子说道,“罗姐,帮我看一下光明,我跟他爹出去谈谈。”

    “好!”罗美兰忙不迭地点点头道,“你放心吧!”

    花半枝转过脸又看向周光明,拉着他的手温柔地说道,“光明在这里乖乖的,我一会儿就回来。”

    “嗯!”周光明松开了周天阔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道,“爹可要快点儿回来。”

    “我哪有时……”周天阔一脸不耐,语气不善地说道。

    花半枝立马截住他的话道,“光明乖,你爹忙的,没有时间,等你爹有空了咱们找他玩儿。”

    “那好吧!”周光明听话地点点头,抬起头如小狗似的湿漉漉的双眼看着周天阔道,“爹您可要来看光明,我等着你。”

    花半枝握拳轻咳两声,警告地看着想要拒绝的周天阔,最后敷衍地说道,“有时间我会来的。”勾起唇角冷笑地看向花半枝彬彬有礼地说道,“请吧!”话落丝毫没有留恋的转身,抬脚就走。

    “罗姐,麻烦你们了,我走了。”花半枝看着她们俩个道。

    “放心去吧!有我们呢!”卓尔雅爽快地说道。

    花半枝闻言出了食堂,两人一前一后朝大门走去。

    吃完午饭拿着饭盒出来清洗的孟繁春看见花半枝于是叫着她问道,“花半枝干什么去?”

    花半枝闻言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孟繁春道,“光明他爹找我谈谈?”指指身后不远处停下脚步的男人。

    “小周,去谈的话非要出去吗?”孟繁春视线越过花半枝看向周天阔使使眼色道。

    战友多年,周天阔自然知道孟繁春的意思,看向花半枝的眼神晦暗不明,他还真以为组织上就这么相信她了。

    周天阔忽然满脸笑容地说道,“那我们去后院好了。”

    “后院这个时候都是洗碗的,你们能谈出什么?”孟繁春提醒心急地周天阔道。

    “那怎么办?”周天阔走过来道,无赖地说道,“你给我找个地方。”

    “嗬……你小子还赖上我了。”孟繁春捶了他一拳道,随即说道,“正好中午,我把办公室让给你们。”

    “谢了!还是你够意思。”周天阔看着他咧嘴一下笑道。

    “你呀!真是属狗的,这脸边的真够快的。”孟繁春无奈地看着他道,上前一步道,“我就一句话,你小子别因为娶不到媳妇,就迁怒人家好不好。人家没得罪你!”

    “我说怎么让出办公室了,原来在这儿呢?”周天阔闻言顿时黑下脸来道。

    “抛开你的成见,她也是阶级姐妹,理智的去解决问题。”孟繁春面色严峻地看着他道,“这也是樊校长希望看见的。”

    周天阔垂下双眸,将眼中的戾气遮了下去,在抬眼平静地看着他道,“我就是来解决问题的。”

    “那好,你们进去吧!”孟繁春拍拍他的肩头道,穿过他看向花半枝道,“他如果说话不好听,告诉我。”

    “嗯!”花半枝感激地看着他点点头道。

    周天阔闻言难听的话在舌尖上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脸色难看,语气不善地说道,“孟大医生,别耽误我们谈话好不好。”

    “好好好!”孟繁春无奈地看着他说道。

    周天阔和花半枝一前一后进了孟繁春的办公室。

    周天阔将房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狭小的房间内只有两人,周天阔指着靠墙的长椅道,“坐!”

    花半枝走过去坐下来,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他说道,“你想找我说什么?”

    周天阔来回的踱着步,烦躁地扯开风纪扣,都怪老孟,说什么阶级姐妹,搞的现在连话都不敢说了。

    花半枝双眸不安地看着他,一动也不动的。

    周天阔停下脚步,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我和你姐之间的事情你知道吧!她是被你爹卖到我家给我娘冲喜的,知道吗?”

    “知道!”花半枝闻言顿时喜上眉梢,“我姐冲喜还真的灵验耶!一嫁到你家,没多久,婶子的病就好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愚昧无知!”周天阔气愤地说道,“我娘的病是八路军的大夫治好的,跟你姐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目光凶狠地看着她道,“别往自个脸上贴金,这话说出去,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花半枝双眸满是恐惧的看着他,那样子真是被他给吓着了。

    周天阔决定不再给她这个无知的村妇浪费口舌,直接说道,“我和你姐那是封建包办婚姻,属于封建糟粕,是新社会不允许的。明白吗?”

    “明白!”花半枝呆呆傻傻的点点头道,“可我姐没了。”

    周天阔被她给噎了个半死,真是被她给气的,人没了我特么的还跟你计较这个干什么?

    对于现在的重点来说是周光明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