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43章 倔强
    天气太冷,花半枝时不时的让周光明起来跑两圈,真是取暖基本靠抖。

    这小家伙倔的怎么说都不肯先回屋,到了陌生的环境,周光明的惶恐不安,只有待在熟人身边才感到安全,所以才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周光明一抬眼就看着花半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娘,您看着我做什么?”

    “你不冷啊!”花半枝轻轻眨了下眼,看着他问道。

    “不冷!”周光明扔掉手里的树枝,故作轻松地说道。

    “不冷?手冻的如胡萝卜似的,还是不冷。”花半枝抬起胳膊,看着他道,“照我的样子,先暖和一下。”

    “哦!”周光明赶紧将两只手揣进袄袖子里,冰冷的手,冻的他一哆嗦。

    花半枝见状不厚道的笑了,“还说不冷。”

    “一会儿就暖和了。”周光明憨憨的一笑道。

    “傻小子。”花半枝眼神温柔宠溺地看着他道,这脾气真是倔。

    “娘,您洗完瓶子了。”周光明看着地方的木盆里的瓶子道。

    “洗完了。”花半枝点点头道,感觉手指有了知觉,端起洗干净瓶子的木盆道,“走,咱们去前院交差。”

    “嗯!”周光明也抽出了手,将识字卡片装进了兜里,将剩余的纸盒子抱在怀里,就连剪下来的边角料都没有放过揣进兜里。

    花半枝看着他一番作为惊讶地说道,“真乖,不乱扔垃圾。”

    “娘不是的,这些边角料足够写一行字了。”周光明仰起头看着花半枝认真地说道,“而且写完字还可以烧火。”

    花半枝闻言愣在当场,呆呆地看着周光明。小家伙真是给她提了醒,她的思考问题的方式,与现在的人差异太大了。

    现在的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花半枝看来实则荒谬。

    “娘,走了。”周光明抬头看着她眨眨盈满笑意的双眸道。

    花半枝回过神儿来,垂眸看着笑了笑道,“走。”

    两人走到了前院,医院是三进的四合院改建的,前院四四方方,正房、厢房宽敞、明亮,房前种植着高大笔直的白桦,此时光秃秃的,树下是石桌、石凳,正好供人休息。

    门框上订着木牌,让人一眼就知道房间的功能。

    花半枝找到了护士长箫华北,交给了她。

    箫华北为人看似严肃刻板,眼神却很温暖,看样子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

    箫华北弯着腰,板着脸认真的检查了一遍,一脸严肃地看着她,点点头道,“合格。”

    花半枝故作紧张地看着她,听到合格两字,松了口气,看着箫华北又问道,“还有什么活儿需要我干的。”

    “下午吧!现在该吃午饭了,下午将病号服洗一下。”箫华北看着她吩咐道。

    又洗衣服,花半枝垂下眼眸双手缩在袖子里捏了捏,冬天洗衣服是真受罪啊!

    得想个办法才行?

    花半枝抬眼看着她道,“箫护士长,我多嘴问一句,这些病号服用什么洗,草木灰还是皂角。”

    箫华北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嘴角轻轻勾起浮现一丝笑意道,“用肥皂,会放在病号服上。”忽然又想起来道,“知道肥皂……有的地方叫洋胰子是什么吗?”

    “知道,洗头用的,香香的。”花半枝点点头道。

    “对!只不过肥皂没有洋胰子香,具体来说应该叫猪胰子才对。”箫华北眼神温和地看着她笑了笑道,“你到时候看见就知道了。”

    “是!”花半枝点点头道。

    国人的自尊就是这样,凡我们祖先没有的东西,冠以一个洋字就能解决名份。

    最普遍也熟知的就是水泥叫洋灰,火柴叫洋火,自行车叫洋车……

    花半枝看着她又道,“不打扰你了。”

    “嗯!下去吧!”箫华北点点头看着她道。

    花半枝拉着周光明退了下去,两人先回了宿舍。

    她拿着蛤喇油,先抹了抹周光明的双手,才又抹抹自己的手。

    “娘,好香。”周光明像小狗一样闻闻自己的手,“好想吃一口。”

    “贪吃的家伙,这个不能吃。”花半枝眼神温柔地看着他说道,小家伙再等等,等到站稳脚跟了,再来解决温饱问题。

    “我知道,我就那么一说。”周光明憨憨的一笑道。

    “走啦,咱们去吃饭。”花半枝拉着回了宿舍,然后拿着饭盒去了食堂。

    午饭蒸的二米饭,白菜炖粉条,清炒萝卜条。

    花半枝吞咽了下口水,看着就没有食欲,自己还要受多久的罪。

    如果能出去的话也可以打些野物,打打牙祭,祭祭五脏庙啊!

    坐在花半枝对面的卓尔雅努努嘴道,“快吃啊!今儿白菜炖粉条是用猪油炒的,味道很好的。”

    “嗯!”花半枝扯了扯僵硬的嘴角。

    花半枝看着眼前的饭菜,却迟迟下不去手,眼角余光看向狼吞虎咽的周光明。

    周光明察觉她的目光,心虚地低下头说道,“娘,我……我慢点儿吃。”

    “高粱米不好消化,不然该肚子疼了。”花半枝转头看着她温声说道。

    “嗯!”周光明闻言抬起头看着她点头道。

    “光明够不够吃,不够的话,我给你些。”花半枝看着他问道。

    “不……”周光明看着她的饭盆微微摇头道,忽的又道,“够吃。”

    “小孩子不可以撒谎。”花半枝清澈的双眸直视着他道。

    “我把菜给你点儿。”花半枝将菜给他夹了点儿,不敢给他高粱米,孩子的肠胃娇弱。

    “你吃的可真少,跟小猫似的。”罗美兰一双美眸看着她不赞成道,“吃的这么少可不行,得多吃点儿才能长胖点儿。”热情地又道,“我给你拨点儿。”

    “不用,不用。”花半枝闻言双手盖在饭盆上,“我这够吃了,够了。”这些吃完简直是要老命了,再给她,想想就满身恶寒。

    “那好吧!”罗美兰不再勉强她,和善地一笑道,“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花半枝拿起筷子,闭上眼味同嚼蜡般的小口小口的吃着。

    就连周光明都吃完了,花半枝还在拼命的往肚子里塞,如果不是因为浪费粮食怕造到天打雷劈,她是真的不想吃。

    周天阔站在食堂门口,眼神巡视了一圈,目光看见了周光明,视线落在了花半枝身上道,“花半枝!你出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