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40章 找茬
    林希言眸光似深潭,水波不惊,深邃沉静地看着他道,“先你得正式他们的存在。”

    “你让我承认他们,我做不到。”周天阔闻言闭了眼试了试,睁开眼放弃道。

    林希言手轻轻地摩挲着茶缸的边沿,“你这样的话,打算怎么做?”

    周天阔闻言烦躁地伸手使劲儿地搓搓脸道,“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恋爱自由,冲破封建包办婚姻,明明是非常g命的事情,怎么你们一个个都不理解我。”抬眼看着他道,“是我的脑子有问题,还是你的思想出问题了。”

    “我没有说封建包办婚姻不是封建糟粕。”林希言双眸沉静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的意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打倒了再说。”

    “我这个就是封建糟粕。”周天阔黑着脸冲林希言吼道。

    “我知道,别着急。”林希言看着急红眼地他语气轻柔地安抚道,“可是现在这个对你来说的糟粕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孩子。你再如何视而不见,他实实在在的存在,陌生又如何,他身体里流着你的血液。无论怎样作为一个男人,有担当的男人,你得负起当父亲的责任吧!”目光直视着他道,“我今儿见了你儿子,很乖巧,懂事的孩子,自我介绍的时候,虎头虎脑的很可爱。”提及孩子,眸光温柔似水,“在课堂上很认真的听讲,坐一个小时,不讲话,不做小动作,对活泼好动的小孩子很难的。”

    “那又如何?除了有血缘一层牵绊,我对他没有任何感情,怎么可能?”周天阔想也不想地说道,随即烦躁地扒拉扒拉脑袋,“至于父亲的责任,这我得回去考虑考虑。”

    “那你回去慢慢考虑。”林希言晶莹剔透地双眸看着他说道。

    “打扰你了。”周天阔从炕上下来,穿上翻毛的靴子,“我走了。”

    “慢走,不送。”林希言目送他离开,才又趁着熄灯号没吹的时候,备课。

    &*&

    深夜黑漆漆的,花半枝睡的正香,却被人给推醒了,手电筒打到脸上,晃的刺眼,她捂着眼睛,“谁呀!别用手电筒照着我?”

    “你占了我的位置了。”程韵铃脸色阴沉地看着花半枝道,手电筒移开了。

    花半枝听声音这是,“程韵铃同志,你干什么?”放下手,眨眨眼睛,待适应光线后,才抬眼看着黑着脸的她。

    花半枝闻言低头看了看炕,她和周光明在炕尾,罗美兰和卓尔雅在炕头。

    卓尔雅正在穿衣服,很明显是倒班呢!

    这中间明明空了那么大的地方别说睡一个人了,两个人都睡的下,怎么能说自己占了她的位置了。

    分明是找事啊!

    花半枝半起着身,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声音微凉道,“我没有占你的位置。”

    “明明就有,我不喜欢别人挨着我太近了。”程韵铃眼神不耐烦地看着她嘀咕道,“谁知道身上有没有跳蚤。”

    “我有洗澡的。”花半枝低垂着头冷冷的说道,眼眸之中有着无法诉说的冷漠,倏地又抬起头,随意地一笑,非常直白地告诉她道,“我身上没有跳蚤。”

    “你说没有就没有,谁知道。”程韵铃轻叱一声道。

    这真是无妄之灾,明明事关男人,女人却总是喜欢为难女人。

    “别吵了,别吵了。”穿好衣服的卓尔雅出声道,“韵铃,我跟你换位置行了吧!”说着将自己的被子叠好了,搬到了程韵铃的位置,又直接将程韵铃的被子搬到自己的位置道,“现在可以了吧!”拍了拍炕道,“快睡吧!你不困吗?”

    “怎么了?”罗美兰睁开眼睛困惑地看着她们道,“大晚上的扰人清梦。”

    “兰姐没事,我要接班去了,你们也赶紧睡吧!”卓尔雅神色淡然的一笑道。

    事已至此,程韵铃还能说什么?憋着火坐在炕沿上,脱了鞋上炕,将被子铺开,脱掉的衣服盖在被子上保暖,钻进被窝,才关了手电筒睡觉。

    早睡早起,天不亮花半枝她们就起来了了。

    吃过早饭,孟繁春就来了,看着花半枝温和地问道,“走吧!我带你去工作的地方。”

    “孟医生。”程韵铃一看见孟繁春进来双眼如带了钩子似的,黏在他的身上。

    “程护士,早啊!好好工作。”孟繁春客气有礼地说道,“走吧!花半枝同志。”

    “光明怎么办?”花半枝担心地看着周光明道,将孩子留在房里她不太放心,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

    “孟叔叔,我可以去娘工作的地点吗?”周光明仰起头绽出个乖巧可爱的笑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闪着希冀的光芒,叫人看了心头软,不忍心拒绝。

    “光明你要去,我不反对,可是那地方很冷的。”孟繁春微微弯下腰,与他平视道。

    “我不怕,我要跟着娘。”周光明小手紧紧的拉着花半枝的衣服,眼神倔强地看着孟繁春道。

    “既然光明这么坚持,那咱们走吧!”孟繁春伸手拉着周光明的小手说道。

    “孟医生!”程韵铃眼巴巴地瞅着孟繁春道。

    “啊?怎么了,有事?”孟繁春回头看着她询问道。

    程韵铃被他的柔和的眼神这么看着,大脑一片空白,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没事。”

    “没事的话,那我走了。”孟繁春黝黑深沉地双眸看着她说道。

    程韵铃原本闪闪亮的双眸听到他的话后,立马暗淡了下来。

    “好好工作!”孟繁春看着她声音低沉有力的又道。

    程韵铃闻言暗淡的双眸,又迸出晶亮的光芒。

    花半枝视线在他们俩身上来回的转着看的分明,对于昨天程韵铃的针对,倒是有些可怜她了。

    “走吧!”孟繁春拉着周光明,看向花半枝说道。

    三人一起出了宿舍,程韵铃看着他们仿佛一家三口似的,恨的咬牙切齿的,她怎么也不会被一个乡下结过婚的村妇给打败的。

    眼底闪着坚定的眸光,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双手握的紧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