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36章 狠人
    “都是为了教咱们认字的林老师来的。”齐二妹嘿嘿一笑道,“林老师长的那个叫秀气啊!就跟戏文话本里的才子似的,斯文俊秀,是真的俊。长的白的比咱的白面馒头都白。”随即又笑道,“不过你可别小看他了,看着文文弱弱的,是个狠人。听俺当家的说,去年为了找白狗子留下来的飞机,遇上土匪打起来了。在救战友的时候手臂不慎骨折了,找当地医院给接骨了,谁知道是个庸医,骨头给接歪了,就再也不能上天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听的入迷的周光明迫不及待地问道,“快说,齐阿姨。”

    “人家林老师,随手扔了披在身上的棉袄,去了吊胳膊的绷带。”齐二妹干脆放下手中拿的鞋底,手比划着,“然后走到办公桌前,眼睛眨也不眨的……”拍拍桌边的棱角,咬着牙,“手臂就这么撞了过去,咔嚓一声……”

    “啊!”周光明惊叫一声,随即双手捂着嘴,眼睛瞪地大大,“齐阿姨,他……他……”

    “手臂折了,重新再接。”齐二妹看着他们俩点点头,随即由衷的佩服道,“是个狠人啊!”

    “那得多疼啊!”花半枝双眸怕怕地说道,还应景的打了个寒颤。

    “谁说不是呢!”齐二妹啧啧着嘴道,“我们当家的就特别佩服林老师,古有关老爷刮骨疗毒,今有林老师折臂重接。”

    “他好勇敢。”周光明双眼冒光地说道。

    “那是!”齐二妹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道。

    花半枝在心里微微摇头,也不知道眼前这位骄傲什么?

    “大妹子知道吗?这些人都是为了林老师来的。”齐二妹撇撇嘴,斜着眼睛扫了前面的人一圈,冷哼一声道,“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先不说人家是副校长,单单说人家可是大知识分子,能看得上她们这些斗大的字不识半口袋的人吗?那么多医生、护士、学校里教员,不选,来选她们,啧啧……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嘴够刻薄的,花半枝神色如常地看着她‘表演’。

    不过花半枝好奇,只是一个扫盲班而已,居然请得动副校长来讲课,有些奇怪!眼底充满了兴味,对未来的课程倒是有些期待了。

    “嘘……来了,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吵杂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眼前的齐二妹迅的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鞋底子,转着身麻溜的将麻绳绕在鞋底子上,针别在鞋底子上,放在桌子一角放好了。

    又利落的从兜里拿出写字本和铅笔,摆放好,规规矩矩的坐好。

    花半枝一脸错愕地看着齐二妹的背影,谁刚才一脸的嫌弃,这算什么?有这么打自己脸的吗?

    花半枝微微抬眸扫了一眼教室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同样的路数,手那个叫快。

    窸窸窣窣一阵她们将手里的活全部收走了放在桌子的一角,拿出自己上课所用的写字本和笔。

    家里条件好的用钢笔,条件一般的铅笔,或者用孩子剩下的铅笔头。

    教室里安静极了,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也听的见。

    静的只听见教室外由远及近的传来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哒哒……”如踩着鼓点儿一般,节奏感非常的强。

    花半枝微微眯起眼睛,不亏是军人出身步调节奏都仿佛丈量过似的。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门口,“吱呀……”一声门开了。

    映入花半枝眼帘的是个高大的男人,目测身高在一百八十公分以上。

    花半枝就看着裹的严严实实的男人,却丝毫不嫌臃肿。

    头戴着棉军帽,烟灰色的围巾,包裹着面部,只露着一双眼睛。

    戴着棉手套的手随手将门关上,转身迈着修长的长腿,走到了讲台上。

    花半枝看着一身土黄色的军装,熨烫的笔直一丝不苟的穿在他的身上。

    没错就是熨烫过的军装,与卓尔雅所介绍的熨烫不大相同。

    卓尔雅那原始的大茶缸熨烫方法,在花半枝看来就是意思意思。

    而看他身上的军装熨烫的,衣服的边边角角都没有一丝褶皱,笔挺、笔挺的。这年月衣不蔽体,有的穿就不错。居然还有人活的这么精致,在花半枝的眼里很是奇怪。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身形倾然而立,风姿秀逸,依然让花半枝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他慢条斯理的摘下灰蓝色的厚厚的并指手套。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铺在了讲桌上,然后将帽子摘了下来,放在了报纸上。

    随后又将围巾从头上饶了两圈摘了下来,折叠好放在了帽子的旁边。

    ‘哇哦!’花半枝看着讲台上的男人,即使见惯各色的俊男靓女,也当得上美人两字。

    花半枝不得不承认齐二妹说的对,确实像戏文话本的俊秀的才子,白面书生。

    这奶白色的肌肤,估计让在坐的大姑娘、小媳妇这些劳动群众得羡慕死。

    刀削斧凿精致的脸孔,却一点儿也不阴柔,或许是身穿军装的缘故,一身的正气。

    漆黑如鸦羽般的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桃花眼,眼长而弯,眼尾向上微翘,然而栗子色的瞳仁清澈见底,少了妖娆妩媚,多了份清纯干净,带着浓浓的书卷之气。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澄澈之人,为人忠直善良,纯朴大方,是难得的正人君子之格。

    嘴角微微上翘,未语先笑,整个人气质斯文又和煦。

    他眼波流转,在灯光下波光潋滟,扫视了教室一圈,明眸桃靥,恍若十里桃花,一身军装却将身上阴柔之美给压了下来。

    给人一身沉稳、正直的感觉!

    花半枝心里嘀咕,按说这年月的兵哥哥,都是经历过鲜血洗礼的,然而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戾气,有的只是温和。

    但是花半枝却不敢小觑了此人,这应该说是女人的直觉,齐二妹形容的他可是个狠人!他就像是锋利的刀锋掩去锋芒,不注意间便已被夺去性命。

    真实的性格应该包裹在华丽温和的外表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