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26章 兔死狐悲
    周天阔滔滔不绝的叙说着自己是如何带着‘忍辱负重、视死如归’的心情,决定下地狱的。结果峰回路转,自己的心情又飙升到了天堂。

    林希言眉头都不带皱的将饭菜按照自己的节奏吃完,将筷子放在了空碗旁边。

    “既然这样,你干嘛赖在我这里?”林希言抬眼看着他不明白的问道。

    此话一出,周天阔如霜打的茄子似的一下子就蔫了,扯了扯风纪扣,端起桌上的碗使劲儿的灌了一大口水,“老林,我不明白了,明明我和夏佩兰之间没有阻碍了,为什么她不答应嫁给我。还大骂我是骗子。”垂头丧气的他,一脸委屈。

    “你呀!我没想到你对男女感情方面这么粗浅。骂你骗子都是轻的。”林希言闭了闭眼无奈地看着他道,“你是战斗英雄不错,可你在男女感情上真是跟笨蛋一样。”

    “我怎么笨了,看中目标,快有效的拿下。”周天阔虎目一瞪不服气地说道,“哪儿像你快三十的人也没……”

    在林希言那清澈级无辜的视线中,周天阔的话再也说不下去,气哼哼地说道,“阴险!又用这招儿。”

    “你还有心情说我,在夏佩兰同志那里结结实实的吃了闭门羹了吧!”林希言茶色清亮的双眸凝视着他道。

    “唉……”周天阔如针扎了气球似的瘪了,烦躁地看着他道,“为什么?我们佩兰之间的阻碍没了,她却反而不嫁给我了。”满眼都是不解,厚实粗糙的大手烦躁地扒拉扒拉自己的脑袋。

    “你确实骗了人家啊!明明家里有媳妇儿的。”林希言实事求是地说道,声音温润有力。

    “你到底站在谁的一边的。”周天阔不服气地说道。

    “实话不让人说吗?”林希言挑眉乖乖地说道,“那我不说了。”

    “别别,说说,旁观者清,你帮我分析、分析。”周天阔看着他赶紧说道,祈求地看着他道,“拜托了,小弟的幸福就看你的了。我现在真的六神无主了。”

    “对于骗子这事,你确实有错。”林希言清澈如湛蓝天空般的眸光看着他道,“别辩解。”

    “哎!我不是辩解,我是真把这档子事给忘了。”周天阔非常坦诚地说道,“我打心眼儿里就没有觉得她是我妻子。”

    “你承不承认没有关系,事实摆着呢!”林希言语气温和慢条斯理地说道。

    “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周天阔看着他虚心地求教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林希言星眸微转凝视着他道。

    “行,既然事实摆着,赖不掉,我承认错误,求得佩兰的原谅。”周天阔咬着牙,狠心地说道,眼底闪过一丝愤怒又道,“这样佩兰就会答应嫁给我了。”

    “难!”林希言抬眼看着他声音低沉有力地说道,“寒心,有种物伤其类的感觉。”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周天阔眨眨困惑地双眸看着他道,“说明白点儿。”

    “兔死狐悲。”林希言抿了抿唇,十指交握,放在炕桌上,清澈的双眸之中荡漾开了一丝光芒地看着他道,“怎么说呢?你对死去的前妻没有一点儿悲伤之意,甚至欢天喜地的只想着结婚,没有一点儿恻隐之心,让夏佩兰同志感觉心冷硬的可怕。”

    “喂,那是父母包办的婚姻,我恨不得甩掉,怎么可能有感情。”周天阔没好气地说道,拧着眉头道,“这是什么鬼想法?说句不好听的,我要心心念念地惦记着别人,佩兰指定跟我翻脸。这话让你说的,我好像惦记不惦记都是错!”

    “所以她们是女人,我们是男人。”林希言温柔地一笑道。

    “什么意思?”周天阔满眼迷糊地看着他道。

    “脑子里想的不一样。”林希言食指轻轻地点点自己的脑袋,眼眸带笑,笑容里带着温柔的气息。

    周天阔沉吟了一下,抬眼看着他道,“这么理解,现在佩兰站在女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以我的革命伴侣身份来看待问题对吧!”

    “对!”林希言双眉轻扬,瞳仁灵动,微微一笑道,竖起食指道,“你们之间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严肃地说道,“孩子!你肯定没在夏佩兰同志面前提孩子。”

    周天阔心虚的低下了头,懦懦地辩解道,“我现在都没有真实的感觉。你能想象突然冒出这么大一个孩子叫你爹的感觉吗?”

    “无论怎样,孩子存在,你就必须强制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林希言黑亮的眸子轻轻转动着,“综上所述,你在所有的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脑子里还想着结婚。是个女的,只要头脑还保存着一丝理智都不会稀里糊涂的嫁给你。”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周天阔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道,“帮帮忙!”

    “这我可帮不了你。”林希言摆摆手道,“也不能帮你,我分析问题的所在,而如何解答就看你的诚意。”

    在这件事上,夏佩兰的表现倒是出乎他的意外,其实这样很好,问题现实摆着呢!而不是掩耳盗铃般的视而不见。

    稀里糊涂的结婚当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爆,到时候惨的就是眼前的你了。

    “你不走吗?”林希言眼神温润地看着他说道。

    “你要干什么去?”周天阔端起碗,咕咚咕咚将水一饮而尽。

    “上课时间到了。”林希言抬起手腕,指指自己的表说道。

    “哦!新学员还没来呢!咱还没有正式开课。”周天阔将两个碗摞起来,下炕穿上鞋。

    “那还有老学员呢!”林希言不紧不慢地说道,“为了赶进度,许多讲的很粗略。”

    “知道了,知道了,我走了。”周天阔端着碗朝外走去,忽然回头又道,“老林谢谢了。”

    林希言又明又亮的双眸看着他笑了笑道,“不客气,赶紧走吧!”

    周天阔转身离开,与来时垂头丧气相比,这一回是踌躇满志,信心百倍。

    林希言将碗摞起来,起身将垫子放到炕尾,又将炕桌擦了擦。

    穿上衣服,带着厚厚的军帽,拿着空碗去了水房,洗涮后,回到宿舍,摆放整齐。

    林希言拿着平时常用的搪瓷茶缸,倒了大半杯热水,拿上讲义,才去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