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9章 留下
    “这是当然了。”周天阔立马保证道,毫不吝啬地说道,“但凡有我口吃的,就有光明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周天阔欣喜若狂,和夏佩兰同志的婚事本以为今生无缘了,没想到峰回路转。而这突然冒出来的儿子,他看着也没那么讨厌了。

    “那你怎么办?”樊校长目光担心地看着花半枝道。

    “我有个不请之请。”花半枝捏了捏衣角,紧张地看着他们鼓足勇气道。

    “什么事?尽管说。”樊校长目光慈爱地看着她说道。

    “能让我多住两天吗?等我身上有力气了我就走。”花半枝低垂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娘,我不让你走。”周光明扑到花半枝身上急切地说道,死死的搂着她的腰。

    “校长伯伯,我不让娘走,求您了。”周光明眼眶里噙着泪看着樊校长说道。

    “这……”樊校长有些为难地看着他们俩,他们的部队性质特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留下的。

    周光明看着松开花半枝,跪在炕上猛磕头道,“校长伯伯,俺给您磕头了。”

    实诚的孩子磕的砰砰的,这有被子,好歹磕到被子上啊!

    花半枝扑到周光明身上将他搂进怀里,“傻孩子。”

    “校长伯伯,求你了。”周光明探出脑袋,满脸是泪的看着樊校长哀求说道。

    周天阔阴沉着脸,开口道,“你这孩子,别胡闹。”

    “哇……我不要娘走啊!”周光明被吓的哇哇大哭了起来。

    “别哭,别哭。”花半枝搂着周光明小声地说道,“以后有你爹照顾你。”

    “娘,俺不要你走,爹那么凶,他不喜欢俺……”周光明哭的嗓音都哑了。

    花半枝抱着周光明压抑的哭泣着,却比任何滔滔大哭更令人难过。

    一路相伴着历尽千辛万苦走过来,感情自然深厚,把他们硬生生的分开,确实不忍心。

    一时间房间内,充斥着两人的哭声,让三个大男人着了急。

    “闭嘴,不许哭。”周天阔腾的一下站起来冲着周光明他们俩个就吼道。

    “你凶什么凶?”樊校长皱着眉头怒瞪着他道。

    “校长,不是……这……”周天阔急的直跺脚,这叫什么事?

    “人家历经艰辛的把孩子给你带来,你不但不感激,她一个女人怎么在这世道上生活。你怎么能这么的铁石心肠。怎么说也是你小姨子,就这么让人家走了,你怎么当人家姐夫的。”孟繁春阴沉着脸,劈头盖脸地训了周天阔一顿。

    “你懂什么?这时候是该你烂好心的时候。”周天阔双眼瞪的如铜铃似的瞪着孟繁春怼道。

    孟繁春不甘示弱仰着下巴盯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这不叫烂好心,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而你的行为就叫忘恩负义。”

    “好好好,我忘恩负义,有本事你给养着她啊!”周天阔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口无遮拦地说道。

    “你胡说什么?”孟繁春顿时急了眼朝他吼道。

    花半枝也没想到他们俩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吵了起来,红肿着双眼看着他们俩赶紧出声道,“你们别吵了,别吵了。我走还不行了。”

    “不准走!”孟繁春看向花半枝立马说道。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周天阔口不择言地说道。

    樊校长给气的太阳穴青筋暴露,差点儿没爆血管,拍着炕桌大喝一声道,“你们两个够了。”

    樊校长食指点着他们两个呵斥道,“你看你们两个还有军人的样子吗?简直是市井无赖。”

    “对不起!”孟繁春回过神儿来赶紧道歉道。

    “抱歉,我失态了。”周天阔扯开自己的风纪扣,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

    这回子周光明也给吓傻了,在花半枝的怀里瑟瑟抖。

    “光明别怕,别怕,娘在这里呢!”花半枝轻轻的摩挲着孩子的后背道,“乖不哭了,就是姨妈不在,你爹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樊校长瞪了他们两人一眼,当着孩子面向什么样子,看把孩子给吓的,语气的柔和地说道,“光明别怕,伯伯是生他们的气,没有生我们光明的气。”安慰着小家伙。

    周光明从花半枝怀里探出脑袋眼泪汪汪的看着樊校长,怯生生地说道,“校长伯伯,不要让我娘走好不好,求您了。”

    “这个……”樊校长犹豫不决地看着他们道。

    孟繁春目光看向樊校长说道,“校长,不如让花半枝来我们医院好了,反正医院现在也要扩招了。”

    “她又不是医生?”周天阔紧锁着眉头看着他说道,实在不希望她留下来。

    看见她就提醒着自己身上的污点。

    “没人说让她做医生啊!可以做护士。”孟繁春立即怼道,这家伙以前很富有同情心的,今儿怎么了,跟吃了爆仗似的,“周大队长,你不能因为人家是你的小姨子,就带着有色眼镜看人。”

    “我没有!”周天阔断然地否认道,眼神游移着不敢与孟繁春对视,随即又抬起头看着他道,“护士也要会基础的,不是我看不起她,她认识字吗?”

    花半枝低下了头,这样子落在他们三人的眼里,那就是不会呗!

    花半枝磨着牙,眼底闪过一丝寒意,周天阔,老娘不搅得你的生活天翻地覆,我就跟你姓。

    “不会怎么了?不会可以学,想当初你来的时候,也没有认识多少字。”孟繁春怒视着他道,视线又落在花半枝身上道,“只要花半枝她人不傻不呆,还学不会吗?再说了医院也不是只有医生和护士,打扫卫生,洗被单、纱布、玻璃瓶子不都能干!这些不认字也可以。”

    花半枝闻言嘴角直抽抽,这人真不会说话,亏她以为他还体贴呢!

    打杂,花半枝可不想大冬天把手泡在冷水里。

    “我可以学。”花半枝抬起头红着眼眶,泪水在眼里打转,倔强地看着周天阔不肯落下来。

    “校长,可以吗?咱们这里也有扫盲班的。”孟繁春看向了樊校长道。

    周光明离开花半枝的怀抱,跪在炕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希冀地看着樊校长道,“校长伯伯。”

    “那就留下吧!”樊校长抬眼别有深意地看着孟繁春道,“小孟我可把人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