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6章 见面
    周天阔闻言肩膀垮了下来,无力感袭击着他,如幽灵似的飘着洗漱后,也遮掩不住脸上的憔悴,他一晚上没睡,想想后半生水深火热,还怎么能睡得着。

    “樊校长,你这是……”周天阔看着走在前面的樊校长。

    “没错,我也去。”樊校长头也不回地说道。

    “校长,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周天阔满脸黑线地说道。

    “有些事情我得问清楚了。”樊校长回头瞥了他一眼道,言外之意别自作多情。

    “那你呢?”周天阔口气不善地看着孟繁春道,你跟着算什么意思?

    “她是我的病人。”孟繁春微微扬起下巴,义正言辞地说道。

    ‘听你瞎掰!’周天阔在心里腹诽道,鬼看不出你等着看戏的眼神。

    孟繁春看看走在前面的樊校长,在看看旁边的周天阔那有恃无恐的意思很明显,你能把我怎么地!

    周天阔狠得牙根痒痒的,只能拿眼睛瞪着孟繁春出气。

    “你小心点儿看路,别滑倒了。”孟繁春好心地提醒他道。

    “要你管!”周天阔不服气地说道,“老子才不会……”

    话没说完,周天阔脚底打滑,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四脚朝天。

    孟繁春一脸错愕地看着周天阔,随即不厚道的笑了。

    周天阔一脸的懊恼,声音低沉道,“笑什么?还不赶紧扶我起来。”

    孟繁春赶忙伸手将他给拉了起来。

    周天阔站稳了甩开他的手,迁怒道,“都怪你。”

    “喂喂!你这话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摔倒怎么怪我。”孟繁春立马看着他怼道。

    “不是你说话,怎么会让我分心,我不分心的话,怎么会摔倒。”周天阔强词夺理道。

    “你可真是……”孟繁春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是你心眼太坏了,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孟繁春?”周天阔满脸怒容地看着他道。

    “咋了?”孟繁春微微仰着下巴道,“我说错了吗?”

    “咳咳……”樊校长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两人握拳轻咳两声,提醒自己的存在。

    周天阔心虚地说道,“不跟你一般见识。”

    “还不快走。”樊校长看着他们俩道,“你们很闲吗?不上课了。”

    两人被训了两句,老实了,三人脚步匆匆地赶到了接待区。

    &*&

    孟繁春敲了敲房门,听到干涩的两个字,“请进。”之后,他推开房门,侧身让樊校长先进去,他和周天阔随后跟着进去,顺便关上房门,将寒冷隔绝在了门外。

    坐在炕上的她看着进来的三人,见到了上辈子非常熟悉的两人,再一次确认真的回来了。

    孟繁春看着强撑着要站起来的她立马道,“你身子虚,就别站起来了。”

    “抱歉,我这身子,不中用。”她不好意思地说道,脸上的虚弱清晰可见。

    周光明则机灵的从搭在腿上的被子里站起来,只不过更尴尬了,赶紧捂着自己的下半身。

    “呵呵!”樊校长爽朗地笑道,“这孩子,赶紧钻进去吧!今儿不讲虚礼。”

    周光明低头看向她求救道,“娘!”

    “乖,坐下吧!”她拉着周光明重新坐了回去。

    她抬眼看着他们三人,再一次见到周天阔,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感谢他。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成就了后来的她。

    她看着周天阔,记忆中已经模糊的相貌又鲜明了起来。

    身材高大壮硕的周天阔,相貌堂堂,浓眉大眼,直挺的鼻梁,仿佛红色老电影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似的。一身正气,怎么个正法呢?那就是穿上汉奸的衣服,那也是卧底的武工队。

    以这个时代来看绝对是女生们爱慕的飞行英雄!

    她的目光又落在了樊校长身上,四十多岁,一身军装肃穆中透着儒雅。一脸的威严,然而眸光却非常的亲和,是一个面冷心热之人。

    她的目光落在了通过光明介绍知道的医生叔叔的身上,五官像是如刀刻一般精雕细琢,一身土黄色的军装,没有一丝土味儿,相反浑身透着洒脱。

    一袭军装展现出来的军人特有的铁血与刚毅,扑面而来的是男性荷尔蒙气息,特别有男人味的一个男人。

    只是她清澈的眸底闪过一丝讶异,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当兵,虽然是军医,可也是兵啊!

    真是见鬼了!

    就在她看向樊校长他们三人的时候,他们三人也看着坐在炕上的女人,与昨儿的昏迷不醒相比,人明显了的鲜活了起来。

    那张黝黑的平平无奇的小脸,唯有那双杏核眼黑的亮,璀璨若星辰,绚烂耀眼。?很是抓人眼球,望之难忘。

    樊校长看着她,常年劳作造成的人虽然黑了点儿,却眉清目秀的。

    就是人单薄了点儿,却不似乡下女人五大三粗的,反而孱弱的很。棉袄穿在身上旷荡的很,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人给吹跑似的。

    一双眼睛纯净且黑的亮,让人移不开视线。

    “叫爹啊!”她看向周光明鼓励地说道,声音有些不足。

    周光明咽了下口水,鼓足勇气,中气十足的脆生生地喊道,“爹!”

    周天阔闻言脸瞬间黑了,甚至躲在了樊校长的身后。

    这个没出息的家伙,人家孩子多可爱啊!叫你爹不应算了,居然还躲。

    樊校长直接将躲在他身后的周天阔给拉出来道,“孩子叫你呢!”

    周天阔无奈地看向了周光明,到现在都感觉不到真实,自己有这么大的儿子了。

    她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周光明,斥责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更没有想到他对他们的恶意这般的大。

    此时的周天阔二十四岁,正是意气风的时候,突然出现这么大的儿子,搅乱他的生活。

    给孩子的脸色自然好不到哪儿去了。

    她伸手拉着周光明眼神温柔地看着他,安抚着神色慌乱的他。

    樊校长恼恨地瞪了周天阔一眼,使使眼色道,“说话。”

    周天阔低垂着头,不情不愿地应道,“诶!”

    樊校长扯扯周天阔的衣袖,小声地说道,“跟孩子说两句话啊!”

    周天阔纠结着抬眼看向周光明,在樊校长的瞪视下敷衍地说道,“乖!等回来给你买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