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4章 费力
    孟繁春出去,将尿桶到了,抓起一把雪,洗洗手,然后进了门房,询问起夜里他们母子可有不妥。

    “没有不妥,一晚上非常的安静。”兵哥哥汇报道,就连光明一晚上起夜几次,都一一汇报了。

    孟繁春闻言点点头,又跟兵哥哥闲聊了一会儿,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去了他们房间。

    “咚咚……”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孟繁春在外面叫道,“你们穿好衣服了吗?”

    “没有,没有。”吓得她赶紧说道,生怕他又冷不丁地闯了进来。

    “那你穿好衣服,吱一声。”孟繁春看着紧闭的房门说道,听声音顺畅多了,看起来是喝了水的缘故。

    “光明,快点儿,快点儿,把衣服拿过来。”她紧张且焦急地看着周光明说道。

    “哦!哦!”周光明慌里慌张地从炕沿边上拿过来,棉袄和棉裤。

    “帮我抖开棉袄!”她看着周光明吩咐道。

    “哦!”周光明听话的将棉袄撑开。

    “放在枕头上。”她紧接着又说道微微抬起脑袋。

    这下周光明明白了,将棉袄下摆折叠了两下放到枕头上,将袖子伸展了。

    “乖孩子。”她眸光温柔地看着周光明说道。

    她强撑着身子穿上了棉袄系上了扣子,又费劲巴力的穿上棉裤,虚弱的倒在炕上,大口大口的喘息,额头上冷汗渗渗的一片。

    “娘,你没事吧!”周光明担心地看着她紧张地问道。

    “没事,我躺一会儿就好了。”她双眸深沉地看着他虚弱地说道,嘴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目前这具身体,不光是大病一场,还有陈伤旧疾,营养不良,总之一个字弱。

    “娘,吃东西就会好了,这里有高粱粥,还有馒头,白面馒头,特好吃。”周光明吸溜着口水,一脸的馋猫样子。

    不怪孩子馋,实在日子过的太苦了。

    “推着我翻身,让我趴在炕上。”她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看着他说道。

    “哎!”周光明双手使出吃奶的力气,她又拽着铺在自己身下的被子,用着劲儿,两人一起用力,让周光明将自己‘掀翻’了。

    而她则手脚并用加上周光明连拉带拽,才艰难的爬到了窗户下面,双手强撑着背靠着墙坐了起来,幸好穿着棉袄,不然的话搁的后背疼。

    她又缓缓的举起手,手指颤抖着才将自己的像鸡窝似的麻花辫给拆了,以指代梳,将干枯黄涩的头勉强梳通了,粗糙的干瘪的手指不住的抖动着勉强编了条麻花辫,尾缠上布条。

    却再也无力系上,“光明帮帮我。”她看向周光明道。

    “好的!”周光明麻溜的将布条给系好了。

    “请他进来吧!”她抬眼又看向周光明虚弱地说道。

    “嗯!”周光明看向门口大声地喊道,“叔叔进来吧!”

    孟繁春闻声推门走了进去,“穿好了吗?”看着她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已经退了下去,“看样子不烧了,光明很担心你。”说着坐在炕沿上,眼神温和地看着她道,“手伸过来,我给你把把脉。”

    她闻言低垂着头,颤巍巍的伸出了手,孟繁春又向里面坐了坐,左手托着她的手腕,右手把脉。

    “我娘怎么样了?”周光明急切地看着他关切地问道。

    孟繁春放下她细的仿佛一折就断的手腕,才看向周光明道,“身体无大碍了,只是需要好好的调养。”

    “调养?”周光明眨眨迷糊的双眸,“什么意思?”

    “简单点儿,就是多吃些好吃的。”孟繁春笑着站起来道,“让你爹多给你们买些好吃的,补补身体。”

    “哦!”这下子周光明听明白了,只是这个提议让他有些害怕,找那个动不动就要将自己喂狼的爹,要吃的,好像有些困难。

    怎么爹跟娘口中的爹不一样呢!

    “好了,咱们现在走吧!”孟繁春看着他们两个道。

    “好!”她低垂着头闷声说道,结果人轻轻一动,砰的一下栽倒在炕上。

    孟繁春给吓了一跳,身体前倾双手虚浮,看着她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慌乱地微微摇头道,“没事!”

    周光明扑过去,扶着她费力的重新坐好。

    孟繁春紧皱着眉头,她现在这个样子,别说走了,站起来都成问题。

    孟繁春看着宽大的棉袄穿在她身上更衬的人越的娇小了。

    人也瘦的衣服仿佛挂在身上似的,空荡荡的。

    孟繁春的目光将她从上打量到下,当看着炕前面,那两双破洞的且不合脚的单鞋,眉头皱的更深了。

    她着急地说道,“我……我……”自责地说道,“太没用了。”

    “你别紧张!这不是你的错。”孟繁春看着站在炕上的周光明如裙子似的棉袄,干瘦的小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棉袄,怯怯地看着自己。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请校长过来。”孟繁春想也不想地决定道。

    她闻言身形一僵,随即摇头如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哪能让……”迟疑了一下,该怎么称呼呢?“大官等我们呢?”

    “外面的雪太大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把校长请过来。”孟繁春眨眨眼看着他们俩不由分说道,话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

    周光明眼睛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扯扯她的棉袄小声地说道,“娘,他走了,怎么办?”

    “坐在炕上,盖着被子,耐心的等着。”她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

    周光明盘腿坐在她身旁,将被子盖在她与自己的腿上,双手托腮眨眨纯真的双眸看着她道,“娘好看。”

    “好看?”她笑了笑道,“也只有你说。”现在的跟骷髅没什么两样,连健康都谈不上。

    “俺说的都是真的。”周光明板着小脸郑重地说道。

    “呵呵……”她双眉轻扬笑了起来。

    “娘,您笑起来仿佛花开了。”周光明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她说道。

    “今天怎么了?小嘴抹了蜜了。”她双眸看着他笑意堆满眼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