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2章 二选一
    周天阔挣扎了半天,冒出一句话道,“那我就想娶个有文化的老婆,不想要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人,也错了。”

    樊校长闻言一脸错愕地看着他,“就为这个原因。小周你刚来的时候文化水平也是不咋地,勾股定理不知道,x、y啥意思也不知道。现在学了三年了,不都知道了。文化知识这类东西,只要想学没有学不会的。然而心性,人的本性,有时候是教也教不会的。她能耐的住寂寞等你这么多年,这份善良的品质难得不值得你珍惜嘛!我们一走这么多年,改嫁的,甚至带着孩子的改嫁的都有。当然这是因为生活实在太难了,我们生死不知,不能苛责她们。”

    樊校长看着态度服软的周天阔,松了口气。

    “还有什么想不通的你说?咱们想办法解决。”樊校长看着他询问道,看着犹豫不决的周天阔,继续笑呵呵地说道,“你还可以教她识字嘛!这算是你们夫妻生活的情趣。”

    “我实在不甘心啊!”周天阔双手攥拳,捶着床悲愤地说道。

    “你也别得了便宜卖乖,娶了一个把你当做天的女人,你就如大老爷似的,饭来张口,衣来张手,家里的什么事,她都会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樊校长伸手拍拍他的肩头继续说道,“说句你不爱听的,夏佩兰没有你,人家这一辈子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可是他们母子俩要是没了你,那是天塌了,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万一带着孩子想不开呢!”语重心长地看着他道,“小周,为了让这些阶级姐妹跟着咱们一起翻身,一起过又咋地了。”

    “呜呜……”周天阔头栽到床上又哭了。

    “老话不是说,人前教子,背后教妻,你多教教她不就好了。”樊校长积极地出主意道,“只要人不憨,不傻的,你把她教成你喜欢的样子不就得了。”

    “什么事情到了您这里就如此的简单吗?”周天阔眼眸黯淡无光地看着他道。

    “是你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樊校长看着他笑了笑道。

    周天阔坐直了身体,抬头看着樊校长,咬着牙认命道,“校长,我把话说明白了,我改变主意,不是因为您。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离开夏佩兰同志,我还活的下去,让我离开部队,我一秒钟我都不能活。”

    随你怎么说,反正事情还算圆满解决了。

    樊校长站起来拍拍他的肩头道,“好了,好好睡一觉,你媳妇儿估计明儿就醒了,去见见。”

    “啊!”周天阔闻言一头砸在床上,砰的一声。

    “你给轻点儿,把床给砸塌了,老子找你算账。”樊校长满脸笑容地说道。

    “校长,我就要跟一个不喜欢的过一辈子,你居然只关心床铺。”周天阔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小子少啰嗦,现在不喜欢,放下心里的成见,以后就喜欢了。”樊校长笑着温柔地说道,“好了,我走了,你也回去吧!这里挺冷的。”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禁闭室,周天阔如幽魂似的,飘回了自己的宿舍。

    林希言下课回来,看着隔壁的房间亮着灯,敲了敲门,没反应,于是推门进去。

    就看见周天阔如挺尸一般的直挺挺的躺在炕上。

    “怎么了这是?”林希言感觉屋里冷冷的,将课本放在炕桌上。

    林希言看了下灶膛,快燃尽了,于是添了两根柴火扔进去。

    “喂!你怎么了?”林希言担心地看着他道。

    “我就要下地狱了。”周天阔坐起来看着站在炕前的他道,声音有气无力,快要断气似的。

    “胡说什么?”林希言退后一步,一欠身坐在炕沿上,隔着炕桌看着对面的他道,“看你这样子,是缴械投降了。”

    “不投降我能有什么办法?校长大人拿军装逼我,让我二选一。”周天阔抬起死寂的双眸看着他一脸了然的样子,“你早知道会这样。”

    “差不多吧!”林希言看着他点点头道,“既然决定了,就调整心态,好好的跟人家过日子。”

    “说的容易,这事搁在你身上,你能做到心平气和吗?”周天阔忍不住迁怒道。

    林希言蝴蝶般的睫毛轻轻颤动,看着他说道,“这种问题,我不回答,因为我无法感同身受。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真到了那一天我告诉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再说了盛怒之下的周天阔,说话都不过脑子。

    与其让他说出更过分的话,伤了感情,还是让他自己冷静、冷静好了。

    林希言见状拿起炕桌上的书,起身道,“我走了。”

    “喂!你就这么走了,不安慰、安慰我吗?”周天阔可怜兮兮地说道。

    “听到你这句话,还用安慰你吗?”林希言站起来,举高临下的看着他道,“这事,谁也帮不了你。早点儿休息吧!”话落抬脚离开。

    “啊!”周天阔向后一仰,砰的一声倒在炕上,“嘶……我的头。”脑袋硬生生地磕在炕上,“娘的,连你也欺负我。”

    隔壁的林希言听的分明,摇头失笑道,“这不是很精神吗?哪里需要人安慰。”

    周天阔重新躺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睁眼到天蒙蒙亮。

    &*&

    孟繁春心里装着事,所以天不亮就醒了,洗漱完毕,一路小跑着直接去了接待区,看看人醒了没有。

    床上的女人是被疼痛给唤醒的,“呃……疼!”浑身都疼,一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她倏地睁开了双眸,适应了黑暗之后,漆黑亮双眸怔怔地看着木格子窗棂,一半纸糊着一半玻璃窗户,什么年月了,居然还有这样的窗户,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却泛着白光。

    她眨眨迷糊的双眼,一时间分不清这里是哪里?

    “疼……”她感觉被车子给压过去似的,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是一种无法诉说的疼痛。

    真是奇了怪了,她居然又能感觉到疼痛的滋味儿了,有多少年不知疼的滋味儿了。

    突然屋内亮堂了起来,晕黄的灯光倾泻在房间。

    突如其来的亮光刺她闭上了双眼,待眼睛适应了灯光缓缓的睁开双眸。

    钨丝灯泡?她瞥了眼吊在半空的电灯,赶紧垂下眼眸,怔怔的出神,这到底是哪里?明显不是她所处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