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1章 三寸不烂之舌
    如果是陌生人,心生怜悯,帮扶一二。而他们就算了,现在这种情况,躲还不急呢!哪里会上赶着接受,周天阔在心里腹诽道。

    “孩子都有了,不是你媳妇儿是什么?”樊校长看着无动于衷的他就来气道。

    “孩子是孩子,媳妇儿是媳妇儿,两码事。”周天阔小声地辩驳道。

    樊校长闻言火冒三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来回的踱着步,胸部剧烈的起伏,倏地停下来,“周天阔你什么意思?要孩子,不要娘是不是?”双眸瞪的如铜铃看着他。

    “是!我要跟她离婚。”周天阔梗着脖子非常硬气地说道,孩子已经存在了,没有办法,只能认下了,但媳妇儿他绝不承认,“我们是家长包办的封建婚姻,没有一点儿革命感情,不是志同道合的战友。这样的结合是错误的,我现在是改正错误。”

    “你混球!”樊校长气的颤抖着食指指着他怒道,胸部剧烈的起伏道,“我不会批准你和夏佩兰同志的结婚申请。”

    “我今生就是娶不到夏佩兰同志,我也不会跟她继续过日子的,我要离婚。”周天阔态度强硬地说道,看向樊校长的眼神坚毅毫不退缩。

    “周天阔同志你这太武断了,你是为了拒绝而拒绝。听你的形容你根本就不了解她,你怎么能觉得不合适呢?”樊校长压住自己的暴脾气劝说道。

    “我压根没有了解的欲望,还怎么会觉得合适呢!”周天阔摆出拒绝架势态度强硬道,“校长,强扭的瓜不甜。”

    “真的没有一丝可能?”樊校长目光上下打量着他问道。

    “樊校长,我们不可能的。”周天阔严肃地看着他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道。

    樊校长看着他的眼神深沉起来,挥挥手轻飘飘地说道,“那你可以走了。”

    周天阔闻言喜笑颜开地说道,“谢谢,校长,我现在就找她和她离婚。”

    “对了,周天阔走的时候记得脱下身上的衣服。”樊校长看着他和蔼地说道。

    周天阔下意识地点点头道,“哦!”忽然蹭的一站起来着急地说道,“校长就因为我要离婚,就让我脱下军装。您不能这样。”他胸中的怒火翻涌,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顿时红了眼眶,气的捶着自己的胸口道,“我不服。”哭天抹泪地说道,“我不服,凭什么,我犯了什么法了。你们欺负人,我搞不清楚,我做错了什么?”急的他满头大汗的,最后干脆躺倒床上,双手抱胸道,“校长,您就是把我给枪毙了,我也不离开部队。谁让我走,我就跟谁拼命。”一副死皮赖脸的挺尸的样子,“呜呜……”痛哭流涕地说道,“这事咋回事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瞧你那点儿出息,哭什么?给老子坐起来。”樊校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说道,厉声又道,“你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目光凝视着坐起来的他道,“周天阔,你不想离开部队很简单,你们一家三口过日子不就得了。我告诉你,在这件事上没得商量。”

    周天阔双眸猩红,咬牙切齿地说道,“打死我也不会跟她过。”指着自己道,“校长您怎么处分我都行,叫我离开这里,我不干!”

    “呜呜……我就是不干,我……我死都不离开这里。”周天阔哭的稀里哗啦地说道。

    “你看你对得起身上的军装吗?你哭什么呀?堂堂男子汉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像什么样子?”樊校长看着哭越来越凶的家伙,太阳穴直突突。

    周天阔腾的坐起来粗鲁的抹了一把脸懊恼地说道,“我就想不通了,怎么人家离婚都没事?我离个婚就这么难?”

    “别人的性质能跟你一样吗?”樊校长看着他说道,“而且咱们部队的太复杂,你应该明白,多少人看着你呢!看着我们呢!”语气加重地说道,“我们胜利了,就是这么对待曾经拼尽全力支持我们的劳苦大众,这是什么?这是忘恩负义。”

    周天阔看着他的双眸黯淡了下来,非常不甘心地说道,“那就牺牲我的幸福。”

    “你这算什么牺牲?与前辈相比,你算个屁。”樊校长气的大爆粗口道,食指重重地点着他道,“你变了,小周。”

    “我哪儿变了,我还是以前的我啊!”周天阔不解地看着樊校长说道。

    “你阶级感情变了。”樊校长看着他不客气地批评道,“我们为什么g命你都忘了。”

    “我没忘!”周天阔立马说道。

    “你没忘?”樊校长微微弯腰,与他平视道,“那我问你,我们枪林弹雨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我们那么多战友牺牲了,有的连尸都找不到……”

    “校长,大道理我懂。”周天阔看着他虚心地说道,铿锵有力地说道,“咱们是为了天下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让他们都过上幸福的日子。”

    “那你为什么说一套,做一套,你言行不一致呢?”樊校长直击重点地说道。

    “我哪儿不一致了,党的教导我时刻记心间。”周天阔鼓着腮帮子不服气地说道。

    “你不好好的对你老婆孩子,就是不让天下受苦这些阶级姐妹,翻身。”樊校长直起身子,眸光凌厉地看着他说道。

    “我……”周天阔一脸惊愕地看着他,辩驳的话却说不出来,犹如困兽一般的,挣扎着说道,“这根本是两码事,您不能混为一谈。”

    “这事一码事,人家是不是劳苦大众。”樊校长眸光犀利地看着他道。

    “是!”周天阔咬着牙承认道。

    “是不是阶级姐妹。”樊校长凝视着他一字一句地问道。

    “校长,您要这样问我除了回答是,还能说什么?”周天阔愤愤不平地说道,一脸的不甘心。

    “人家为你生儿育女,孝敬公婆,在家里苦守了六、七年,就盼望着革命胜利,跟你一起生活,过好日子。”樊校长怒视着他道,“你倒好,革命胜利了,看上年轻漂亮的了,不要人家了。那她怎么办?你如果不要她了,她连个家都没有了。她还怎么活下去。”冷哼一声道,“你这是不让咱们受苦的阶级姐妹翻身。”

    周天阔张了张嘴,这‘罪名’扣的有些大,还让他怎么说?

    “说话呀!你这种行为该怎么说?”樊校长看着他脸上的纠结与犹豫,小样儿,老子不信说服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