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0章 哀兵之策
    “那好,早点儿睡吧!”孟繁春看着周光明重新躺好,才端着托盘出去,将托盘还给了食堂,然后又去了门房找到守夜兵哥哥嘱咐他多注意一下孩子。

    孟繁春出了院子,雪还在下。天虽然黑了,可是由于雪地的反光,一点儿都不影响视线。

    想起她身上的伤痕,孟繁春原本踏向回医院脚,立马转身改道去找了校长。

    孟繁春看着校长办公室还亮着灯,走到门前喊道,“报告!”

    樊校长闻言将吃了一半儿的窝窝头放在饭盒里,随手将饭盒扣上,又将书盖在饭盒上,才抬眼看向门口道,“进来。”

    孟繁春闻言推门进去,敬礼道,“校长。”

    “是小孟啊!坐!吃了吗?”樊校长看着他语气柔和地说道。

    孟繁春拉开椅子坐下道,“吃过了。”双手扶膝,正襟危坐道,“有个事像您汇报一下。”

    “什么事?”樊校长看着他问道。

    “刚才去给她治疗,就是那周天阔同志乡下来的老婆,现她身上有被鞭打的痕迹,旧伤落新伤,密密麻麻的。”孟繁春面容微冷,声音微凉道。

    “什么?”樊校长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说道,“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敢相信,我查过伤势,最近是半年前。”孟繁春幽深的双眸看着他道,“合理的猜测一下,她从关内找到关外,走了半年。”

    “谁干的?”樊校长拧着眉头说道。

    “这只能等她醒来才能知道。”孟繁春眼神游移地说道,他不想做假设性去猜测。

    “什么时候能醒?”樊校长看着他问道,很显然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他也不想恶意的去揣测周天阔的家人。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了。”孟繁春保守的估计道。

    “那等她醒来再说吧!”樊校长看着他说道。

    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孟繁春看着他迟疑了一下,又道,“那个……校长,咱们这儿太冷了,他们母子还都穿着咱们送他们的旧衣服。”

    “我知道了,稍后我让后勤给他们送些棉衣。”樊校长闻言了然地点点头道。

    “我汇报完了,不打扰您了。”孟繁春站起来看着他说道。

    “去吧!”樊校长朝他点点头,看着他离开。

    砸吧了下嘴,这事闹的,这个周天阔看看你老周家办的叫什么事?

    等人家醒来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樊校长拿过饭盒继续吃饭,吃完饭,起身叫来刘干事去后勤,找来两身小号的棉衣,给他们母子俩送过去。

    天色已黑,女人的房间不方便进,所以刘干事直接将衣服放在了接待处,明一早再送进去。

    &*&

    想起孟繁春的汇报,樊校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咯吱咯吱的踩着雪直接去了禁闭室。

    “开门!”樊校长看着门口的守卫说道。

    “是!”守卫敬礼后,转身将身后的门锁打开。

    周天阔听见门口的动静,蹭的一下从单人床上坐了起来。

    “啧啧……别人为了你的事情,忙东忙西的,你居然还有闲情逸致睡大觉。”樊校长看着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禁闭室陈设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张长条凳,一个火盆可没有炕暖和,再无其他。

    “校长!”周天阔垂头丧气的闷声道。

    樊校长关上房门,走过来,坐在床前的长凳上,目光逼人地看着他道,“我问你,你父母脾气好不好。”

    “你说这个,我不太懂你意思?”周天阔抬眼看着他一脸的莫名其妙。

    “小孟给她治病的时候,现你媳妇儿身上全是被藤条鞭笞的痕迹,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密密麻麻的。”樊校长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

    “哎!校长,打住,打住,那不是我媳妇儿。”周天阔闻言如炸了毛鸡似的,立马反驳道。

    这又改策略了,难不成想引起他的同情心,在心底嗤笑一声,她搅合了自己的好事,是自己一辈子的污点,他现在连看见她都不愿意。

    周天阔抬眼看着他怀疑的眼神,“校长您该不会怀疑我爹娘打她吧!”

    “这个不好说?”樊校长迟疑了一下说道。

    “不可能,我爹娘不是那种人。”周天阔想也不想地断然的否认道。

    不否认难不成承认,傻子才这么干,周天阔别过脸,摆明拒绝的架势。

    樊校长闻言这火压都压不住,在心里劝自己冷静点儿,“她身上全是被藤条鞭笞的痕迹,这还能有假。你们家有打人的习惯吗?”

    “没……有。”周天阔眼神闪烁迟疑地说道。

    樊校长看着他躲闪的样子,就知道没老实,“周天阔你最好老实的回答,不然老子处分你。”

    听到藤条两字,周天阔心里就咯噔一声,“那我小时候调皮捣蛋,我爹拿着藤条追着我打算不算。”随后就又道,“校长这也不能证明人是我家人打的吧!”小声地说道,“再说了,长辈教训晚辈,那肯定是晚辈该教训,乡下打老婆多的是,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

    “那是教训吗?谁家往死里打。”樊校长看着他冷声道,“怎么说那也是你孩子的娘,比地主老财都狠!”

    “校长,我有七年没回家了,他们怎么相处我啥也不知道,你问我有啥用!不对,她是什么遭遇我怎么知道。”周天阔被气的差点儿承认,大呼冤枉道,“你现在就给我定罪,我不服。”眨眨眼,眼底闪过一丝疑问,眼前一亮道,“况且我爹娘没那么心狠,从另一个侧面也证明她不是我媳妇儿。”

    “哟!脑子转的挺快的吗?”樊校长看着他阴阳怪气地说道,沉吟了片刻抬眼看着他说道,“在你眼里的爹娘,与别人眼中不同。儿子能跟儿媳妇一样吗?”

    “可你不能证明是我爹娘打的吧!”周天阔不服气地说道,“她肯定不是我媳妇儿,我们家没有打人的习惯。”

    “没有调查,我当然不能武断的就认为吧!我只是告诉你我看到的事实。看她瘦骨嶙峋的,这些年过的应该很苦吧!现在有千里迢迢的由关内找到关外,她这份心意如何你应该知道。”樊校长坐下来看着他说道,“别急着否认,等人醒来就知道了。”

    周天阔狐疑地看着他,在心底摇头,说到底还是哀兵之策,引起他的恻隐之心,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