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9章 照顾
    孟繁春猛地抬眼看向周光明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周光明眨眨黑白分明的双眸看着他迷迷糊糊说道。

    “你娘身上的伤?”孟繁春指指她道。

    “伤?”周光明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道。

    孟繁春想了想道,“就是你娘挨过打吗?”

    “挨打?”周光明想了想怯生生地说道,“跟别人抢吃被人拳打脚踢。”

    孟繁春闻言微微眯起了眼睛,拳打脚踢?明显不对,算了他一个孩子知道什么?背着孩子打的?

    还是……孟繁春心底充满疑惑,这身上被打痕迹怎么回事?是周天阔的家人干的吗?心这么狠?在这个女人身上到底遭遇了什么?

    孟繁春这边胡思乱想之际,她则因为冷的皮肤泛起颗粒。

    周光明看着被掀起被子的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鼓起勇气看着他说道,“叔叔,娘冷。”

    孟繁春收回心神,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从针灸包里拿出银针,凝神静气,取太阳、督、少阳、阳明诸穴。先针大椎与身柱皆深刺1.5寸,略留针1o分钟即去针。更针风池、风府、肺俞,曲池,留针三十分钟。

    &*&

    周天阔被校长关禁闭的事情,如长了翅膀似的,飞向校园的各个角落,转瞬间功夫大家都知道了。

    大家窃窃私语地议论着这件事,也不知道最终是个什么结果。

    目光都盯着校长的办公室,等待着。

    &*&

    时间差不多了,孟繁春将针挨个取下银针。又轻手轻脚地给她穿好衣服,盖上了被子,抬眼看着在他施诊时爬过来的周光明道。“小家伙,你娘的很快就会退烧了。”

    “真的吗?”周光明闻言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随即看着他道,“谢谢叔叔。”

    “不客气,医生的职责。”孟繁春看着他笑了笑道,抬起眼看了下窗外,“哟!天色暗了下来。”他爹被关了禁闭,他也没人管了,表情柔和地又道,“小家伙走,叔叔带你吃饭去。”

    “可是娘怎么办?”周光明低头看着无知无觉的她道,稚嫩的声音中充满了担心。

    小家伙还挺孝顺的,没听见吃的就不管不顾了。

    孟繁春微微弯着腰,与他平视,眼神温柔地看着他道,“你娘现在睡着了,等她醒来再吃好不好?”

    “好!”周光明稚嫩的小脸扬起笑容道。

    “走,咱们穿上衣服去吃饭。”孟繁春从他身上拿下自己的大袄穿在身上,“你的衣服呢?”

    “衣服?”周光明困惑地眨眨眼睛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衣服,“穿着呢!”

    孟繁春看着他身上明显不合身的且单薄的衣服,这是大家临时给他穿上的,这样出去擎等着在倒下一个得了。

    孟繁春想了想道,“你在这里等着,叔叔去给你打饭回来。”接着催促道,“赶紧钻到被窝里,别冻着了。”

    “不冷!屋里暖和。”周光明扬起纯真的小脸,笑嘻嘻地看着他道。

    “随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孟繁春穿上自己的大袄,将针灸包装进兜里,转身走到门口拉了一下灯绳,昏暗的房间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孟繁春再回来时,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放了两碗高粱米粥和两个泛着黄的二合面的馒头,一碟黑色的咸菜。

    周光明看见馒头双眼冒着绿光,如猴子似的,从炕上跳了下来。

    “过来吃饭。”孟繁春看着猴急的他好笑地说道。

    “嗯!”周光明高兴地重重点头,站在八仙桌前,忽然又拘谨了起来。

    孟繁春将托盘放在了八仙桌上,然后坐在长凳上,朝他努努嘴道,“坐啊!”笑容温柔和蔼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告诉叔叔叫什么?”

    “周光明。”周光明看着他提高声音道,乖巧地坐在了他旁边的长凳上。

    “吃饭!”孟繁春将筷子递给他道,又拿起一个馒头道,“能吃完吗?”

    “能!”周光明吞咽着口水大声地说道。

    “给。”孟繁春将馒头递给了他道,“吃吧!”

    周光明拿着馒头狼吞虎咽了起来,傻笑地看着孟繁春道,“好吃。”

    “吃慢点,别噎着,喝粥。”孟繁春看着看着傻小子道。

    “嗯!”周光明点点头,将筷子和馒头放下,双手捧着碗,吸溜喝了一口。

    孟繁春轻蹙了下眉头,又微微摇头,算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一抬眼,却看见周光明不吃了,“怎么了?不好吃吗?”

    “叔叔是不是生气了?”周光明低垂着头,身体轻微颤抖地问道。

    “生气?”孟繁春奇怪地看着他道,“没有啊!我为什么要生气?”

    “您皱眉头了。”周光明抬眼偷偷地看着着他道。

    还真是敏感的小家伙,孟繁春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没有,叔叔没有生气,快吃饭吧!”

    周光明看见他笑了,拿起筷子和馒头,重新吃了起来。

    孟繁春陪着小家伙吃罢饭,“你还真挺能吃的。”说着收拾起空碗筷,“赶紧上炕钻被窝里暖和。”

    “嗯!”周光明麻溜地爬上了炕,和衣钻进了被窝里,小手抱着娘,惊喜地说道,“叔叔,娘不烧了。”

    “是嘛!好现象。”孟繁春走过来,看着她脸颊上不正常的潮红已经退了下去。

    “娘是不是很快就醒了。”周光明双眸亮晶晶地希冀地看着他说道。

    “你乖乖睡觉,说不定明儿早上,你娘就醒了。”孟繁春站在炕前低头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哦!”周光明赶紧紧闭着双眼,眼珠子还来回的乱动。

    孟繁春见状摇头轻笑,关了灯,随后又拉开了灯,黑漆漆房间内晕黄的灯光倾泻了下来。

    此时天已经彻底的黑了,冬日里黑的早,其实现在还不到五点。

    “叔叔,您为什么不关灯。”周光明一翻身趴在炕上看着他惊讶地说道。

    “晚上就你一个,叔叔怕你不熟悉地方,磕着碰着怎么办?”孟繁春清澈明亮如月的双眸看着他道。

    “哦!谢谢。”周光明冲着甜甜的一笑道。

    孟繁春想起来又叮嘱他道,“对了,晚上十点这灯自然就熄了,我待会儿把尿桶给你放屋里,记得早些。”

    “谢谢,叔叔。”周光明乖巧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