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3章 离婚
    周光明闻言将手中剩下的馒头一股脑塞进了嘴里,把嘴巴给撑到极致。

    慌忙的伸手抓着盘子里馒头,一手一个。

    周天阔轻皱着眉头看着他行径道,“你干什么?”

    周光明抻着脖子,脸憋的通红将嘴里的馒头费劲的咽下去,将馒头护在胸前,低垂着头懦懦地说道,“给娘的。”

    “你小子倒是孝顺。”周天阔脸色忽然温和了许多道,“放下吧!你娘现在这样子根本吃不了。”

    周光明死死的护着馒头不放手,态度非常的坚决。

    周天阔颇有些无奈地说道,“放下,馒头冷了不好吃,等你娘醒了,给她做鸡蛋汤行吧!”

    “爹……”周光明怯怯地看着他细弱蚊声地说道,鼓起勇气又道,“不可以骗人。”

    “你是第一个敢质疑老子的人。”周天阔伸手想要摸摸他,而周光明被吓的躲开了他的手臂。

    周天阔讪讪地放下手,“放下馒头,我送你回去。”

    周光明听话的放下馒头,跟着他回了房间。

    周天阔看着炕上的女人此时安静的很,叮嘱了下周光明,便起身离开。

    &*&

    周天阔出了四合院,茫茫然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雪地里,白茫茫一片,茫然四顾,惶惶然的他却不知道如此难题该怎么解?

    笔挺的站着,自虐似的罚站,很快雪就在他身上落下厚厚的一层。

    “周天阔”来人看着如雪人似的他惊呼道,拉着他就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你成天的叫我疯子,我看你才是疯子。”他站在自己宿舍门口,使劲儿的拍打着周天阔身上的雪。

    周天阔冻的脸色煞白,哆嗦着嘴唇说道,“林希言同志,我的老哥哎!我倒真希望现在疯了才好。”

    林希言砰砰的跺着脚,并嘱咐周天阔道,“跺跺你的脚上的雪。”脚上厚厚的雪,扑扑掉了下来,拍打着自己身上的雪。

    林希言看着跺脚的周天阔,心里点点头,听话就好。

    林希言眼见着他脚上的雪差不多没了,拉着他推开门进了自己的宿舍。

    林希言从炕头柜上拿下两个垫子,放在炕桌的两边后才道,“快上炕,暖和一下。”

    周天阔摘掉狗皮帽子放在炕桌上,蹬掉脚上厚厚的靴子,盘膝坐在炕上。

    林希言走到书桌前,提着暖瓶拿着大茶缸倒了半茶缸水,放在他眼前的炕桌上道,“暖暖手吧!”微微摇头,拿起炕桌上湿漉漉的狗皮帽子,摘下自己的帽子一起挂在墙上的挂钩上。

    周天阔冻僵的双手捧着茶缸暮气沉沉地说道,“现在整个校区也只有你搭理我,我无缘无故的就特么的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站在雪地里,他都快成雪人了,都没人拉他一把。

    把他看得如瘟疫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这我也没干啥坏事啊!”周天阔一肚子委屈道。

    林希言盘膝坐在他对面,目光深沉地注视着他道,“证实了。”

    “嗯!一家子的姓名都对上了。”周天阔有气无力地点点头道,“应该是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林希言眸光审视着他道。

    “离婚!”周天阔脱口而出道。

    “从情感上我向着佩兰妹妹,毕竟战友多年,支持你的决定。可是从理智上,离了婚,她那面又带着孩子,可以想象她以后的生活有多么的艰难。这样对她不公平,是男人的话就该负责。站在孩子的立场,你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林希言琥珀色的双眸闪着光凝视着他道。

    周天阔眸光挣扎了一下,低垂着双眸郁闷地说道,“那你要我怎么办?我对她根本就没有感情,结婚那一天才第一次见面。”抬起眼双眸晶亮看着他道,“我和夏佩兰同志不一样,我们是在革命的过程中出处来志同道合的革命感情。”歪着头琢磨了一下道,“要不这样离婚不离家……”

    周天阔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对面看向他的目光阴冷,阴冷的,看得他脖颈凉。

    林希言食指戳着炕桌说道,“周天阔你真特么的是个混蛋。”

    “你怎么骂人啊!我哪里混蛋了。”周天阔无辜地眨眨眼道,“是你说的离了婚的女人生活艰难,我养着他们还不行吗?”

    林希言阴阳怪气地说道,“是啊!你养着他们,只要不出现在你们面前,耽误你们的小日子那就最好不过了。”冷哼一声道,“离婚不离家,人家在老家替着你孝敬爹娘,养老送终,不错的提议,非常好!人家就该对你感激涕零,谢谢你赏人家一口饭吃。”

    周天阔咂摸过味儿来,反驳道,“林希言,话别这么刻薄好不好。我没你说的那么不堪。”

    “哟!还听得出好赖话啊!”林希言嗤笑一声道,忽然严肃地又道,“你还是想想上级领导找你问话时,你该怎么办吧!”

    “找我问话?”周天阔脸色煞白地说道。

    “对啊!这动静整个校区都知道了,领导能不过问吗?”林希言好心地提醒他道,“总得有个交代吧!”

    周天阔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道,“领导过问也不能让我放弃佩兰和她过,那万万不行。跟她根本就没有感情,话都说到一起,还怎么过日子。”

    “是哦!没感情还把孩子给整出来,人家逼你了。”林希言嗤之以鼻冷笑地看着他道,坐直了身体眼神瞥向他的裤裆道,“还是你管不住自己吗?”

    “她是没有逼我,我爹逼我的,如果不跟她圆房,就不放我走。”周天阔双手抱头懊恼地说道。

    “别找借口,是你色迷心窍。”林希言白了他一眼不客气地说道,“我就不相信你想要偷跑能跑不了。”

    “你不了解我爹,我如果不照做,他能将我拴在他的裤腰带上。”周天阔想起那糟糕的晚上,除了疼痛好像根本没有记忆。

    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了,一击就中了,我的枪法那么好吗?”深深的怀疑,抬眼看着他道,“你有经验吗?”

    “胡说什么?”林希言闻言当即啐他一脸道,“我又没有革命伴侣,哪里来的经验。你孩子都有了,却来问?”微微摇头道,“真是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