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琉璃满京华 > 第十章 不能等闲视之
    李嬷嬷见王嘉玉无礼的指着夏晏清,跨前一步,躬身道:“大姑娘,刚才在厅里,大奶奶还教导过大姑娘对待长辈的礼数呢,怎么大姑娘转眼就忘了?”

    王嘉玉身边的丫头晚晴不甘示弱,站在李嬷嬷身前,道:“听闻夏家也是世家望族,嬷嬷这样子行事,太给夏家丢脸了吧?主子说话,哪里容得咱们做奴婢的插嘴?”

    王嘉玉见自己的丫头给力,得意的冲着夏晏清扬了扬下巴,缓缓把手放下。

    夏晏清几乎要扶额了,终究还是让她遇到后宅这种狗血情节,而且还是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质问的头上。

    她没理会王嘉玉,只问晚晴道:“晚晴姑娘是吧?你这意思是说,我家嬷嬷身份不够,不应该在这里劝大姑娘。应该是我,把大姑娘这时的言行报到大奶奶那里,让大奶奶教导大姑娘。你是这个意思吧?”

    晚晴语塞。大家打嘴仗,看谁能凭口舌之利占上风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推敲、郑重对待吗?

    夏晏清这才转向王嘉玉,“大姑娘,我当初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王家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把我抬进王家。至于你说的王家不答应这门亲,那就更没什么说的了。没人拿刀架在你家哪个人的脖子上,而且……”

    她笑了笑,“文人不是讲究一身傲骨吗?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为了自己的尊严和铮铮傲骨,就算脑袋掉了,又有什么关系?王家并没有面临性命攸关的危险,又如此不愿意,那么,我问大姑娘一句,你家为什么要答应这门亲事?”

    “你……你竟然如此无礼,如此诋毁婆家!”王嘉玉原本放下的手又指向夏晏清,无力辩驳之下,说话都结巴了。

    李嬷嬷还想开口,被夏晏清用眼神制止。

    她跨前一步,慢慢把王嘉玉的手按下去,继续说道:“大姑娘是读书人家的长女,还是顾忌一下自己的体面为好。我如今是王家妇,除非夫家把我休了,否则,我有多不堪,王家就有多难看。大姑娘这不是在针对我,而是在指责你父母、祖母行事不当。”

    这番话说下来,夏晏清已经掌握了完全的主动,王嘉玉张了好几次嘴,也没说出半个字来。

    夏晏清挥挥手,“好了,大姑娘回去吧。别让人家以为,王家嫡长女是个只知道小肚鸡肠在家里生事的。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做点针线、读几页书来的有用。嬷嬷,咱们也回吧。”

    说完,无视王嘉玉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竟自带着李嬷嬷三人回自己院子,清点嫁妆去了。

    不过个把时辰,夏晏清、王嘉玉两人的这番对话,就一字不落的传到袁氏耳中。

    袁氏坐在暖阁中,把回话的丫头打下去,眼睛盯着案上的账册。可是,好半天也没见她翻动一页。

    一旁伺候的张嬷嬷在旁看了好一会儿,见袁氏依然呆怔着,倒了杯茶递过去,说道:“大奶奶看了好长时间账册,也该歇歇了。”

    袁氏回过神,视线转回来,看着张嬷嬷,无奈道:“玉儿这孩子,那些年家里只她一个孩子,着实有些惯坏了,性子太过拔尖逞强。”

    张嬷嬷劝道:“大姑娘还是知礼的。只不过自小和二爷亲厚,见二爷那般不情愿,却还得娶了二奶奶过门,有些心痛二爷,想替二爷出口气而已。”

    袁氏哪里不知道自家女儿是什么性情,即使这样,也不是她如此行事的理由。

    一次碰壁,她就应该知道夏晏清是个不简单的主儿。可她呢,显然没过脑子,紧接着第二次撞了上去。着实应该好好教导了。

    她担心的不单单是女儿行事莽撞,更担心这位夏氏。照如今所见,夏氏远不是没见过世面、懦弱无知那么简单。

    若她的确倾心于二弟也还好说,只要二弟能耐得下性子,时不时的哄哄她,想来就算她性子不逊、不服管教,也能为了不让心爱之人厌弃,而收敛言行。

    可是……从她在新房看到这个女子,就没看到那种痴情女儿家,被刚拜堂的丈夫厌弃之后,伤痛凄婉的样子。

    洞房中,对着丈夫咆哮的不当言语,勉强可以解释为不懂规矩的乡下女子,因妒火中烧而举止失措。

    可是接下来,夏氏新婚之夜受丈夫冷落之后,还能心平气和的安睡一整晚,那就很不正常了。

    别说之前盛传夏氏因爱慕二弟茶饭不思,即使之前从未见过面的未婚男女,新婚之夜,新郎怒而离开,新妇也得焦躁不安才对。

    今日认亲时,被新婚丈夫冷落一整晚的新妇,看着丈夫和妾室相携而来,也毫无波澜。

    种种迹象,袁氏看不出夏晏清对王晰有丝毫痴情之处,甚至连上心都谈不上。

    不但如此,这女子的心思敏捷、伶牙俐齿,更让人不敢小觑。

    自家府上虽然人口简单,但架不住二弟房里的情形不简单啊。

    有这样一个捉摸不透的正室,再有徐清慧那样一个身份尴尬的良妾,王晰又一门心思的厌恶夏氏……王家后宅之后的日子,只怕不安宁了。

    袁氏暗叹一声,吩咐道:“让厨房做两样稀罕点心,给秋月苑送去。顺便让人留意一下,二奶奶日常都做些什么。”

    张嬷嬷连忙答应,心中对这位二奶奶也多了几分郑重。看大奶奶的意思,对这位二奶奶很是顾忌,她们以后对那位,也得拿着点儿小心了。

    张嬷嬷刚告退转身,又被袁氏叫住:“让人给大爷带个话,若是衙门里没什么要紧事,就早些回来,就说家里准备了晚饭,等着大爷呢。”

    夏氏不能等闲视之,明日就是她新婚回门之日。而王晰和徐氏两人还在房里作画,袁氏还不知道王晰晚间是个什么打算。

    这种事,她这个大嫂是不好过问太多的。

    还是让夫君回来,和婆母一同劝劝二弟,好歹也得哄好了夏氏才行。否则,他们委屈王晰,应下这门亲事就毫无意义,甚至是在替自家结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