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 第十七章 生死符
    “咦?这不是那个挨了打的段公子吗!”下山的山道上,四人遇到了守在此地的神农帮众人,而钟灵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呻吟的段誉,看起来像是受了重伤:“他又挨打了?”

    “你们是什么……咦?是你!”神农帮弟子拦住四人去路,正待审问,却看到了高人一头的凌池,顿时惊讶的叫了一声:“你怎么在这?”

    钟灵扭头看着凌池,问道:“你们认识?”

    凌池没搭理她,对神农帮弟子笑道:“我们不是无量剑派的,不用拦我们吧!”

    见凌池居然不理自己,钟灵气鼓鼓的瞪着他。

    “……”

    神农帮弟子微微犹豫,商议片刻,其中一人道:“我们要去请示帮主,还请小哥稍等。”

    “没关系。”凌池笑了笑:“我们不赶时间。”

    那人去请示司空玄的时候,钟灵却走到段誉身边蹲下,戳了戳他的胸口:“喂,没事吧?”

    段誉睁开眼睛,看到钟灵,神色痛苦地道:“多谢姑娘关心,小生没事,就是被人打了一掌,胸口疼。”

    钟灵轻笑一声:“你这人还真是倒霉,在无量剑派被打了一巴掌,在神农帮又被打了一掌,你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啊?”

    “姑娘说笑了。”段誉苦笑:“实是小生不会武功,遇到强人只能被欺负。若是小生武功高强,又怎会连遭两场无妄之灾。”

    正如当初段正淳预料的那样,之前被保护的太好的段誉以为嘴皮子利索就能纵横天下,但今天的遭遇,却让他认识到了武功的重要性。

    在神仙姐姐面前被打耳光,就已经让他丢尽了男人的颜面,被人一掌打在地上呻吟的时候,更是让他悔恨为什么当初不听爹的话,如果好好练武,也不至于落得今日下场。

    我要练武功,我不要再被神仙姐姐瞧不起,我不要再被人欺负。

    ……

    “你一个不会武功的却往江湖里跳,不被打个鼻青脸肿才怪了。”钟灵笑道:“不过你运气不错,至少没被人打死。”

    段誉苦笑:“姑娘说的是,小生运气确实不错。”

    “妹妹别搭理这个登徒子。”黄蓉走过来说道:“这人见了女人就纠缠,毫不之耻。”

    黄蓉的声音让段誉如遭雷击,尽量抬起眼帘,果然看到了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娇靥:“神……神仙姐姐?”

    看到段誉目光痴痴地盯着黄蓉,原本对段誉有几分好感的钟灵皱起了眉头,厌恶道:“果然是个登徒子,我看错人了。”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爹就是个登徒子,他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黄蓉把钟灵拉到一边,把数月前在镇南王府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钟灵听完,顿时啐了口唾沫:“好不要脸的王爷,都一把年纪了,还不放过年轻姑娘。”

    顿了顿:“这么说,那个姓段的以后也是个王爷?”

    “要是不出意外,应该是了。”黄蓉说道:“不过大理段氏崇尚佛学,大多上了年纪就会去天龙寺出家。啊!我知道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以后会出家,所以才会在没出家之前任意耍流氓。”

    “呀!要真是这样,这大理段氏真是好不要脸。”钟灵惊怒交加:“难怪爹爹说姓段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以前我还不信,现在却是信了。”

    一旁的凌池听到这句话,内心默默吐了个槽:你爹接了姓段的盘子,能不恨姓段的吗!

    ……

    不片刻,那个神农帮弟子带着司空玄回来了。

    司空玄看到凌池,眼睛一亮,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这么快就和小哥见面了。”

    “客官可是想通了,要花四万两银子买我的开花馒头配方?”凌池笑道。

    “……”

    之前还是三万两,现在就长到四万两了,我特么……

    司空玄顺了顺气,强笑道:“小哥说笑了,只是不知小哥和无量剑派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凌池笑道:“就是卖了几套煎饼。”

    “……原来如此。”想起煎饼的神奇功效,司空玄心里愈发痒痒,只是童姥交代的任务就在眼前,他却是没有心思留凌池在这喝杯茶了。

    “既如此,小哥可以离开了。”司空玄说道:“日后若有闲暇,欢迎小哥去神农帮做客,老夫扫榻以待。”

    “……”凌池打量着司空玄,把司空玄看的很不自在:“小哥这是?”

    凌池说道:“听说你中了天山童姥的生死符?”

    “小哥如何得知!?”司空玄大惊。

    “不只是我,现在剑湖宫里的人都知道了。”凌池笑了笑,道:“你们神农帮要诛灭无量剑派,也是受了童姥的指示吧!”

    “……”司空玄面色阴晴不定。

    “不用变脸。”凌池摆摆手:“我对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不感兴趣,但是你身上的生死符好像很有趣。”

    司空玄顿时心跳加速,想到了某种可能性:“小哥此言何意?”

    凌池笑了笑:“你难道以为我只会做煎饼?”

    “当然不是。”司空玄连连摇头:“小哥还会做开花馒头。”

    “……”

    我特么……一巴掌抽死你信吗?

    凌池干咳两声,道:“我对药理有几分研究,这生死符一听就是很邪门的玩意儿,你对我说说它的特征,也许我能调制出解药。”

    果然如此!

    司空玄心跳的更快了,激动的面色通红:“小哥……小哥若能解了老夫的生死符,老夫……老夫愿为小哥当牛做马。”

    “言之太早。”凌池摆摆手,道:“找个清静地方,咱们慢慢聊。”

    “好好,小哥这边请。”司空玄立即带着凌池去了一处整理干净的大岩石上,坐下详谈。

    黄蓉和双儿原本不愿打扰凌池的正事,但钟灵对生死符的事很感兴趣,拽着她们去凌池身边旁听。

    见凌池没说什么,司空玄也不多问,将自己身中生死符之后的所有症状一一说了出来,除了自身经历过的,还有从天山童姥那里听来的没经历过的可怕症状。

    那是无休止的痛苦,司空玄光是想想都会全身发抖,更不要说详细的说出来。说话过程中不停的嘴巴打颤,可见他恐惧到了什么程度。

    “原来如此。”听完,凌池点了点头,低头沉思,其实是打开了菜单,搜索有可能化解生死符的菜谱。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