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阴影王权 > 第30章 英魂
    在她身后,一个骑士半跪在地上,低头作恭谨状。

    “队长,三个人的尸体都找到了,伦多斯副队……”

    骑士稍稍顿了顿,继续道:“副队的头被砍下来挂在树上,昨晚风雪太大,现场已经找不到任何痕迹,不过我去巫师塔走访了一趟,据那几个年轻的巫师说,副队似乎和艾德有些小冲突。”

    “艾德?”

    听到这儿,凯特眉头微微一蹙:“为什么起冲突?”

    凯特的声音带着冷意,骑士的额头上就见了汗,将了解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凯特听罢,冷哼一声:“愚蠢!”

    经过北门城墙一战,凯特惊讶于艾德在战场表现出来的老练和果决,所以便在队伍中下了命令,自己会想办法将艾德召入,实在不行便找机会将艾德解决,嘱咐下面的人不要盲目出手。

    现在倒好,身为副队长的伦多斯不但不听从命令,主动去招惹艾德,而且还搭上了三个队员的性命!

    想到这儿,凯特将手中的纸拿到眼前,这是第一批来深水镇的探子递上来的报告,其中详细写明了一个6人小队在上山后无故失踪,不到一天后,艾德一行人便从山上下来,出现在深水镇。

    “这么年轻的死灵巫师,难得的人才啊,可惜了……”

    凯特自言自语着,随后道:“等这里的事结束,我会亲自解决他,你们不要多事。”

    “是!”

    后面的骑士立刻应声,抬起头,见凯特没再说话,便试探着问道:“伦多斯副队……?”

    “尸体收拾好,准备运回去。”凯特不以为意。

    骑士低头领命,起身大步离开了塔楼,马上,一个早就等在门口的牧师走了进来。

    “有进展么?”凯特头也不回道。

    “男爵庄园的防守很严密,很难找到机会,”

    牧师立刻道:“之前潜入进去的两个队员一点儿音信都没有,应该是被现了。”

    凯特听了,轻轻摇了摇头,金色长优雅地微微晃动,让牧师看的不由一呆。

    “那两个队员都是好手吧?”

    “是,都是教团中拔尖的剑士,在战场上拼杀了4、5年,一般的护卫定然不是对手。”

    “我们太小瞧这个佩加了,只知道他以前是莫顿的贴身护卫,和军中其他几名大将相比默默无闻,现在看来……”

    凯特的双手拄在窗台上,微微蹙眉:“多半是莫顿的一招暗棋,危急时刻他没有找手下的将军,反而直接找到佩加这儿来……”

    牧师闻言,赞同地点头:“深水镇的军队实力平平,不足为虑,但男爵府上的护卫都是他当年带过来的,实力强横不说,也极为忠心,很难找到突破口……而且这次尸潮攻城太可惜了,本来能拿下城门,把深水镇士兵耗个七七八八……”

    “这些不是问题,大不了再来一次。”凯特听了反而一笑,语气轻松。

    “是……只是队长,我们此前布置周密,河湾村那里也一切顺利,为什么不趁着最初爆的尸潮攻下深水镇?”牧师疑惑道。

    凯特闻言冷哼一声:“拿下之后呢?你能从一堆破烂尸体中找到那人?大人要我们百分百确认她死掉,这才是重中之重。”

    “是!属下受教!”牧师羞愧地低头应声,听到大人两个字,随即露出狂热的神情。

    凯特的目光落在窗外,将手中纸揉成一团,美丽的双眸中有冷冽之色闪现。

    ……

    月光水银般铺满小院,被风卷起的雪花一波接着一波,在这静谧的月色中翩翩起舞,有些直冲到双塔那么高,反射着星星点点的月光,像是在双塔周围下起了漫天的樱花雨,和天上的繁星交相辉映。

    如果忽略外面围城的僵尸,这绝对是一幕能让人久久流连,不肯离去的美景。

    可惜现在城中有心思欣赏这美景的人不多,艾德便是其中一个,以前在游戏中忙忙碌碌,现实中耗时最长的事就是睡觉,极少有时间这样看看夜空。

    身后木门轻响,婕米尔消瘦的身影走了出来,端着一个木盆,正在院子里仰望星空的艾德回过头,咧嘴一笑,冲婕米尔招了招手。

    “艾德先生,你的衣服洗好了!”

    婕米尔小跑着过来,让艾德看了看木盆里洗的干干净净的外套和内衣,小脸上满是骄傲。

    “谢谢,”

    艾德见状,习惯性地挠挠额头:“以后你只管洗外套,内衣就留给我吧。”

    婕米尔闻言使劲儿摇摇头:“那怎么行,要是没有您,我和爸爸妈妈说不定早就活不下去了,这点儿事算什么。”

    艾德还想说什么,婕米尔已经飞快跑到墙边,麻利地把衣服用木夹夹好,然后走过来好奇问道:“好了,艾德先生要让我看什么啊?”

    “那个啊,是这东西,”

    艾德笑着,从包里拿出了几块平整的木板,婕米尔接过来,现每个木板的表面都刻着一个图案,背面则刻着不同的名字,且在月光下,刻痕中都泛着亮晶晶的银光。

    “你刻的吗?”婕米尔又兴奋又意外。

    “不是,白天我去街上请一个工匠刻的,这是几个月神的徽记。”艾德道。

    婕米尔听了有些疑惑:“月神的徽记不是满月么?”

    “那只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

    艾德道:“你每个都试一试,看哪个有反应。”

    婕米尔点了点头,乌黑的眼中仍充满疑惑:“这些神明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艾德笑道:“我也不知道,试着祈祷一下嘛,反正没坏处。”

    之前为了治疗婕米尔的怪病,只要是有点儿名气的神明的教堂,莉莉和罗素都带着女儿去过,可惜有回应的寥寥无几,能给婕米尔治病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久而久之,连婕米尔自己都有些灰心了,她慢慢明白,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并不像她原来想象的,他们并非普救天下疾苦的救世主,也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只要能治好我的怪病,我什么都愿意试!”

    婕米尔这么想着,便双手将其中一个徽记握住,然后抬头面向月亮,开始祈祷,旁边的艾德稍稍后退,目不转睛地盯着婕米尔。

    第1个,第2个……前几个都没有反应,可当婕米尔拿着最后一个徽记,在心中呼唤那上面刻着的神明名字时,就见满院的月光忽然一亮,把婕米尔吓了一跳,下意识回头望向艾德。

    女孩儿这么一停,亮起的月色随即像是失去了能量似的,重新黯淡下来,艾德则迈步走过来,拿过了婕米尔手中的木牌。

    上面刻着的是一个月牙形图案,月牙下端吊着一片叶柄很长的树叶,刀工非常细腻,背面的名字写着“月神拉玛”。

    《迷雾国度》中神明无数,光是月神就有几十个,婕米尔之前说的那个满月徽记,是其中名气最大的月神墨忒格,又称智慧女神;而现在艾德拿的这个,是月神中不太出名的一位,叫拉玛,又称弯月与微光之神。

    艾德稍稍回忆了一下,记得这位拉玛性格似乎不错,对信徒们挺好,也没有黑历史,在神明中应该算比较靠谱的。

    想到这儿,艾德便冲婕米尔道:“拉玛在天空中的神域处在极南方,距离威伦公国很远,普通的祈祷很难有回应,所以你要手持这个徽记,继续呼唤她吧,你要的答案应该就在她那里。”

    “嗯!我明白了!”尽管心中忐忑,婕米尔仍坚定地点点头。

    女孩儿重新将木牌拿在手中,闭上双眼开始祈祷,数秒后,婕米尔身上就开始有淡淡的银光聚集,周围的月光就像有了实体似的,缓缓流动起来,在她周围围了厚厚一层光幕。

    艾德眯起双眼,用手遮住光线,看了看四周,只见院子之外的光线也在朝这边迅聚集,导致周围的光线迅变暗,更衬的小院里亮如白昼。

    莉莉姨妈察觉到院子里的变化,走出来看到这一幕,吃惊地捂住嘴,艾德在旁边示意没事,这才让莉莉姨妈没有惊叫出来。

    光幕中似有人影若隐若现,变的越来越像一团有实体的水流,此时婕米尔像是有所感触,突然睁开了双眼,现自己头顶上小太阳似的光幕,也被吓了一条,飞快跑到了艾德身后。

    “别怕。”艾德笑着低声说了一句,女孩儿这才敢从艾德身后探出头来,害怕又好奇地往院中看去。

    “啵!”

    一声轻响传来,空中光幕涌动的度陡然加快,先是凝聚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头,然后是身躯和四肢,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形。

    这是个女性的背影,身材高挑,至少一米八,穿着一套银光闪闪的锁子甲,腰间一把造型优美的狭窄长剑,乌黑的长垂到脚踝,和血红色的巨大斗篷一起随风飘摆。

    在场3人甚至能听到那斗篷上响起的猎猎风动。

    “如果真是个女人,岂不是帅爆了?”艾德忍不住想道。

    下一刻,对方转过身来,艾德一看暗道可惜,因为这人的面部被一层云雾似的东西遮着,看不清五官,只能隐约看到一双橄榄绿色的眸子,对方的目光扫过小院,很快落在了艾德背后的婕米尔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