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刀叩诸天 > 第两百九十七章 仙宗
    果然,空虚公子道:“大胆女鬼,还不将那小女孩放了!念在你及时悔过,我可留你全尸。否则莫怪我空虚公子剑下无情,让你魂飞魄散!”被空虚公子一声喝,已经是阳神修为的聂小倩甚至都感觉一股冰冷透骨的冷流侵袭全身,不由得就倒退几步。小龙女沈林等人连忙挡在聂小倩的面前,道:“空虚公子你误会了,我们是为了救这个小女孩才将她带走的。”

    空虚公子笑道:“一女鬼一女妖还有一个金属傀儡以及一个助纣为虐的凡人还能救人?那太阳都得打南边出来了。”空虚公子笑完,就指着聂小倩等人义正言辞的道:“妖怪害人,天性使然,罪该万死。而你,身为驱魔人,却与妖怪为伍,助纣为虐,哼,你是死不足惜!救这个小女孩?哼哼!莫不是欺我空虚公子没见识?分明是要吃了这‘灵童’大补以促修为。”

    空虚公子这番话众人都能听懂,果然这长生小女孩十分不凡。并且眼下,空虚公子是宰定他们了。无论他们两个交不交出小女孩,空虚公子都要杀他们!众人互望了一眼。聂小倩撇了撇嘴,冷笑道:“我们交出小女孩,你难道就放我们走么。”空虚公子道:“哼!我现在可不是和你们谈条件?交出小女孩,本公子许你们去投胎,兴许来世还能做个花花草草什么的,做人就别想了。不交?本公子让你们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五人齐齐暗暗咬牙。他们知道,用嘴巴说是没有的了。于是聂小倩站了出来,将小长生拎在身前,道:“看样子你很在乎这小女孩的生死,那如果我要是弄死了这小女孩,你又能如何?”

    “威胁我?”空虚公子笑了笑,道,“你竟然威胁我?看来你这个女鬼还有点弱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熬过阴神之境的雷劫踏入阳神之境的。也罢,就让我来除掉你这个残次品,还世界一个清静。”

    说完,空虚公子捏出一个剑诀,虚空一划,只听得“嗖”的一声,一只飞剑就突然从他手中飞出,化作一道流光,直射聂小倩。

    剑如奔雷,快逾闪电!

    聂小倩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这空虚公子的实力不比之前那白蛇差。飞剑未至,她已经有一种被穿透的错觉。紧接着,她一咬嘴唇使自己清醒过来。只见她挺翘的屁股后面同样飞出一柄宝剑,然后身形一动,不退反进,竟然就抓着小长生迎向空虚公子的飞剑。

    竟然真的是用小长生来做肉盾。

    “你作死!”空虚公子脸色一变,手指赶紧一拨,那即将刺中小长生的飞剑硬是拐了一个弯,“噗”的一声插入了旁边的一棵树中。

    聂小倩娇喝一声:“走!”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悠长回声从丛林的四面八方传来,“空虚师弟……原来你在这里……你可让我们好找啊……”

    “呼呼”几声,五个人,三男两女突然出现在周围。他们穿着青白相间的飘逸道袍,足尖点在树叶上,五双眼睛,用看蝼蚁一样的目光看着下面的空虚公子,还有聂小倩等人,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空虚公子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至极。

    霎时间,周围寂静一片。

    沈林等人暗自传递着眼神。谁能想到,会兴起这样的变故。那五个人,分明就是修为不低的修道之人。虽然他们男的英俊女的天仙,可是沈林却在他们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仙气,反而有浓浓的煞气。

    突然,某处传来“吱吱吱”的叫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不过下一刻,一道白光一闪,穿过那位于树杈上的鸟窝,那“吱吱吱”的叫声就消失了……一滴滴嫣红的血液从那鸟窝中滴落。

    “你……”

    空虚公子紧了紧拳头,一双眼睛呆滞的看着那滴落的血液。

    其中一个明显是领头的青年收回剑诀,慢悠悠的笑道:“听说空虚师弟从师尊那里得了一个不错的‘剑匣’,师兄有些好奇,想借来观摩观摩,咱们师兄弟关系这么好,空虚师弟应该不会吝啬吧?不过不是师兄说你,师尊赐下的宝贝,你竟然用来杀那些肮脏的妖怪,实在是对师尊的大不敬。”

    空虚公子缓缓的松开攥紧的拳头,“既然‘慎虚’师兄想看‘九宫剑匣’?做师弟的,哪能不照做呢?”

    “呵呵,听说师弟你在这肮脏的俗世得了一个‘江湖第一剑’的名头是不是?那我们可真要见识见识了。”

    听了那“慎虚师兄”的话,空虚公子叹息一声,然后对沈林等人道:“看来是用不着我动手了。也省了我一堆麻烦。”可是空虚公子嘴上这样说,沈林等人的脑海中却响起来一个声音:本公子最多只能拖住他们四个人,按照那个家伙的风格,应该会留一个来杀你们,所以剩下一个就看你们自己了,保护好那个小女孩!

    说完,只见空虚公子单手捏个剑诀,在胸前飞快画出金色的符文,然后便乱流突起,五柄白色的光剑便拖着白色流光飞出,直射周围立于树梢的五个修道之人。同时,他的脚下也出现一柄光剑,托着他的身子就朝天空飞去。

    那慎虚师兄傲然一笑,朝天的鼻孔出一声轻蔑的冷哼。只见他随手一点,也不知道他如何做的,射向他的光剑就化作点点白光消散了。慎虚师兄道:“宫虚师妹,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处理的干净点。”说完,身子就化作一溜青烟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另外两男一女。

    “谨尊师兄号令!”踪然慎虚师兄走了,那宫虚师妹还是恭恭敬敬的道了声。然后就低头俯瞰下方的沈林等人,尤其在聂小倩身上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幽幽叹道,“可惜,可惜了。”

    聂小倩等人并没有傻傻地杵着看热闹。而是在传音商量的对策。在那宫虚师妹说完“可惜”之后,沈林等人就知道对方已经起了必杀之心。其对生命的漠视,尤甚沈林一行人。仿佛在她的眼中就如蝼蚁一般,随手就可以捏死。他们都不由得的想道:“神话中的修道之人的都这副德性?”

    那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