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回到战国当掌门 > 第324章:意外来客
    这几个词汇入耳,林洛头脑瞬间爆炸,一片空白。

    这几个词汇代表什么,怕是根本毋须再多解释,他也能够明白。

    按照廉颇的口吻,老赵必定就是上一任的赵王。

    可是上一任赵王陛下又怎么会在这里?还成为凌云派的管事?

    思及最早与赵老头相遇,还是在解决了少阳山的这伙盗匪后,在强盗窝里现被掳来的好几位乡民。当时除了赵老头赵婶之外的其余人,都选择拿一笔钱下山回家,唯有这对老夫妻留了下来,当时林洛还以为是老两口并无归处,所以选择就地留了下来。

    后来赵老头展现出的“御下”能力,更确切的说是管理能力,让林洛好奇,也曾旁敲侧击的问过赵老头,得到的答复就是,赵老头以前也是富贵人家,逃难而来路上钱财全部强盗劫走,才落得个现在的下场。这样的说法倒也合情合理,林洛再无太多疑惑。

    “难道说赵老头隐瞒了什么?”林洛此刻心绪万千,新婚之喜的愉悦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可按理说一代赵王,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无论谁说出来,都难以相信吧?

    或许这只是一场误会,会不会只是赵老头与先王神似才引这种误会?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侠客行》小说中石中玉与石破天就一模一样,从而引一系列的误会和传奇。

    就在林洛思索间,前方的情况又有了新的进展,而在同一时刻……

    叶小青无意间洞悉了林洛的弱点,又怎能没所行动,只是方才一直在宴席上,根本找不到机会脱身,现在趁林洛下山的空缺,假借去解手,迅来到山顶的新房门口。

    林洛的弱点是内功大成前不能泄漏阳气,那叶小青就非要用点手段,让林洛内功这辈子也无法大成!虽然现在的林洛实力强大,但只要内功无法大成,那他的修为定然会停滞不前。而她叶小青不同,现在媚姹玄功第二层修炼不到一年,就已经有上品武士的实力,终有一日可以追上林洛的修为。

    到那时候,岂不是任由她拿捏!

    所以今日必须成功废去林洛的阳气!

    叶小青尤记以前给林洛下消弭内力的毒药软骨散,整整一包的软骨散,药效却只持续了一半时间,结果在最关键的攻山环节出现问题,林洛功力恢复一举击败了朱咸青掌门。

    所以这次叶小青极其小心,在山顶的树枝上,进门的门沿,以及新房门口,都小心翼翼地插上一花。

    树枝上一朵黑色的四瓣花朵,门沿上是一朵白色两瓣花朵,而新房门口暗处放着的,是一朵奇怪的的只有一瓣的红色花朵。三色花朵摆好,叶小青又小心的沿路走了一遍,觉无误之后方才躲在极远出的山头大树之下,从这个地方正好能望到院子里的情况。

    接下来就是等鱼儿上钩了!

    此时,在西山之上。

    赵洛仙在屋子里躲了一天,今天哪怕出房间透透气,她也不敢。今天林洛大婚就已经够让她郁闷的了,更郁闷的是原本每日来送饭的仆人,今天也一直没见踪影。赵洛仙在房间里担惊受怕了一整日,到头来一口饭都没有吃上,只有下品武士实力的她,尚未有辟谷之效,结果自然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好不容易熬到夜里,想着是否仆人已经忙活完会送些吃的上来,结果又等了一个时辰,依旧不见踪影。

    “实在忍不住了!”赵洛仙趴在门口缝隙里瞧了许久,也未见有人来的踪迹。

    小心翼翼胆怯的开门,并未现有何异样,从西峰朝半山腰的平台大殿望去,见灯火已熄,想必是宴席完毕,人散殿空。

    “既然宴席结束,想必贵客走的走,睡的睡,现在偷跑去厨房,找找有没有吃的,总归没问题吧?”

    赵洛仙的想法倒是没错,宴席结束,吃喝一整天诸位掌门肯定都回客房休息了,而且半夜三更在别人门派中走动,也是极为不礼貌的行为,要是被现,更容易让对方产生不好的联想。

    说走就走!

    赵洛仙蹑手蹑脚,提气收敛全身气息朝山下食堂走去。

    她却是知道,虽然这些客人不会贸贸然出来,但是感应到动静的时候,必然会提起警觉,到时候被现可就功亏一篑了。

    在黑暗中慢慢屏气凝神,摸索着朝山下走去。

    林洛在树后仔细听着三人的对话,却是眉头越来越深。

    “既然陛下一意孤行,那我们只有用强了!”廉颇的眉头也越来越深,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这人是老陛下,那唯有此招了!

    李牧抬头瞧了一眼上卿,嗔目结舌,惊异道:“上卿,非要如此吗?这可是大不敬啊!”

    廉颇无奈的问了一句:“那李牧你是否想知道这人是老陛下!”

    李牧眼神涣散,不敢抬头去瞧两人,抖着嘴唇道:“想……可是这样,若真是老陛下,岂非是得罪了龙体!?”

    廉颇叹了口气,道:“若到时候真是龙体,那老陛下杀我斩我,我廉颇都无话可说!若真不是老陛下,那廉颇也愿意跪地认错,请求这位老先生的原谅!”

    话都说道如此地步,为了辨认此人到底是否老陛下,廉颇是彻底将一位身为武君的脸面全部抛弃,赵国堂堂的武君,天下少有的绝高之人,甚至可以完全凌驾与王权之上的存在,此刻却甘愿下跪,甘愿以身犯险,只因为自己上卿,臣子的身份。

    李牧还能有什么话好说,站起身来道:“大人你身为上卿,更是国之倚柱,这等罪人便让李牧来当吧!”

    话刚毕,音还未传开,李牧一个冲刺瞬间来到赵管家面前。

    “你,你们要做什么!再这样我要喊人了!”赵管家大惊道,不断的朝后退。赵婶也哭的肿了眼,拉着老伴的胳膊朝后躲,哭道:“我们真不是你要找的人,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做什么!?”

    林洛只听到上卿与大将军有模模糊糊说道有办法能确认老者是否陛下,然后就到赵管家面前,这是要动手的节奏。

    林洛此刻也是心急如焚,赵管家毕竟是他凌云派的管家,此刻面对这种事情他于情于理都是要出来帮忙的,可是林洛有种预感,这其中的蹊跷,必定不是见到的那么简单,只好强忍着冲出去的心思,按捺着继续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