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回到战国当掌门 > 第233章:邯郸狙击
    这十几天的日子里,林洛将自己最赖以成名的剑术教给了西门吹雪。

    一招剑法,天外流星,丁鹏借以扬名天下的武功。

    这一招剑法学起来容易,只有一招,可是想要灵活使用,随心运转,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盖因为这招剑法没有极限,林洛刚进入战国,就抽取到这一式剑招。从之前的武徒,到现在已经是武者级别的高手,这一招并没有因为林洛实力的提高而变得鸡肋。

    不同于一字电剑、缠丝擒拿手,在修行圆满后,实力随后的提高,并不能有效的激武技的提升。一字电剑圆满状态,最后只能靠深厚的内力,激荡出更汹涌的雷电之势以及更快的剑招。

    可天外流星不同,对剑法的感悟领会,每一次都会让人体会良多。将自己对剑道的领悟,添加到天外流星的剑势中去,从而不断的强化它。

    西门吹雪用了一个时辰就已经将招式信手拈来。随后用了九天的时间糅合剑招流星的出尘急之意。第十日,天外流星练就登堂入室境界。

    这天与西门吹雪练剑,林洛的心绪却不在这里。十日时间,无论是哪只信鸽,也已经要回来了,可是到现在,他依旧没有见到踪迹。

    虽然林洛一心二用之下还是可以抵挡西门吹雪的进攻,可吹雪看得出掌门的分神,便收剑不再进攻,立于一旁闭目凝神。

    两人的交手在默契之间停下来。

    远处夕阳下,渐渐显出一只金灿灿信鸽的影子,林洛的表情才舒缓了不少,终究是看到一只信鸽回来了。

    实力到武者层次,对于身体强度的修炼已经开始进入一定瓶颈,奇妙的六识也在开始产生作用。至武尊阶段,锻体则完全到达极限,精神层次感悟天地,融合自己的道,开始生主导作用。

    林洛这个层次的武者,已经可以吸纳天地灵气,自然也会沾染一丝丝“灵气”,提高灵性这种看不清摸不着的东西。

    纵身跃起,双臂大展如宏图鲲鹏,在空中接过信鸽后,林洛拆开信封。这封信是从灵山宗寄回的,也正是当日林洛先放飞的信鸽。

    “吹雪,你一个人练习,师叔有事先回了!”林洛话音还未落,整个人如箭已经飞出一丈远,在袅袅余音后,整个人已经不知所踪。

    西门吹雪并没有表现,依旧闭目凝神观想,似是没有受到任何打扰。

    回到房间,林洛才仔细端详起裴掌门给他的飞鸽传书。

    林掌门启:天南海北时光荏苒,与林兄半年未见愚兄甚是挂念,忆当初把酒言欢,同掌诗词,历历在目。未曾料林兄不远千里飞鸽传书。观林兄信中所述,裴某可断定此人乃是秦王座下风林火山刺客团中的山岳,善气势压人,身兼佛魔双道。

    收到来信,心中记挂非常,得知林兄无碍,心甚宽慰。

    令贺喜林兄,半载时光已能与山岳不相伯仲,定是窥得武者境界。望一载后掌门人大会,能与友人继续把酒言欢,共盏歌赋。

    落款:裴子峰。

    短短一百八十余字,对林洛来说却是珍贵非常,先是确定了来人身份,的确是秦国奸细。山岳独有特点说明,裴子峰就能肯定身份。信中并未更多说明,毕竟传书短小,只能精简。而且裴子峰知道林洛这等聪明人,只要稍加提点就能明白整个事情的重要性。

    所以只是略加说明,点出了秦王与手下的刺客团。

    林洛可是在江湖上号称“诗剑双绝”,这点智慧自然是有的。从打了照面,林洛的第六感就曾清楚的告诉他,这个神秘来人肯定与秦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是看过了传书才清楚,何止有联系!

    秦王座下专门的刺客团体,不亚于秦王的左膀右臂。

    风林火山!这次林洛遇到的还只是刺客团中排名最末的山岳,而且要不是赖真气之特殊,林洛也没法轻松的战胜同品阶的山岳。

    显而易见,秦王这次派山岳前来,肯定就是为了不久之后的和亲使团。细想也知道,魏国跟随前来必然是王弟信陵君,赵国观礼的,也有‘霸戟’廉颇和藏剑山庄庄主,甚至灵山宗也在受邀之列,在这种场合大动干戈,如此强者坐镇,只有一个山岳怎么够?

    林洛倒不是担心说刺客团会在迎亲上搞什么鬼,毕竟那也不是他一个武者担心的了的。一群武宗、武尊之间的对话,他一个武者的能量,太小了。他担心的不过是山岳帮手的问题。

    最好的办法就是可以将这群人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可是对方秦、燕也不会这么笨自投罗网,那此事后以山岳瑕疵必报的性格,肯定会伙同帮手来找凌云派的不痛快。那时候林洛能否抵挡得住,才是问题所在。

    山岳只是刺客团中排行末位的刺客,前三位不说实力人一等,那也是得有独有的手段才行。若是两位武者,有他和苏三坐镇,尚且还能与之一战。但若是再有一实力不凡的存在,就要出事!

    林洛凝视着传书,眼神飘离,这魏太子迎婚,必然是刺客团的选目标,次要才轮得到报复凌云派,若是行刺不成功,反倒重伤或者被灭杀,后续的威胁也就从根源上掐断。

    林洛将传书捏成一团:“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拼一把锦绣前程!”

    随后开窗,内力将传书震的粉碎,如片片雪花飘出窗外。

    以魏太子大婚作为目标,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围绕着这个话题,林洛似乎可以有不少的戏码。

    如果说当掌门的一年半以来,林洛最长足的进步是什么,不是武功和见识,而是心性。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先前不能主动出击,敌暗我明;现在主动出手,跟在刺客团后面下手,敌明我暗,占据主动。

    还有二十日时间,他的内功就可以解禁,算一算时间刚巧来得及。到时候在暗流涌动的邯郸,林洛会掀起怎样的一盘棋局,让天下震惊。

    决定下来,此事危险性、机动性极大,林洛也不准备带随身弟子,一个人轻装上阵反而方便。至于门派,有苏三与斳云昕坐镇,只要不再出现如风林火山一般强大的敌人,应该不会有事。

    更何况一个月后,全天下的目光都聚集在邯郸,赵国的都城。决计不会有人来找凌云派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