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回到战国当掌门 > 第2章:您的金手指请查收
    斳云昕的话干脆让林洛愣在了那里,连句道别都没有说出口。

    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点吧?

    前一句还义正言辞的“振兴门派的重任”,后一句就成了“怎么迎娶我?”这榆木脑袋原来还有这么好的福缘?

    要说林洛对这绝色没有一点意思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是俗话说的好,初来贵地,人生地不熟的,林洛唯一能攀上的人就是自己的师姐斳云昕了。要是一处做的不合适惹恼了她,那他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

    刚才和便宜师姐交谈,也得知了师傅路途中被截杀的事情,现在门派没了顶梁柱,只剩下他这个没用的掌门和师姐,真是什么人都敢来欺负两下子。

    这两天,往日里对岐山剑派溜须拍马的小帮派也都放大了胆子,摸上山来。

    树倒猢狲散。

    这几日他和师姐既要操劳师傅的身后事,还要防备这些宵小前来闹事。可是偌大的门派就剩下两个人,叫他们如何能防得住?凡是值钱一点的东西都被搜刮一空,就拿林洛现在住的房间来说,连铜镜、木桌都被搬走,甚至连床垫也没放过。要不是红木床宽大厚重,估计连睡觉的地儿都没了。

    没想到今天几个混混也来分一杯羹,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何况还是天天读圣贤先书的林洛了。俗话说君子一怒,血溅五步!都被欺负到这份儿上了,他这个做掌门的怎能不站出来?

    结果就很明了,地球上喝酒的林洛魂穿了,占据了掌门林洛的躯体。

    坐在床沿,林洛陷入了沉思。

    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已经成了这副模样,与其想着怎么回去,还不如先想想怎么好好生存下去。

    林洛不是之前那个书呆子,现在门派隔三差五的就被人打秋风,若是先前还稍微对岐山剑派这个名号有所忌惮的,今天在得知了掌门竟然被一个混混打昏,那还了得?

    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估计明天开始又有更多的人上山打秋风了。就凭他这个丝毫不通剑法,只是在地球上练过两手搏击术,完全可以被称作手无缚鸡之力了。师姐一个人肯定又挡不住大批上山挑衅的人马,要是她再有个三长两短……

    林洛不敢再想下去。

    他现在还可以依靠这个便宜师姐,要是出了事,唉那简直想也不敢想。更何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凭着他穿越者无敌的身份,做出点成就还不容易,没必要现在就和他们死磕,还赔个漂亮媳妇儿!

    “咳咳!”

    林洛意气风的想着将来开山立宗的骄傲模样,突然气血翻腾,胸口一阵剧痛,疼的林洛呲牙咧嘴,“一拳就被人打昏,刚才听师姐说这是被内功伤了肺腑。”

    一想到内力,林洛倒是对以后的生活向往起来。内力啊,这可是内力!以后变成高手高手高高手后,会不会像金大小说中描绘的那般,飞檐走壁?再或者如黄易大大小说中,有什么破碎虚空,6地神仙?

    “哼,等我林洛练成了绝世武功,再找你们几个小瘪三报仇!”

    林洛气的咬牙切齿,拳头也攥的紧紧的。出师不利,出师不利,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战,就被一个混混打晕过去,这以后但凡提起岐山剑派的林掌门,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一招败于混混……

    林洛双拳紧握,突然感觉手心一硌,注意力全被左手大拇指上戴着的铁扳指吸引。

    扳指上刻着“岐山”二字,铁划银钩看上去着实非凡。在获取的为数不多的记忆中,这就是岐山剑派的掌门扳指,此物就是掌门象征。

    林洛攥紧拳头,竟然感觉手心扳指处生出一股吸力。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头贪婪的野兽,一个无底的黑洞,硬生生的从他身体里抽取着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全身都有些乏力,有些虚脱。

    这……这究竟是什么怪东西?

    林洛赶忙将扳指拔下来扔到地上。

    这东西太可怕了!那种抽血吸髓的感觉,阴森森的绝望让林洛心悸。这才光荣的成为一名穿越党,他可不想这么窝囊、莫名其妙的死去。

    就在他惊恐的看着地上的扳指的时候,一张纸屑突然落到了林洛手上!林洛愣了好久,抬头看了看房顶,空无一物的卧房里,这片纸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贪婪的喘息了几口气,在确定那种惶恐的感觉消失,不再威胁到他的生命之后,林洛才关注起他手中的一张褶皱纸页。

    “这是什么东西?”林洛将纸片展开,还未来得及看,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又引得他的关注,看来今天注定是无缘解开这个谜团了。

    “师弟,师弟,快快躲起来!”

    闯进门来的人,正是林洛的师姐斳云昕。

    林洛匆忙将纸片折好塞进怀里,抬头看到斳云昕一手拿着明晃晃的长剑,娥眉之上香汗淋漓,还沾染着丝丝秀,霞飞双颊,鼻息粗重,显得很慌忙。

    “斳……师姐,什么事怎么这么慌张!?”或许是做了坏事被现,也或者被斳云昕一脸严肃紧张的表情感染,让林洛心中也生出了几分忐忑。

    “快,先别问,没时间了,快躲起来!”斳云昕拉起他就朝床下躲去。林洛迷糊着就被斳云昕拽到了床边,林洛一手扶着床沿,一脸坚决。

    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看斳云昕紧张的样子,他就知道肯定是生了什么不好的事。虽然身无武功,但是林洛好歹也是个男人,遇到事情让女人顶在前头,这他妈的算什么事!

    林洛拦住斳云昕,“斳云昕,你今天要是不说是什么事情,打死我也不躲起来!”

    听到他的话,斳云昕一怔,她这个师弟可从来不敢直呼她的名字,甚至从没有大声说话。难道是离魂症又复,性情转变了?

    盯着林洛看了会儿,斳云昕才开口道:“晋阳正一派来了,看样子来者不善,你身体还没好,待会儿拼起来我没法照顾你,所以让你先躲一下。”

    虽然林洛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话,还是感觉胸膛好像被猛捶了几下,积攒着大团闷气不出来。他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遇到事了还要女人挡在前头,耻辱!绝对的耻辱!

    “师姐,我们不能在这么躲了,躲得了今天,躲得了明天,难道还能躲一辈子不成?”林洛的反问,让斳云昕一下子哑口无言,好几次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欲言又止。

    “那,你说怎么办?”

    斳云昕觉得,她根本没法把现在眼前的师弟,和以前儒弱的师弟联系到一起。两个人无限的逼近,可是无论如何也重合不起来。那坚定的眼神,把斳云昕慌乱的内心也平息下来。

    “师姐,这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这事儿就交给我。”林洛眼神坚定。

    虽然不知道林洛有什么办法,但是斳云昕这次还是选择相信他一次。

    晋阳城正一派,是晋阳一带最大的门派,也是赵国北部势力较大的门派之一。虽然没法跟都城邯郸的那些大门大派相提并论,但在赵国贫瘠的北部还是有几分实力。不过名声上……就让人没法恭维了。正一派向来的做法就是吞并和掠夺!

    晋阳城位于赵国和魏国的交界处,魏国有“一剑倾城”龙阳君,信陵君无忌公子两大高手坐镇边陲,他一个小小的正一派自然不敢把爪子伸到魏国。但是门派也要壮大展啊!只好把手伸向了赵国北部的一些小门小派。

    这次听到岐山派斳掌门遇难的消息,结果可想而知……

    两人来到中堂的时候,正一派的人已经到来。共两男一女,男的身形伟岸,容貌昳丽。女的身着华衣,显然身份地位不低。

    林洛走到面前还未开口,那女子赫然抽出一条马鞭,对着林洛身上抽去!度之快,斳云昕反应过来的时候,也不过抓了个空。

    “哼,你们岐山剑派是个什么东西!胆敢让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女子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面颊微红,一看就是个被娇宠惯了的大小姐。

    女子的鞭法还是很有准头,一鞭下去全部打到林洛的大腿上,火辣辣的疼。

    “妈的,哪里来的刁蛮女人!”林洛心中暗道。刚才一鞭子,差点没让他腿软跪下来。林洛握住斳云昕的手,轻轻捏了捏示意她不要冲动。单是想想可以随身佩戴兵器,林洛就知道现在所处的环境是兵荒马乱,人命草芥。要是当朝清明仁政,怎么还会允许随意佩戴兵器?

    “这位小姐,在下乃是岐山剑派掌门人林洛,有所怠慢还请多担待,在下给小姐以及两位少侠道歉了。”林洛拿得起,也放得下。现在身家性命都在别人手上,路上他也问过斳云昕来的人实力如何,答案却让他仿佛被一桶凉水浇透——两个用剑的,实力都在剑者水平!

    林洛上辈子就独身一人,受惯了白眼嘲讽,所以为人极为隐忍。可是他观察,这个便宜师姐却是个刚烈女子,宁折不屈,他真怕斳云昕冲动有个三长两短。现在的面子丢掉就丢掉,等以后武功有成,再找回来就是了。

    “要是连命都没了,拿怎么找场子?”这是进门前林洛对斳云昕说的,也不知有没有效。

    “哼,岐山剑派掌门?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女子话语中颇有嘲讽,目光高傲丝毫没把两人放在眼里。另外来的两个年轻俊杰,古波不惊,似乎这样的场景对他们来说,司空见惯了一样。

    “这里是岐山剑派,不是你们正一派,哪容得你们放肆!”斳云昕再也忍不住,拔剑而起。爹爹去世在前,身为他的女儿,现在连门派根基都保护不了,一句话就要让他们放弃山门,大不了拼了!

    斳云昕点地跃起,正一派的两个男弟子也拔剑护住小姐。就在这时候林洛突然挡在斳云昕面前,怒不可遏,大吼道:“这岐山剑派的掌门,现在还是我!休得放肆!”声音有如沉钟,显然是动了真火。

    林洛是真的怒了,这个傻女人真要求死不成?

    “回去收拾行李,听见没有!”林洛挡在女子身前,斳云昕自然没法刺杀,看着从未火的师弟动了真火,胸口一起一伏呼吸粗重,显然是内伤复。

    为什么师弟要帮她?

    她可是来毁掉岐山派的呀!

    委屈,不甘,心酸……各种感情混作一起,刺激着她的泪腺,最后再也忍不住,将剑使劲朝地上一掷,含着泪跑了出去。

    林洛微微叹了口气,心底保佑:但愿她不要做出什么傻事。

    “小姐,对不起。敝师姐丧父心痛,心神受创,做出了糊涂事情,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她这次吧。您说的我都知道了,我们马上就收拾包袱离开,以后再也不踏入这里一步。”

    林洛是聪明人,人家正一派来,就是逼着他们自己走。要是今天不识相,还真以为后面两位高手是摆设?

    “嗯,本小姐大人有大量就不和那泼妇计较,你小子还算有眼色,难怪那斳老头把掌门之位传给你。”说罢满意的转头,对身后两位用剑高手说到,“以后这里就是我们正一派在岐山的分堂了!”

    林洛捡起斳云昕丢掉的剑,默默退走。

    出了厅堂,看到斳云昕已经收拾好包裹在山门口,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或许是林洛刚才火,又拱手将门派送了出去,让斳云昕心里憋着一股火气,遂两人走的时候,斳云昕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跟在林洛的身后。

    “是不是感觉憋屈?感觉我很懦弱,就这么把门派送了出去?”林洛走在路上,突然有一种不知所措的地方,刚来的时候还有个可以被称作家的地方,可是现在呢?

    斳云昕没有回答,显然是默认了。她现在还沉浸在家破人亡的悲痛中。眼前的师弟陌生,她根本看不透,现在所有人都没了,就连唯唯诺诺的师弟,也敢吼她!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他们今天夺走了我们的山门,可是我们总有一天可以拿回来!一年不成两年!两年不成三年!三年不成十年!十年不成二十年!只要我们还活着,总有一天可以洗刷今天的耻辱!”

    林洛说完顿了顿,盯着斳云昕哭的红肿的眼睛。

    “可是如果我们今天为了意气,死了呢?”

    “这耻辱就是一生的耻辱,再也没机会洗刷了……”

    斳云昕睁大眼睛听着林洛的这番话,原来……师弟心中也有怨气,甚至不比她少!

    试想,能说出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人,心中蕴含的是怎样的恨?这个师弟,突然变得陌生,不认识了。

    斳云昕想的没错,林洛心底满满的全是恨意。上辈子在地球,好不容易穿越了,却还是仍人踩,让人唾!可是这里是乱世,是江湖啊!不爽就拔剑,以直报怨,才是最公道的!

    在这里,人命如草芥!

    在这里,没有什么正义!!

    在这里,唯有强者是真理!!!

    不知道是不是林洛的一番话,斳云昕虽然还是不和林洛说话,但还是带着他来到了岐山县的客栈住了下来。林洛躺在床上,满腹的怨气。别的穿越者来,虎躯一震美女统统臣服,就连敌人也会投诚,最次也要有个金手指!

    哪像他,这是裸奔着穿越来的,没有任何福利!

    兴许是想起今天莫名其妙出现的废纸,和那枚掌门扳指。林洛从怀里取出那张还没来得及看的纸片,捋平了打开,而就这么一看,林洛直接囧了。

    这纸不大,也就比巴掌打了那么点。纸上只有一幅图,一个小人儿拿着一柄剑朝前刺出。

    旁边的几行蝇头小字,更加让观者明白这个姿势的要点诀窍,稍微有点常识的人也能看出来,这张纸是一招剑法秘籍。

    而让林洛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巴掌大的纸,最上方有一排大字,也就是标示武功名称的地方,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天外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