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五十章 改道宁波府
    “跟着我?我要你们做什么?”

    “什么都能做,给口饱饭就行,我们这一千多人都是无家无业,了无牵挂之人了,还都是精壮,只要能吃饱,便是命也不值什么钱,我想我们应该比那些乡勇好用。”

    “再说吧。”

    说罢,郑芝鹏低头喝粥,不去搭理他了,他现在脑子挺乱的。

    过了一会,阎应元告诉他,好多兄弟都已经无家可归了,现在挺迷茫的,而那些没找到家人的则更是着急要往回赶,那些找到乡人的则不想继续走了,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人心散了,队伍没法带了。

    “阎兄,你的乡人可找到了么?”

    “我家是台州的。”

    “哦……”

    沉默了半响,郑芝鹏道:“阎兄,你带剩下的弟兄们继续向南走吧,找到乡人,若是家还在的,就给我报个信,若是家不在了的……就让弟兄们带着乡人来宁波府找我。”

    阎应元诧异道:“您要留在宁波府?”

    “不然呢?过半的乡勇都找着乡人了,无家可归的反倒是沾了大多数,若是在此弃之不顾,有多少人能最终活得下来?十之八九,要走上反贼的道路的,你们为我出生入死过,我怎么可能不管你们的死活?”

    阎应元点了点头,他知道郑芝鹏这话说的没错,他们之前还是对情况想的过于乐观了,从松江带出来的这点粮食,便是全给了自己用,也不够吃多长时间的,更何况,眼下这个局势,这些灾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哪能真的一点不给人家留?

    “四爷去宁波,有什么打算么?”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六弟已经赶回了杭州城,正在筹粮,好在宁波的海运很方便,我可以跟我大哥求助,这些年我们家在宝岛种了不少的荷兰豆(土豆),应该有攒下一些,能顶一时是一时吧。”

    “四爷仁德,那一会我就先带弟兄们回去了,其实之前我们这些台州人也都商量过了,只要日后四爷您有吩咐,刀山火海随叫随到。”

    郑芝鹏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我还欠你们乡一个大造船厂呢。”

    阎应元苦笑:“但愿我们乡还在吧。”

    说罢,阎应元与郑芝鹏拱手告辞,带着剩下的台州乡勇,满腹心事的踏上了回乡的路,更凄惨的是那些宁波人,却没找着乡人的,他们不知道家人还在不在,却也只能心事重重的脱离了队伍,独自上路。

    剩下的灾民则眼巴巴地看着郑芝鹏。

    “诸位,想去绍兴攻打县城的自便,信得过我,愿意跟着我的,带路,去宁波府。”

    哗啦啦啦,几万人又一次给郑芝鹏跪下了,只是这一次郑芝鹏却头一回没感觉别扭,也没忙着让他们起来。

    这是自己应得的。

    宁波府外,又是一番不同的地狱光景。

    青壮都南下了,只留老弱妇孺在城外麻木的等待着,其实她们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是每天零星出城摆设的那么几个赈米汤的粥铺?还是等自家爷们打下了县城回来领他们吃一顿饱饭?或许,只是单纯的等死。

    一个姿容尚算不错的少女毫不避讳的敞开自己的衣襟,正在给孩子喂奶,一点也不在意是不是被隔壁老头给看光了,只是那孩子拼命的吸吮却又哪里还吸得出奶水?

    孩子吃不饱总是要哭的,前两天的时候哭声还挺大,只是打昨天开始,孩子已经哭不动了。

    “公爹,把孩子埋了吧,活不了了。”

    孩子他爷一脸麻木的接过孩子,叹了口气,却是连一滴浊泪都没有留下,拎着自己亲孙子的腿,随意的往天上一扔,便没有然后了。

    妇人只觉得眼前阵阵黑,伴着孩子摔落在地的声音,整个人如同失去了主心骨似的浑身一软,就人事不知了,公爹却只是哀叹了一声,伸手探了一下妇人的鼻息,见还有气,只是昏迷,便坐在妇人身边,为她整理好衣服,自顾自的从兜里掏出一块树皮,想了想,掰了一半给儿媳妇留着,将剩下一半扔进了嘴里。

    “前天的时候官府还会在城外赈一碗稀粥,怎么今天连稀粥也不赈了呢?”

    老人家一边嚼着树皮,一边不满地嘀咕道。

    当郑芝鹏带着数灾民回来的时候,整个宁波府外,全都沸腾了,郑芝鹏眼尖,甚至还看城墙上的将士居然已经整装备战了。

    “罗,你整编一下,家里没了人的都放一块,看看有多少。”

    罗笑道:“这几天一直在做,家里没人的青壮一共是三千多人,大多都带着些防身的家伙。”

    “把人聚起来吧,交给你一个任务,暂且拦着点旁人,先不要进城,否则这么乱哄哄的搞不好是要出乱子的。”

    “是。”

    郑芝鹏又让那些跟他一道而来的乡勇们集合,以郑芝龙借他的黑人卫队为,自己的义从为中,带着浩浩荡荡的部队缓缓向着城门而去行至城下大喊一声:“开门!”

    城上的宁波知府不敢怠慢,见郑芝鹏的先头部队装备精良,实在不像难民,尤其是齐齐一排黑人卫队,真的挺唬人的,忙问道:“城下何人?”

    “按察使衙门的把总郑芝鹏,城上之人开门。”

    城上的知府当然也听过郑芝鹏的名号,知道这人实在是不太好惹,登时就虚了几分,却还是问道:“不知郑将军不在杭州,来我宁波府做甚?”

    “自是为了抗倭的,怎么,府君大人不打算给我开门?”

    “这……”

    “府君大人,若是十下之内您再不开城,那我就有理由怀疑您跟刘香勾结,我可就攻城了。”

    知府闻言大惊,要知道城下可是还有十数万难民呢,就城里的这几千守军,哪里顶得上什么用?只有声嘶力竭地喊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我这有张部堂的手令,又是军情如火,你磨磨蹭蹭不开门,我怀疑你勾结刘香有什么错?你不开门,我就先把城攻下来,然后再押着你一道去找张部堂评理!”

    知府闻言心更慌了,想了想,索性给自己找台阶似的问道:“可是真有张部堂的手令?”

    “手令在此,快快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