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四十七章 良知
    徐家祠堂。

    徐本高已经把自己关在里面六七天没出来了,除了上厕所之外,吃喝全都在此解决,一开始是跪着,后来跪不动了就坐着,再后来坐都坐不动了就干脆躺着,一双眼睛哭的肿如金鱼般大小,还不让劝,有时候莫名其妙的就会冲人脾气,府里的下人丫鬟都挺诧异的,不明白老爷到底的是哪门子的疯。

    老太爷刚死的时候也没见他伤心成这个样子啊,那样子恨不得就要跟老太爷而去似的。

    大门缓缓的被推开,进来的是他最依仗的幼弟,见兄长爬在地上跟跳狗似的,不由得也微微叹了口气,坐在他身边道:“哥,事情既然都已经做了,就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我自幼,是读圣贤书长大的,从小我爹就告诉我,咱们徐家世受君恩,为社稷,为君上,便是粉身碎骨也难报此恩,可是,几百万条性命啊,你说我将来九泉之下,还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么?”

    幼弟劝慰道:“兄长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父亲报仇,父亲会理解的。”

    “报仇……呵呵。”

    说罢,徐本高嘴角的白沫一吐,就好悬昏迷,吓得幼弟连忙去后厨拿来参汤给他灌下,这才缓过一口气来。

    “大哥,别想了,毁堤淹田的是刘香,是倭寇,而罪魁祸是那郑芝龙和郑芝鹏,您何必用倭寇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呢。”

    徐本高气若游丝,异常虚弱地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死的,就算要死,我也要先把那郑芝鹏杀了,为父报了仇再去死,等我把郑芝鹏的脑袋拿过来祭奠了父亲,我就……自裁,以谢我一身滔天之罪孽。”

    “大哥,您可千万不能这么想啊,爹已经走了,您现在就是咱们徐家的主心骨啊!”

    徐本高苦笑着摇了摇手,神态却异常坚决,又道:“家里的粮食,都赈下去了么?”

    “这……”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家中的存银,都被郑芝鹏给收走了,各家叔伯对此意见都很大,眼下咱们家也就剩下这些粮食了,眼看着现在的粮价一天涨的比一天高,正是兼并土地的好机会,他们……”

    徐本高压根就没听完,回啪的就是一个大嘴巴子:“你敢囤积居奇?那是带血的钱,是人命钱!这钱也特么能赚么?穷疯了不成?半个松江的地都是咱们家的了,还要地?”

    幼弟委屈地捂着脸:“我也知道这是带血的钱,可是他们都不同意,甚至还派人把粮仓给堵上了,不让我的人靠近,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徐本高恨恨地将拳头锤了一下地面,怒道:“反了天了,这帮钻钱眼里的东西,你,去把他们都给我叫来,我要,我要亲自跟他们说。”

    “这……”

    “又怎么了?”

    “几位叔叔,目前都不在家里,他们知您性子一定不会同意趁此良机兼并土地,就都……都搬出去了,还留下话来,说您要硬逼他们,他们就要闹分家了。”

    “…………”

    徐本高无声地惨笑,好一会才道:“若这江南世家,人人都如此龌龊,江南,怕是要完了,若是整个大明人人皆如此,大明……哈哈哈哈哈,我特么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干了些什么啊!!”

    说罢,徐本高竟然仰头喷血,整个人一软就人事不知了。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除了幼弟和亡妻之外,床边居然还守着一个熟人。

    “温……温兄?您怎么来了?”

    “特意来拜会你,却不想……唉,徐兄,人死如灯灭,还是看开些吧,你可比出京的时候,瘦了太多了,你看你这嘴唇,全是紫的,如今朝廷正值多事之秋,你可一定要保住有用之躯啊!”

    徐本高挣扎着坐起:“本也没什么大事,一时急火攻心罢了,我听说温兄这次是代天子巡视,回去之后是要入阁为相的,为何会跑来松江,来看愚弟啊?”

    温体仁则道:“听闻一切事情的起因皆在松江,哪有不来此处看看这理?再说多亏我来了,否则竟不知,徐兄心忧天下至此,我回去以后一定会禀明圣上,公当为天下楷模啊。”

    徐本高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时竟有些无言以对。

    “徐兄,有件事我不知当问不当问。”

    “温兄但问无妨。”

    “听说令尊之死,于郑家的老四不无关联,不知此事……”

    “唉,也算是家丑一桩了,家父平日里向来看不惯郑家的倭寇行径,两家又有些生意上的竞争龌龊,平日里难免对他们家多有得罪之处,不想,竟被其活活逼死。”

    “怎么会这样呢?您家里可是文贞公之后啊!更何况,您还是陛下所器重的肱骨之臣,那郑家人逼死了令尊,居然连一句交代都没有么?这还有王法么?您为什么不在京城的时候就跟圣上,跟诸位同僚说清楚呢?”

    徐本高笑容更苦:“若是逼反郑芝龙,是你去剿,还是我去剿?便是把洪督师调来,没有足够的水军,难道就剿得干净么?算了,多事之秋,就不要因我的一点私事,再给朝廷添麻烦了。”

    “这……徐兄糊涂啊,难道为了所谓的大局,我大明朝廷就要向一介倭寇俯不成?贼人贪鄙无度,咱们退一步,他们就要进一步!实不相瞒,我来之前刚在南京见过郑芝龙,倭寇作风,半点不改,视朝廷法度如无物,圣旨当面,也敢放肆。若是再不敲打敲打,我看他早晚要和那高迎祥一样,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

    “那温兄的意思是?”

    “他那个弟弟,逼死令尊大人在先,又贸然挑衅巨寇刘香在后,我看,其人分明就是此次大灾的罪魁祸,当押解进京,三司会审,再由陛下圣裁,亲自落。”

    徐本高半是好奇半是讥讽的道:“看来温兄在郑芝龙那里,碰到的钉子不小啊。以我对此人的了解,如果只是一般救灾或者剿匪,他应该还不至于如此桀骜,我方不方便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哦对了,顺便说一句,此次破刘香,郑芝鹏在松江城收水三十万,其中有十万,是由苏州织造局的公公,直接快马送到陛下的内库的,你想办他,最好还是找个靠谱一点的借口,毕竟,刘香劫掠,他跨省支援又有张秉贞给的齐全手续,这杀贼总不会杀出毛病来吧,您说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