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四十四章 谁给你的自信
    城外架起了高台,高台下燃起了大火,离开松江之前郑芝鹏还要做最后一件事,那就是放火将刘香手下这些人头给烧掉。

    “老四,你知不知道你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咱们家掏出了多少银子?连城外的那三十万也算上,差不多都快要八十万了,这特么也就是我,你信不信连皇帝都拿不出来这个数。”

    望着脚下的火海,郑芝龙颇为不满的对郑芝鹏嘀咕道。

    这个四弟自打戒了毒,长进倒是不少,可就这花钱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他有钱是不假,可再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啊!

    郑芝鹏却笑道:“八十万两买这松江上下人心,甚至是一个传遍江南的好名声,不值么?要知道咱们虽招安五年了,可只要出了福建,任谁提起咱来第一反应都是倭寇,甚至还有的愚民以为咱跟那刘香之流是一丘之貉,这还怎么做大事?我记得两年前大哥往宝岛移民二十万,可是花了两百多万两的,怎的这钱花在江南就这么小气呢?”

    郑芝龙却皱眉道:“大哥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说你这钱花的不值,大哥也知道做大事不能惜财,只是希望你心里有个数,大哥就是再有钱,那也是有个数的,金山银山也有花完的一天,你这半年花我一百多万了,这么个花法,我赚的都给你也不够你花了。”

    “大哥放心,我懂您的意思,我顶多再用一年的时间,一定可以做到自己生财,不会一直让您给我贴钱的,再说也就是这一次花的多点,以后肯定不会的。”

    郑芝龙闻言稍微有那么一点脸红,毕竟他当大哥习惯了,为了点银子跟弟弟斤斤计较,面子上还真有点挂不住,解释道:“我也没别的意思,只要你心里有数就好了,大哥知道你不是乱花钱的人,只要你心里有数,我肯定还是会支持你的”。

    郑芝鹏心里有数的笑了笑道:“不过大哥,论兵多将广,咱们其实远逊于现在西北的张献忠和高迎祥,论名声也不如那些腐儒,恕我直言,论雄才大略咱其实也并不比洪承畴强上哪去,至于正统,那就更不用说了,倭寇俩字十之八九得跟咱家一辈子,真要是跟这天下群雄去比,咱们唯一的优势就是钱,咱们比他们加一块都要有钱。

    只是自古以来平定乱世开创大业的,有谁是仗着有钱成事的?钱本无用,换了名声才会真的有用,若是咱家连花钱都舍不得,那就真的只能做一个笑看风云的看客了。”

    郑芝龙闻言也笑了,却用手扒了着郑芝鹏的脑袋,让他跟自己对视道:“四弟,你知道我这次见你,对你什么评价么?”

    郑芝鹏也好奇:“还请大哥指教。”

    “狂!太特么狂!你身上这股子狂劲到底是哪来的?谁给你的底气?身边有几个人奉承你两句就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就当我是个人物了?说实话我现在真觉得,老二和老三太高看你了,也有点后悔让你独当一面了,你,还差的远呢。”

    “这……”

    “你也配点评天下英雄?你也配把自己跟高迎祥洪承畴之流并列?你算老几?我又才算个老几?老四,大哥起码现在,就只是个商人而已,群雄逐鹿,咱家还没资格参与其中,我知道你有野心,可野心大于能力太多,那就叫妄人了,这话以后别再说了,也不要再想了,我可不希望有朝一日你变成别人眼中的跳梁小丑。”

    “我……”

    郑芝鹏张嘴想反驳,郑芝龙就这么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等他说,可郑芝鹏想了半天,却又只能无奈地将嘴给闭上了,郑芝龙的话虽然听得他很来气,可他却得承认,这话没毛病。

    穿越而来,又有着还算挺高的,到底还是在潜意识里有点小觑古人了,他又不是工科生,造不出膛线来,就算知道一点天下大势,可那又能有什么用呢。

    只是毕竟来自后世,有些骄傲是天生的,他知道自己就是个普通人,上辈子的普通人没理由一穿越就变成了人中龙凤,肯定跟那些青史留名的大人物没法比,可就是打心眼里觉得自己行,觉得自己应该是那个下棋的而不是当被当做棋子,不需要任何理由。

    很矛盾,这份自信也确实是没有任何依据,连特么他自己都说服不了,更不可能说服任何人了,可他就是这么想,而且深信不疑,狂就狂了吧。

    当然,表面上他得对郑芝龙说:“大哥教训的是,我错了,这些话我说早了,过两年再跟您说。”

    郑芝龙哭笑不得,暗想:这孩子倒是个犟种,不过年轻么,摔打几次应该就好了,罢了罢了,随他吧,谁年少的时候还没轻狂过呢。

    此时台下的大火已经很旺盛了,即使是站在高台之上也觉得炙热难挡,郑芝龙也不再教育弟弟,而是神态异常严肃地唱了起来:“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唱罢,郑芝龙郑重地跪在了高台上,恭敬一拜,随着这一拜,其实已经臭了的人头才滚滚的被推入了火中。

    折腾了良久,祭祀才结束,郑芝鹏见郑芝龙的眼角里居然还有一点泪花,显然是真的动了情愫,而不仅仅是为了装个样子。

    从高台上下来的时候,郑芝龙问他:“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这么郑重?”

    “是有点。”

    “唉,可能是兔死狐悲吧,虽然我是经商的,他是抢劫的,可是说到底,我跟刘香都是朝廷眼中的倭寇,十四那年我跟着舅舅出海,先给荷兰人作通译,又给李旦做喽啰,那时候的我,跟下面的那些人头没什么两样,有些苦你没经历过,所以才会这么狂,现在看来,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郑芝鹏皱眉道:“大哥,我也就是嘴上跟您吹一吹,说一说心里话,跟别人我向来都是谦和的,傲气与傲骨的区别,我还是分得清的。”

    郑芝龙嗤笑道:“你分得清个屁,你若真分得清,这问题你压根就问不出口,你怎么对待你的敌人,你的敌人就会怎么对待你,一份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的,刀剑无眼,不管你嘴上说的多谦虚多谨慎,你特么打心底里就从没想过自己会败,没想过有朝一日,这雄性烈焰里烧的是你,傲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有傲气,却偏偏不自知,还是那句话,你特么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

    郑芝鹏愣了,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