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四十二章 翅膀硬了
    又抽了足足一整根雪茄,郑芝龙和郑芝鹏这兄弟俩说的嘴都干了,却还是谁都说服不了谁。

    “不行,我不能让你这么冒险,咱们家现在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甚至还有一块只属于咱们家的地盘,哪里还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风险?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爹交代?咱家六个兄弟,让我们哥仨拼命就够了,我把你们三个小的扔到岸上来不是为了让你们跟刘香拼命的,说句不吉利的,万一有一天我们三个大的葬身大海,还指望着你们三个小的给咱们郑家传宗接代呢。”

    “哥,我是你弟弟,大丈夫生于世,没机会也就罢了,既然有机会搅动风云,又岂能碌碌无为?区区一个刘香,跳梁小丑之辈也值得我这退避三舍么?”

    郑芝龙大怒,突然猛地冲过来,脸贴着郑芝鹏的脸,几乎是顶着他,吐沫星子都喷他脸上了,颈凸青筋地吼道:“放屁!你以为你是谁,你特么算老几?凭甚小瞧天下英雄?刘香区区一渔民出身如今也拥兵数万,你凭什么就认为你能斗得过他?他跟我明争暗斗十几年了,他是跳梁小丑那我是什么?啊?我也是跳梁小丑么?”

    到底是一代枭雄,郑芝龙突然火,说实话真把郑芝鹏给吓坏了,到底记忆深处对这个大哥还是惧怕的,此时气势上已经彻底颓了,“我……反正我不怕他,要是朝廷调您,您尽管忙您的就行,不用管我。”

    “竟特么放屁!我是你大哥,长兄为父,这些年你吃我的用我的花我的,现在你也必须听我的,我看你也别回杭州了,跟我走,我把你送去宝岛,等事儿过了再送你回来,到时候你要做什么大事我都支持你。”

    “大哥……机不可失啊!”

    “这事就这么定了,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说罢,郑芝龙拿起桌上的一瓶白兰地猛的灌了两口,又砰的一声重重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抽雪茄。

    郑芝鹏无奈,只好用眼神不停的示意郑芝燕,让他帮自己说两句话,郑芝燕则回了他一个特无辜的表情,大哥都火了,还特么说个球啊!

    郑芝鹏见状也不指望他了,瞅了眼凶威滔天的大哥,在前身的记忆里似乎从来都没见大哥过这么大的火,而且气势这东西吧,虽看不见摸不着,但这玩意却是真实存在的,他现在是真觉得心脏在砰砰的跳了。

    想到此郑芝鹏咽了口口水,但还是略微有些小颤抖的近乎嘀咕地声音道:“我……我不去宝岛。”

    砰的一声

    郑芝龙把半瓶白兰地扔碎在郑芝鹏的脚下,玻璃碴子甚至混着酒水崩到了他的腿上,生疼。

    郑芝龙走过来,居高临下的望着郑芝鹏,用点着雪茄的手指着他,距离非常近:“你翅膀硬了是吧,你说啥我没听清。”

    郑芝鹏很怕,腿有点打颤,但他还是站了起来,与郑芝龙对视了一眼,然后清晰稳定地道:“哥,我不去宝岛,我要留在江南,我还要招江南的灾民为己用,我要帮你把刘香灭了,我要浙江跟福建一样,姓郑。”

    也是巧了,哥俩这头剑拔弩张,连郑芝燕都吓得不敢大声呼吸了,小蝶却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外面……”

    不等说完,郑芝龙随手就将没抽完的雪茄摔出去了,差一点就摔到了她的脸上:“滚!”

    吓得她当场就跪下了,眼泪含在眼圈里,滚也不是不滚也不是,傻了。

    郑芝鹏又咽了口口水。

    郑芝龙逼视着郑芝鹏好半天,郑芝鹏却半步不退,就这么跟他对视。

    好半天郑芝龙才道:“去外面看看,又出了什么事了。”

    郑芝鹏如蒙大赦,就这一会功夫他后背都汗湿了,这特么自己这个大哥实在是太吓人了,他不是没见过大人物,可特么张秉贞这样的一省之给自己的感觉都与郑芝龙差得简直太远。见郑芝龙松口,郑芝鹏几乎是逃一样的就跑了。

    一走到院子,郑芝鹏又吓够呛,因为院外正是以阎应元为的一应乡勇,地方有限当然不可能都来,但百十来号人确还是挤得下的,不过他们却都是跪着的。

    “阎兄,你们这是……快起来,不管什么事都先起来说。”

    阎应元闻言揉了一下已经通红的眼眶,起身又回头道:“都起来吧,这么跪着倒像是在逼迫四爷似的。”

    “阎兄,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阎应元长长的苦叹一声道:“四爷,弟兄们对不住您,刘香那王八蛋炮击海堤,毁堤淹田,我们这些人可是家家靠海啊,家中怕是……十之八九都遭了灾了,只是轻重难说而已,弟兄们实在是不敢在松江枯待了,特来向四爷辞行,请四爷无论如何都放我们回去,如果可能的话……如果……我们还想……”

    “还想让我救济你们的父老乡亲是吧。”

    阎应元有点脸红,明显是不好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是。”

    郑芝鹏暗暗苦笑,心中想,大哥还说三天兵变,这特么哪还用的了三天?口中却道:“何须动这么大的阵仗呢,阎兄,我郑芝鹏是不讲道理人情的人么?你们都是跟我一块浴血奋战过的兄弟,我还能看着你们遭灾而不管不顾,甚至不放你们回去么?我若真是这等人,哪还配你叫我一声四爷?”

    “那四爷您答应了?”

    “自是答应的,况且之前不是答应过要帮你们建工坊么,正好,这次我陪你们下乡,考察考察你们乡的条件,把这事一道给办了,你们也别忙着解散,毕竟还是人多力量大,前后耽搁不了几天,你们空着手回去也没用啊,不过你们也要稍微等一等,最快也得明天走,毕竟,我筹措粮食也需要时间啊,如何?”

    还能如何?阎应元直接就红了眼眶,其他人也差不多,只是郑芝龙却从身后缓缓走了出来,用略有些沙哑的嗓音道:“答应的倒是很仗义啊,只是四爷您就不需要问问我的意见了?”

    “我……大哥,您也看见了,我真不能回杭-州,更不能去宝岛。”

    郑芝龙背着手,抬眼将院中的汉子们都瞅了一圈,最后又深深地看了阎应元一眼,这才重新与郑芝鹏对视了起来。

    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特么翅膀确实是硬了,既然你不走,那你把我的黑人卫队带着吧,我再给你留五千好汉,真遇上刘香千万别逞强,跑,往没水的地方跑,往城里跑,听明白了么?”

    郑芝鹏大喜,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喊道:“是!一定不辜负大哥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