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四十一章 丧尽天良
    客厅里,郑芝龙和郑芝鹏沉默的抽着雪茄,那么粗的东西都快抽完了,俩人都没说一句话,因为他俩都已经震惊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了,水灾,短短两个字,却注定是一场泼天的大乱子。

    江浙两省数十处大堤在三天之内接连决口,尤其是松江一带,更是十堤九溃,滔天的洪水水龙一样的肆虐沿岸的百姓,一晃眼的功夫,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江南水乡,竟变成了人间地狱,灾民遍地。

    刘香直接开着船大半夜的用炮去轰海堤,这谁能有脾气?

    只是郑芝鹏就纳了闷了,连他这么个地头蛇都不知道怎么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绕过大部分的守卫,精准的把海堤给炸开,刘香一个广-东人,怎么做到的?

    这怕都已经不是带路党那么简单了,堤炸的那么干脆利落,怕是事先埋了火药都说不好了,可谁会干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徐本高么?这回连郑芝鹏都不敢往他身上去想了,二品大员啊,这么做图什么?就为了给亲爹报仇?

    真正可怕的甚至都不是这场水了,而是水后的大乱,种花家的百姓有个特点,那就是只要有饭吃就不会造反,不过这话未尝不可以反过来说,那就是只要没饭吃,就必然会造反。

    国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几乎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如果有余力赈灾,怕是西北早就消停了,何至于闹得这么大,却是不知江南这边,又要有几人称王了。

    据说,万岁爷收到消息后当场就给气的背过气去了,昏迷了足足三个时辰才醒,甚至于差一点就抢救不过来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大哥,我有点不明白,据我所知那刘香虽然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却也算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您也说了,他死都不会当汉奸的,那他为什么会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

    郑芝龙深深吸了一大口的雪茄,缓缓道:“我倒是能猜到一二,我这个结义兄弟,天生的傲骨,其实我招安以前他也就是名义上拜我为,却是从来都没服过我的,这种人你让他去给番邦蛮夷当狗,自然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可若是让他杀人,他却是没人性的。

    至于为什么,这不明摆着的么,虽然都是倭寇,但我这种海商喜欢太平,因为沿岸的百姓过的太平,我才有生意做,可对他这种海盗来说却是越乱越好,老百姓活不下去,自然都去作匪了,朝廷忙于剿匪忙于赈灾,就算是恨死了他,也终究是无力剿灭了他,反而让他可以在乱象中游刃有余,若是再有个内应告诉他一应的朝廷兵力调遣,那他可就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了,你以为你还挡得住他?”

    郑芝鹏吐出一口抽到嘴里的烟沫,低低地骂了一句:畜生不如。

    也不知骂的是刘香还是那个帮刘香的内应。

    “松江别待了,保不住了,眼下这局势我不可能留下,小皇帝就是直接给我下圣旨都不奇怪,我顶多能给你留下两万人,但面对刘香的话这两万人不够干什么的,你手下那些人来自三山五岳,多有家中遭殃的,至于那些乡勇,你信不信三天之内不解散就一定会兵变,你马上回杭-州去,那毕竟是一省之,离海也稍远一点,相对安全一些。”

    “唉……不甘心啊……我半个月的布局啊。”

    又过了一会,郑芝燕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字迹潦草也不知算不算公文的公文,急急喝了口茶道:“南-京的公文来了,此次受灾共计一百一十七个县,其中受灾较重的是二十六个,彻底淹没的,九个。”

    郑芝鹏闻言心算了一下,叹道:“粗略估计,重灾之民应该将近百万,大哥,这个时候迁人去宝岛的话,官府应该不会反对,反而还会大力支持的吧。”

    郑芝龙苦笑着摇头道:“哪有这么简单,你刚才算的是直接受水灾影响的灾民,可是灾民没有饭吃,就会抢财主,财主抢完了,就会抢县衙,县衙抢完了,可就是流贼了,西北那边,就是这么乱起来的,到时候这个数,怕是还要翻上三倍都不止,宝岛才多大地方,咱们又能带的走多少。”

    郑芝燕闻言不解道:“带走多少是多少呗,既是帮朝廷抗灾,也能壮大咱们自己的势力,荷兰人不是一直跟咱们争抢宝岛呢么,咱们比船比炮不如他们,可咱们有人呀,咱整个几百万人口过去,看他们还敢跟咱呲牙?”

    郑芝龙闻言笑的更苦了,却道:“老四,你来说说。”

    郑芝鹏知道大哥有考较的意思,也就直说了:“不是那么简单的,若是受灾只有百万,于官府而言尚算是勉强还能控制,这叫赈灾,咱们只要拿出真金白眼大米白面,那叫心忧天下,从中收个十万八万的精壮问题不会太大。

    可若是有三百万,那是必定会四面烽火的,关键是现在整个浙江和南直隶的军队加一块怕是也不到五万了,只要让这些流民攻几座城,尝到了甜头,那可就是反贼了,那叫军队,凭咱们家的实力,这口肉就有点咬不动了,咱都是福建人,拉去太多江南人,会出大问题的,再说朝廷剿匪你招降,这算什么?朝廷可是从来都没对咱们放心过啊。”

    郑芝龙点头道:“老四看得很透,如果是灾民,我郑芝龙不是那不懂仁德的武夫,就是掏空家底去帮朝廷赈灾也是愿意的,宝岛那个窟窿,暂时来看就是再来个几十万人也装得下,可若是变成剿匪,我可就无能为力了。”

    郑芝鹏突然脑子一转道:“送去宝岛是不可能的,但若留在江南呢,大哥,不是说好了我留在江南展了么,说不得这些人能为我所用呢?”

    “你疯了?要知道刘香现在最恨的就是你,你若乖乖呆在杭-州还好,一旦掺和到此事之中,他如何会放过你?你也说了他有内线,不管是不是徐本高,找到你还不轻松?”

    “大哥,你忘了刚才咱们说的了么,我的心很大,既做大事,焉能牺身?危机危机,危险中也伴随着机遇啊,只要挺过这一阵,我有把握让浙江变成第二个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