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四十章 兄弟相见
    黄浦江头,郑芝鹏领着如今已经扩大到一千五百人的义从站的笔直的等在岸边,时不时地举目远眺,心中颇为焦急。

    等了一上午,一艘长约四十米的大船缓缓的驶了过来,而岸上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无不跟着大吼大叫,就跟粉丝见了偶像似的。

    全中国海,仅此一艘,郑氏宝船!海上霸主郑芝龙的座驾!

    好吧,其实就是一艘改装版的福船,远比真正的郑和宝船要小,可谁让咱家也姓郑呢,这是郑芝龙招安之前为了装哔,特意查阅资料后仿建的,有一阵子还臭不要脸的到处吹嘘自己是郑和的后人,很是闹了不小的笑话。

    当然,说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这种纯中式思想造出来的东西,也就是看着威风,装哔比较好用,实用性其实已经远不如西方战船了,因为这船承受不了太大的后坐力,没法大范围的火炮齐射。

    郑芝龙比谁都明白其中的门道,所以现在郑家出产的战船清一色的全是盗版盖伦号,这艘假的宝船却成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因此渐渐的,这艘宝船竟成了他的标致。所有靠海吃饭的人都知道,宝船到了,龙爷就到了。

    很快,宝船缓缓停在了岸边,齐刷刷两排精壮的黑鬼,背着枪挎着刀刷刷的下了船,自动分列两行站好,还齐刷刷的摆出了一个特奇怪的姿势,不用说,这自然就是传说中的黑人卫队了,都是郑芝龙买的奴隶,跟特么这艘宝船一样,中看不中用。

    甚至在郑芝鹏的眼中,还有点不伦不类。

    更不伦不类的是郑芝龙身上穿的衣服,这货居然穿着官袍,踩着青云靴就下船了,配上他身边这群海盗彪悍的气质,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然而这画面再辣眼睛,当那个眼神如鹰一般锐利的男人下船的时候,郑芝鹏突然就觉得,半个月来压在他胸口的那块大石,没了。今晚上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这就是郑芝龙,至少此时,这就是郑芝鹏眼里的一座大山,只要这座山还在,他就会感到安心。

    “大哥!”

    郑芝龙满意地拍了拍郑芝鹏的肩膀,笑道:“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好像长得壮了一点,也黑了一点,不错,这才像个爷们。”

    抬眼又看了一眼身后站成两排的义从,郑芝龙不无欣慰地笑道:“这是你的人?”

    “是。”

    “很好,走,带我去看看你打下的江山。”

    郑芝鹏闻言兴奋地道:“好好好,大哥您跟我进城。”说话间,感觉连骨头都轻了二两,这似乎是身体上一代主人的影响。

    郑芝龙则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兄弟二人,倒是兄友弟恭。

    郑芝鹏热心的领着郑芝龙在松江的城里城外转了一大圈,又叫来自己手下的大小江湖势力头领挨个与郑芝龙相见,最后又着重介绍了一下阎应元,一张嘴介绍起来就跟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根本就停不下来,而郑芝龙则是自始至终都面带微笑地倾听着。

    一晃眼,一下午的时间都过去了,后厨都过来询问是否要上晚宴了。

    郑芝龙笑着道:“逍遥膏之毒害,比我想象中还要大上许多,真想不到老四你心中居然还有这等韬略。”

    郑芝龙扔了根雪茄给他,自己又拿起一根叼在嘴上,郑芝鹏连忙给他点着了火,谦虚道:“大哥过奖了,这些都是借大哥的威风,我顺水推舟罢了,再说这点势力哪里及得上大哥的万一。”

    “哈哈,跟大哥还有什么可谦虚的,老二和老三上次从你这回去,都说你不但有能耐有本事,而且似乎所图还不小,一直催着我跟你唠唠呢,今天看你这布置,却觉得老二老三还是把你给看得小了,你这心,好像比我都要大呀。”

    郑芝鹏也不辩解,笑道:“大哥是从何处现的?”

    “你一个倭寇头子的弟弟,平白为官府做了这么多这么大的事,可你看你这庄子,除了院子里种了点不值钱的破花以外,几乎就是个空壳子,屋内既不见金,也不见银,就连侍女,都还是从杭州带回来的那两个,是我给你钱给的少?还是你这几个月来自己赚的少?

    一个男人,不贪财不好色,自然是喜欢权了,你看你那义从,从乡勇到豪杰,甚至于还有从大明军户中直接‘借’过来的,再看这松江城,明明这城跟你并无多大干系,你却愣是一手握住了城内的刀把子,说你没有野心,谁能相信?”

    郑芝鹏闻言笑呵呵地亲自给郑芝龙倒了杯茶道:“男人么,谁又没有野心呢,生逢乱世,又是大哥的弟弟,又岂能碌碌无为呢。”

    郑芝鹏闻言眉头一挑道:“四弟以为,乱世已经到了?”

    “就算暂时还没到,也已经快到了。”

    “呵~都敢言天下大事了。”

    “有何不敢,大明朝积重难返,已是风雨飘摇,咱们郑家,注定是要干一番大事的。”

    “我是水中蛟龙,遇浅水则鱼虾戏之,若是上了岸,怕是连一条狗都比不上,这天下不管乱成什么样,终究都还是无能为啊。”

    “大哥还有我呢。”

    郑芝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喝茶,抽烟,没有说话,而是转移了话题道:“先说刘香的事吧,这是老对手了,招安之前,他甚至还拜我为大哥过,不把他灭了,想什么都是空想。”

    郑芝鹏顺着话头笑道:“既然大哥都已经来了,哪还有他蹦跶的余地,就算他有徐本高帮着,可他不事买卖,专事劫掠,又哪里配称得上是咱们郑家之患?我看顶多不过是一块绊脚石而已,倒是荷兰人,才是大哥真正的心腹大患,万一刘香和他们联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不可不防啊。”

    “无事,我了解他,他死都不会当汉奸的。”

    “既如此,那刘香应该没什么可蹦跶的余地了。”

    话音刚落,小蝶却连忙慌慌张张的进来,对郑芝鹏耳语了几句。

    “什么?毁堤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