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三十八章 入主松江府
    徐家大宅内,账房先生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进进出出,郑芝鹏则一边翘着二郎腿抽烟,一边拿过账本核算数字。

    不一会,掌柜的殷勤地笑着凑过来道:“回四爷,一共是三十三万一千六百四十二两银,小人这就把钱拿回钱庄给存起来,这是您的银票,您收好。”

    郑芝鹏接过银票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特欠揍的转头对徐本高道:“徐大人,给您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郑家在松江开钱庄的掌柜,过了长江以南,凡是沿海或者离着海不太远的地方,我们郑家的银票向来是可以直接当去使的,信用没的说,您说,您要是早把这些番银给存上换了银票,不就没今天这事儿了么?咦,什么声音。”

    郑芝鹏听到轻轻的,嘎吱嘎吱的特奇怪的声音,仔细一看才知道,居然是徐本高在挠椅子,因为太过于生气所以拳头握的太紧,指甲把椅子的扶手都给挠开皮了。

    “徐大人可是觉得此事不妥?来,钱在这,您随时可以拿回去,我再问您一遍,令弟到底通没通倭?”

    徐本高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啪的一甩袖子将茶杯摔碎在地上,站起来转身就走,郑芝鹏则嘻嘻笑道:“那徐大人,我可就把银票给拿走了啊。”

    “不送!”

    郑芝鹏笑嘻嘻地对锦衣右卫门道:“看来徐家是不欢迎咱们了,那咱就走吧,还有一大堆事要办呢,哦对了,这是通倭的证据,你们家该收的水还是得缴啊,要不然刘香要是报复回来,我们可不管你们。”

    “哼,那就不劳郑将军费心了。”

    郑芝鹏也没再跟他计较,领着锦衣右卫门心满意足的就走了。

    回到松江城,郑芝燕已经把该干的都差不多都干完了,这小子这两年在福-建待着,有时候也会帮着郑芝龙收水,因此这事儿他干起来也算是轻车熟路,知道怎么定这个价钱会比较合理,一圈下来竟也收了将近三十万两出来,都是取自城中富户的钱。

    郑芝鹏唤来钱庄掌柜,又叫上郑芝燕,笑道:“这一票赚的可是不少,加一块将近六十万两了,松江真不愧有小苏州之名。你这样,拿出三万两,先给弟兄们分了,权作搭头,再拿出三万两,给城里的普通百姓分了,再拿四万两,给松江及附近方圆百里的守军将士们分了,尤其是归浙-江管的,可以多分一些,我会以张秉贞的名义,以抗倭为由,请借四方诸军驰援松江。”

    郑芝燕闻言苦笑道:“四哥您这花钱的度,真是绝了,这银子到手里都还没捂热乎呢,就先花出十万两去了。”

    “钱么,花出去的才是真钱,再给苏州织造局送去十万,是给崇祯爷的孝敬,让管事太监直入内库,不要经户部的手,再拿出三万来给他做好处费。”

    “啊?为什么还给皇帝?这是咱们应得的啊。”

    “应得个屁,这次事儿闹得其实还是有点大了的,江南不比咱们福-建老家,不但是财赋重地,更是东林党的老巢,你信不信,不出三天参咱们的折子就会送到御前,给皇帝塞点好处,不求他支持,起码换一个默认。”

    “这……从来只听说过贿赂官员,谁听说过贿赂皇帝的?天下都是皇帝的,人家哪能看得上这点小钱?”

    “切,谁不知当今天子穷的都快尿血了,西北用兵,他还得管大臣们借钱,借了一大圈不也就借来四万多两么?江南虽富,却是东林党遍地,这些士族可是一毛钱都不会交税的,他自己收不上来,我如今帮他收,他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

    郑芝燕听了,还是觉得匪夷所思,只是郑芝鹏如今的威望愈来愈高,他也就越来越信重,不理解的也听着就是了。

    郑芝鹏又写信给自己麾下三山五岳的那些所谓抗倭同盟的好汉们,让他们火带着全部人马来松江集合,如果刘香的报复来的快,他来不及求援郑芝龙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就在岸上跟这货拼上一把。

    当然,那些所谓的好汉加入他这个所谓的抗倭联盟大多不过是图钱而已,未必就真有直面刘香的胆气,只是天底下哪有只赚钱不出力的好事儿?这次不来的,不但会永远踢出联盟,以前吃下去的也得给自己吐出来。

    郑芝鹏又将那数千乡勇中每乡择其二三精锐,并入自己的义从,便让右卫门他们抬着一大箱子的白银,去跟松江守军赌钱去了。

    奋战一夜,银子输了个精光,义从队伍中又多了两百多人。

    忙完了这一切,郑芝鹏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摇椅上,和郑芝燕一边闲聊,一边让丫鬟侍女将切成小块的西瓜一口一口的喂给自己吃。

    “四哥,咱今天打刘香,不就是为了自保么,何必费这么大的劲,便是刘香真在大哥赶来之前要上岸报复,大不了咱们跑就是了呗,他这时候再冒充咱家人,谁还能信他?您今天下这么大一盘棋,花出去那么多钱,咱反倒连跑都没法跑了,您到底咋想的呀。”

    “咋想的莫非你还没看出来么?实话跟你说,我现在倒是真希望那刘香能来了,他要是真能来,那这以后的松江府,可就是我说了算了。”

    郑芝燕一边西瓜吃的满嘴喷汁,一边道:“咱家是海上跑生活的,要这松江府有啥用啊,大哥又不打算造反。”

    郑芝鹏闻言哭笑不得,随口吐出瓜籽,笑骂道:“跟你说了多少回了,眼光要长远一点,格局要大一点,咱们家早就不是倭寇了,大哥现在是一方诸侯!你要用诸侯的格局和眼光去想问题。”

    “那诸侯应该咋想问题。”

    “松江府手工业达,尤其是印花棉纺,几乎占了全国的七成以上,控制了松江就是控制了整个大明的印花棉,大哥的对手可不只是刘香一人,还有东印度公司呢,最近正在跟大哥争夺北上对倭的生意,要知道对倭贸易中,过一半可都是这印花棉,咱家要是能控制松江,以后跟东印度公司抢生意,可就容易多了。”

    郑芝燕闻言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原来诸侯思维这么特么的复杂。

    郑芝鹏却闭着眼,暗暗地想道:“更何况,离天下分崩,已经没多少日子了,不想像狗一样的让鞑子撵去宝岛,就得提前布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