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三十六章 嚣张
    松江城下,知府大人不给开门,郑芝鹏的几千人马倒也不慌,只是好整以暇地在城外搭起了京贯。

    其实一共也就两千多个人头,堆到一块都没有稍微大一点的敖包高,只是这年景虽乱,却毕竟不是那种天下分崩的大争之世,至少这些江南百姓,经历的兵灾还是不多的,再加上这些人头尚算新鲜,堆起来之后血腥气直冲云霄,便是城里的百姓也清晰可闻,那城头上的知府和守军一下子就全都慌了。

    郑芝鹏还笑呵呵地喊道:“松江的守军听着,我等不是反贼,是受了浙-江张部堂之命,特来帮你们抗倭的,这些人头便是倭寇!我们为你们松江人苦战半日,现在想进城修整都不让进门么?不怕张部堂参你们一本么?”

    松江知府心焦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城上一圈一圈的踱步,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回。

    “府君,要不要派人下去检验一下他们的文书?”

    “检验个屁,郑芝鹏一点消息没有的就干了这么大的事儿,没有张秉贞的支持,他凭什么?真要是看了文书,咱就不得不让他们进来了。”

    “那……既然文书是真,他们也真是为了咱松江而抗倭,为何还要……”

    松江知府摇头苦笑道:“岂不闻贼过如梳,兵过如筛?你看他们这架势,像是仅仅只图进城修整的样子么?他们都是浙-江人,于我松江府并无任何关联,我松江甚至都不是浙-江的辖区,那郑芝鹏是什么人?他本人才是真正的大倭寇!这要是进了城,万一劫掠一番,有张秉贞给他撑腰,本府拿他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何能放他进城?”

    “那……那现在就这么耗着?万一他们攻城怎么办?”

    “攻城?他不敢的,我已经派人快马去南-京请示了,最迟明天一早,省里的人就会下来,让他们跟张秉贞扯皮去,我可蹚不了这浑水。”

    说罢,松江知府颤颤巍巍的端起茶杯喝水,若不是小脸被吓的惨白,还真让他装出一点羽扇纶巾的风范来。

    而城下的郑芝燕也在问:“四哥,这知府装死,咱们怎么办?要不要攻城?”

    “攻个屁,咱现在是朝廷命官,不是倭寇了。”

    “那怎么办?就这么耗着?”

    郑芝鹏自信一笑,从京贯上将最顶上那个脑袋拿在手里微微把玩一下,朝城上喊道:“今日范边之贼,乃是大寇刘香,此人乃刘香一母同胞之弟刘志是也。”

    松江知府本来正颤颤巍巍地喝茶呢,闻言啪的一下茶就撒了,淋了自己一裤裆,就像尿了裤子似的。

    “刘……刘香的弟弟?”

    知府懵了,守城的将士也懵了。

    “刘香是什么人,府君大人心中想来是有数的,他的报复旬日既到,既然大人不需要我们浙-江的援兵,那我们就回去了,府君大人,保重了。”

    说罢,郑芝鹏转身就指挥着他的大军要走,却把这京贯给他留在了城下。

    而果然不出所料,不过片刻的功夫,刚刚还死死闭着的城门特别痛快的就被打开了,知府领着富绅百姓箪食壶浆,抱着极大的热情出来劳军来了。

    毕竟谁都不傻,若只是杂毛倭寇也就罢了,你把刘香的弟弟和手下摆在城门口建京贯,这不是逼着人家打你吗,这时候若是让郑芝鹏拍拍屁股走了,谁来挡刘香的报复?

    本来可能就是个破财免灾的事儿,现在让郑芝鹏这么一搞,兴许就变成全家死光了,一时间这些百姓们也不知是应该恨他们还是应该感谢他们。

    郑芝鹏却懒得与这些官吏士绅们墨迹,而是霸道的以抗倭之名,命郑芝燕领着义从直接就接管了松江城的城防,又拿出一万多两银子的银票,当场分给松江城的守军们,让他们协同御贼。

    而他自己,则让锦衣右卫门的倭国浪人们护着,过门而不入,直奔徐家而去。

    令人诧异的是,徐家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大门紧闭,反而是打开中门,料定他要来一般,还安排了个嫡系子弟站在大门口迎接他,看得郑芝鹏不由都笑了。

    “好一个四世绯袍的徐家,光凭这份气度,便教人心折不已了。”

    门口的徐家子弟恭恭敬敬的行礼,开口道:“家兄知道郑将军一定会来,已经命在下恭候多时了,请。”

    郑芝鹏笑道:“你家兄长倒是心中不慌啊。”

    “郑将军说笑了,家兄心底无私,自然是不慌的。”

    “哼,好一个心底无私。”

    说罢郑芝鹏一把将人推开,直闯了进去,至客厅一看,一身素孝的徐本高果然在笑呵呵好整以暇地在等着他,口中还道:“郑将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特意给您备了您家乡的武夷山红袍,今年新下的,乃是圣上御赐,我也只有这些,坐下来尝尝?”

    郑芝鹏冷哼一声道:“倭寇都打到您的家门口了,徐大人居然还有心思喝茶?”

    “倭寇自有郑将军和令兄这样的宿将来抗,我如今只是一个回乡守孝的闲人而已,自然轮不到我来为此操心,这不是已经平定了么。”

    郑芝鹏笑着道:“若说大人您是闲人,怕是这江浙两省之中,就没有干事儿之人了,徐大人,这次来的倭寇可是刘香,便是我大哥对上他,也不敢就说十拿九稳,松江城差一点,可就要毁于一旦了。”

    徐本高则故作诧异道:“郑将军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刘香不是早就已经在咱们江浙沿海一带劫掠了么?否则郑将军您组建抗倭联盟,打得是谁?”

    “…………”

    “当然,郑将军和麾下人马为了帮我们松江抗倭,不惜远奔数百里,虽是奉了张部堂的命令,但这份恩德我们松江人却是一定要报答的,规矩我懂,听闻令兄在福-建一带每次抗倭之后都要去富户家中收水,我徐家作为松江富户之,愿为郑将军的义军捐赠纹银十万两,粮食五万石,如何?”

    郑芝鹏冷笑道:“徐大人这破财免灾之术,学的倒是精通。”

    徐本高深施一礼。

    郑芝鹏则好整以暇地点了根雪茄抽了起来,轻轻端起传说中自己的家乡名茶,慢慢地喝了一口,余光中瞥到,徐本高的两鬓已经开始微微冒冷汗了。

    “水么,自然是要收的,只是我们收谁的水也不能收您的水呀,您可是此次抗倭的大功臣。”

    “郑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郑芝鹏拱手道:“是徐大人,探知了倭寇刘香的动向,也是徐大人,与张部堂联手定下了今日之奇谋,这才有了今天的这场大胜,说起来这一战的功,固然应该是运筹帷幄的张部堂,可是接下来的,却应该是徐大人才是,我已经让部堂大人奏表圣上了,徐大人局江湖之远,尚忧庙堂之虑,真乃是人臣楷模啊,想来待大人孝期一满,回京后必然更是步步高升,末将在这里先恭喜徐大人了。”

    徐本高的脸色终于再也绷不住了,铁青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