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三十五章 直奔松江
    郑芝鹏在开战之前跟这帮乡勇承诺过,只要出战,他就下乡给他们去投资,只是投资的多寡要由这一战众人的表现而定。

    但他们又不是正规军队,编制混乱的很,阎应元也顾不过来全局,砍完人也不可能专门安排几个人去抢人头,于是谁到底杀了多少人最后就变成了一股糊涂账。

    表现的好的,作战比较勇猛的乡兵倒是好排名,毕竟人人都长了一双眼睛,不用去算也知道哪个乡杀敌的时候猛,而表现差的自然也更不用说了,这帮人也没脸抢什么战功,有些乡全乡的爷们兵刃上都没怎么沾血。

    可那些表现的不上不下的就比较难办了,也没人注意他们,鬼知道他们到底杀了多少人,偏偏这些人还是大多数。

    也没人下命令,这帮乡民自然有他们淳朴的小狡黠,见战利品收的差不多了,便纷纷满战场的找尸体去了,谁杀的人,谁就去把人的左耳割下来,到时候一块算耳朵。

    只是哪那么容易算得清?不说有那臭不要脸故意多割的,就说那打仗的时候大家都那么紧张,顶多把自己的杀人数给记住,谁又能分的那么明白,哪个是自己杀的?

    于是战场上,到处就都是抢耳朵的了。

    “阎兄,此事交给你去处理吧,六弟你帮着阎兄一起,一个原则,宁多算,别少算。”

    “是。”

    “另外阎兄,除您自己之外,把各乡的头都叫上,上船来开个小会。”

    阎应元愣了一下,可能是在犹豫为啥不带上自己,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这次的作战他可是功,他们乡自始至终结着阵型奋勇杀敌,这是谁也抢不过他的,于是点了点头,很快就做事去了。

    郑芝鹏将人全都叫上了船,又掏出了一大堆的雪茄让右卫门给他们分了压惊,笑道:“感谢诸位辛苦,这份恩德我一辈子记得,我郑家也会一辈子记得。”

    众人自然连连谦让,又说了许多奉承话,只是这帮老农没抽过雪茄,一边说话一边抽烟根本就玩不明白,倒是大半都在咳嗽。

    “我郑芝鹏说话算数,说了会带着乡亲们富裕就一定会给乡亲们带来富裕,只要日后你们不负我,我也一定不会负了你们,浙-江如今的抗倭形势你们也看到了,刘香既然来了,我怕他一时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回去,诸位都在海边,这以后的操练怕是更不可少,咱们还是要守望互助才是啊。”

    “那是那是,我们可就等着跟四爷您吃香的喝辣的了,还怕您瞧不上我们呢。”

    郑芝鹏笑道:“只是以后再打仗,像今天这样肯定是不行的,诸位看这样如何?我往你们每个乡派下去两个义从,一来平日里可以帮助你们训练,咱们之间沟通起来也方便些,二来再有战事的话,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说不清楚。”

    其实这就是收编了,只是说的比较含蓄罢了,但相信这些人既然能混个小领头,想来应该也没几个榆木脑袋,却愣是没人反对,反而一个个都欣喜若狂的,恨不得明天就纷纷回家把乡里的大旗竖个郑字似得。

    “四爷,那咱接下来……怎么做?是就此解散各回各家,还是……”

    郑芝鹏闻言却笑了:“你说咱一堆浙-江人,上赶着跨省来帮他们松江来抗倭,是不是很仗义,是不是很忠义无双,咱们为的都是谁啊。”

    众人一脸懵,不知这是啥意思。

    “咱这是为了松江的百姓,尤其是富户啊!你想想,若刘香这些人真的进了松江城,那他们还能有活路么?咱们为他们前线拼命,难道他们就不应该表示表示么?”

    …………

    松江,徐家。

    徐本高一身白孝,守在老父的牌位面前,一手拿着串佛珠不停捻弄,一手拿了个木鱼颇为烦躁的敲个不停。

    今天将是他为父报仇的大日子,而整个徐家知道此事的却不多,知晓全部的更是只有幼弟一人,要说他一点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偏偏又没法找人商议,只能全憋在自己心里,好在他为官多年终究这养气的功夫还能算凑合。

    只是随着天色越来越晚,相约的时辰早已过去,却迟迟不见对方的人影,徐本高手中的木鱼也免不得被敲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另一只手上一重,噼里啪啦的佛珠就掉了满地。

    另一个陪他枯坐的人,也就是他的幼弟可没他这份涵养功夫,本就心里急的直着火,一见此不祥之兆,哪里还坐得下?连忙道:“哥,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啊?”

    徐本高自信一笑道:“慌什么,能有什么变故,我已查好了,方圆五百里内守军至多不过三千人,刘香乃是拥兵数万的巨匪,便是不亲自出手,随便派一支先锋出来,谁又能挡得了他?我看无非是他对我还不太信任,谨慎的有些过头了罢了,等他查明我果然没有骗他之后,自然就会来的。”

    幼弟将信将疑,却也确实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坐下继续干等。

    只是说来也巧,他这屁股刚挨了下椅子,就见下人慌慌张张的跑来禀报,口中高声喊道:“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倭寇……倭寇攻城了!”

    幼弟闻言欢喜之色立马就上脸了,大叫道:“真的?终于攻城了?”

    还是徐本高稳重一些,面上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的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问道:“可打探清楚,是谁的哪一支人马,共多少人,是冲着哪去的?”

    “是……是郑芝鹏,是郑芝鹏领着倭寇来了,好像……好像是直奔咱家来的。”

    “什么?”

    幼弟目瞪口呆。

    啪叽一声,徐本高手里的茶杯被摔了个稀碎,侧脸上一股一股的,一看就知这是在死死地咬自己的后槽牙。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郑芝鹏凭什么敢攻城?他大哥脑袋上那顶官帽子是不想带了么?”

    “是……据说是奉了浙-江张秉贞的密令,北上抗倭的,在城外与刘香主力相遇,大战了一场得胜后才要进入松江城里修正,他们人人身上带血,还……还在城外用倭寇的脑袋建了个京贯,咱们这位府君您知道的,这架势,又有浙-江巡抚的批文,他哪能拦得住啊!我看他们一会就能进城了。”

    砰的一声,

    徐本高狠狠的锤了桌子一拳,再抬起手的时候,关节上已是一层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