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三十一章 苦苦埋伏
    要想判断刘香从哪上岸并不难,相反却很简单,前天将军防和操练图给徐本高送去,稍微查一查他下乡巡防的路线就能反推出他们的进攻方向。

    况且就是不反推,地点又能差到哪去,既然是在松江附近上岸,不管是刘香还是徐本高,又怎么可能会放过郑芝鹏在松江城外新建的庄园呢,因此他们早早的就寻到了地方埋伏了起来。

    可是地点好找,时间就很难去确定了。

    虽然站在刘香的立场上来看,郑家的船正沿着海岸到处乱晃,郑芝龙整编了钟斌以后也一定会顺势南下去与他一决雌雄,他这边拖的越久,被现的几率就越大,偷袭的优势也就不复存在,可具体哪一天,除非是能掐会算的神仙,只能守株待兔似的傻等,这一晃眼,就已经过去三天了。

    三天里,郑芝鹏都带着四千多的乡勇和七八百人的义从整日埋伏在两个小小的山坡上,轮流派人用望远镜去盯着海面上的情况,那日子别提多苦逼了。

    白天的时候,尤其是正午,阳光一晒起来感觉要把人给烤干一样,而一到了晚上,露水却重的跟小雨似的,树根底下一坐都能感觉带起一屁股湿了吧唧的泥土,更别提那蚊虫鼠蚁之物了,若不点上几捆艾草,他们这些人怕是每天晚上都得被蚊子给叮死几个。

    身上带的干粮却是够,但却不怎么敢用火,大饼硬的都能当板砖用,郑芝鹏闲来无聊的时候试了一下,居然还真让他用大饼砸开了一对核桃,郑芝鹏为了军心只得与弟兄们同吃同住,他现在感觉他的肚肠都要造反了,这对那些平日里吃不饱的乡民来说自然没什么不能忍的,可郑芝鹏那娇生惯养的小肠胃又哪里受得了。

    还有饮水。

    山上倒是有一条小河,可是既然连吃饭都不怎么生火了,哪还顾得上点火烧水呢,若是郑芝鹏自己坚持搞特殊,却也只能显得他矫情,反而不美。

    无奈之下,郑芝鹏唯有伸脖接水,跟个牲口似的,也不知三天下来吃进肚里多少的微生物和细菌,甚至有一次他没注意还喝进嘴里一只不大点不大点的小虾,也就日料里的甜虾刺身大小,却死死夹住他的舌头,怎么拽都拽不开,弄的他现在舌头都肿了,说话都有点不清不楚的,很是影响了他的光辉形象。

    不过这些跟寂寞相比,却又实在算不得什么辛苦了。

    头一天倒是还好,毕竟人多,只要不闹出太大的动静出来,用平常音调的声音说话是无碍的,大家你问问我我问问你,聊一些各自的家长里短,时间总能挨得过去。

    可到了第二天,身边的战友能聊的都聊的差不多了,没话唠了,郑芝鹏又不允许他们在山上打牌赌博,于是绝大多数人,都不说话了,天上看鸟,地上看虫,一看就是特么的一整天,这样的日子再多过几天人怕是要疯的。

    又是一日临近黄昏,郑芝鹏百无聊赖的手中拿着一本武经总要在看,手中却不停把玩着一根破狗尾巴草,好半天都没能看完一页,反倒是打了好几个哈欠。

    这环境这气氛,真不适合学习。

    郑芝燕没骨头似的躺靠在郑芝鹏的身上,用匕正切割比转头还要硬的干粮,口中有气无力的说着不着边际的抱怨。

    “这刘香到底还特么来不来了啊,不会是不来了吧,四哥,我已经好多天没吃着肉了,就这破饼,我实在是吃不动了。”

    说着,郑芝燕掏出匕,泄愤一样的使劲捅了几刀,嘟囔道:“肉啊~肉啊~我想吃肉啊。”

    郑芝鹏笑着不知从哪抓来一直差不多半个手掌那么大的,不知什么品种的虫子,一刀切下了脑袋道:“切下头就可以吃了,鸡肉味嘎嘣脆。”

    “…………”

    兄弟俩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逗闷,不一会功夫郑芝燕已经将切饼的匕换了一把斧子,将饼剁的稀碎。

    “四爷!~四爷!来了来了,来了!”

    远远的,一个汉子疯魔一般连跑带颠的跑过来喊道。

    “什么来了?”

    “船!船来了,好像是刘香来了!”

    郑芝鹏闻言抬腿就走,略微有点坡脚的小跑过去,抢过瞭望手的望远镜看了起来,只见远远地海平面上,几艘颇有一点狰狞的孤舟晃晃悠悠的,越来越近,在落日的余晖中更像是一副写实的油画。

    “一艘沧船,六艘蜈蚣船,其余都是鹰船,没有北方及江南一带常年的沙船,一定是南边来的,十之八九就是刘香的先头部队,我们赌赢了!”

    郑芝燕也抢过了望远镜看了起来,道:“不是福-建来的船,大哥这些年一直仿造荷兰红毛鬼的夹板船(就是山寨版的盖伦船),福-建海船大多受此影响,这么大的一支船队不可能一支都没有,只能是广-东来的,九成九就是刘香的人。”

    郑芝鹏闻言心中更稳,一股炙热的激情霎时间就填满了胸膛,那是创业的激情。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毕竟他理论上连人都还没杀过呢,何况是指挥一场战役呢,对手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倭寇刘香,然而胸腔内的那股激情却支撑着他,不但没有慌了手脚反而整个人都像燃烧了似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两条腿颤颤巍巍的虽不停抖,但终究是没软。

    “阎应元!”

    “小人在。”

    “领着乡勇义兵,在山腰处埋伏,你觉得应该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其余人等听从号令不得违背。”

    “小人遵命”

    “六弟,你领着咱家的义从,下山埋伏在芦苇丛两侧,动作要快”

    “是。”

    “锦衣右卫门!”

    “在!”

    “领着你手下的浪人,随我,正面会一会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