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三十章 授人以渔
    整理了一下情绪,郑芝鹏勉强按下了性子,先说起了正事儿道:“诸位的意思我已经明了了,阎兄之言,倒也不无道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毕竟这年头,谁都是朝不保夕,三饷一征,便是地主家怕是也没什么余粮了。

    不过诸位放心,既然让你们跟着我郑家玩命,自然也是要解决你们的后顾之忧的,先说三饷的事儿吧,这是朝廷定的,西边剿匪,北边抗金,朝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别说是我,就连部堂大人也不敢就下令你们以后的三饷不交,当然,我可以保证,除朝廷规定的数额之外,任何人也别想从咱们手里多收走一分一厘。”

    众人听后不语,很明显这是不太满意。

    “既然节流上没有太好的办法,那咱们就只能从开源上下功夫了,阎兄刚才说得倒是不错,我郑家货通天下,没有我们不收或是不卖的东西,指着种地的那点收益,想要在满足三饷的基础上再去维持生计,可能确实比较困难,恰好各位又都是沿着海的,与我们郑家互通有无的话也方便,若是日后有类似于漆、丝、瓷等物品,大可以卖给我们,甚至收了卖给我们,我们一定会以最公道的价格收购,有多少要多少。”

    瞥了一眼阎应元,郑芝鹏又道:“阎兄,贵乡既然沿海,不知可临着山么?山上可有树么?”

    “这……回四爷,咱们浙-江素来有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说法,基本没哪个乡是不挨着山的,山上自然也是有树的。”

    “既然有树有海,何不学着造船呢?大船造不了,难道还造不了小船么?如果贵乡的条件合适的话,我可以让我大哥投个几万两出来,在贵乡建一个小型的造船厂,让贵乡人人都有工钱拿,应该足以让贵乡过上好日子了。”

    轰的一下,一桌子人全都热闹起来了,纷纷嚷着:“四爷,我们乡也靠着山,也有树,我们也能建造船厂。”

    郑芝鹏伸手示意停,开口道:“我就是打个比方,不一定非得建造船厂,缫丝、炼漆、制铜、采矿、陶瓷、这些都可以,总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异么,肯定要具体再谈的,而且肯定也得跟你们这次的作战你们的具体表现有关,杀敌最多的,当然就要优先投资,投巨资,而逃跑多的么……到时候给你们建个砖窑?

    你们负责具体经营和生产,我们占一半的股份,造出来的东西直接按市价卖给我们,何乐而不为呢?朋友么,就是要有通财之谊,你们说对不对?”

    众人一听这话,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乱世人命不值钱!

    纷纷拍着胸脯的跟郑芝鹏保证,这个说我家的乡勇如何如何勇悍,那个说我家的乡勇操练的如何勤勉,甚至还有一个说他们乡全乡都是戚家军的后人,能随时结个鸳鸯阵出来。

    反正就是郑芝鹏一句话,这帮人立马就会嗷嗷叫着指哪打哪。

    郑芝鹏道:“这次我们要面对的,很有可能是大盗刘香。”

    场面霎时间安静了一下,明显这是都愣了,然而就在郑芝鹏以为这肯定是一盆凉水的时候,这帮人居然马上就又嗷嗷叫了起来。

    “不就是刘香么?他不也就是一倭寇头子么,诺大的名头,还能长两个脑袋不成?打就是了,我们乡的好汉不怕死。”

    “我们乡的好汉也不怕死!什么刘香刘臭的,只要敢上岸,四爷一声令下就别想安安稳稳的回去。”

    “我爹当年就跟戚将军打过徐海,如今我们乡跟四爷打刘香,这特么叫传承!”

    只有阎应元,却瞬间皱起了眉头,道:“四爷莫不是开玩笑吧,如果真是要打刘香,怎么也得让龙爷亲自过来才是,最不济也要让江浙两省联合出兵,以正规军剿之,否则凭我们这些乡兵,这……这不是钱的问题了,这是……我们就是全都拼死光了,怕是也未必就够人家塞牙缝的,以卵击石也不是这么个击法啊。”

    郑芝鹏闻言点头道:“还是阎兄冷静啊,不错,若打刘香,凭咱们的实力根本就是人家嘴边上的肉,随便一口就给吞了,与找死无异,阎兄没被利益所冲昏头脑,反而如此冷静,郑某佩服,佩服。”

    阎应元哭笑不得地道:“四爷您别开玩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您能给我们透个实底儿么。”

    “确实是要打刘香,不过却不是硬碰。”

    说着,郑芝鹏就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倒是也不担心他们去跟徐家通风报信,毕竟,从此刻开始,郑芝鹏绝不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

    阎应元闻言点头道:“若是如此,那此事倒也可为,以有备对无备,伏击的又只是他的先头部队使离间计,倒是也有几分把握,只是一旦刘香没有先派先锋,或者说离间计没有生效,怕是咱们所有人都要……”

    “是,有点赌的成分。”

    郑芝鹏灵机一动,想到这阎应元可是凭一座破县城和一群普通老百姓,挡住多铎八十天,杀死清军三王十八将的狠人,这军事眼光肯定比自己强得多啊,便问道:“阎兄以为此计可行否?”

    “回四爷,光以伏击而说,此战应该是能打的,小人不知那刘香性格,然而以常理推断,此计应该是可行的。”

    郑芝鹏闻言原本七成的信心立马就变成九成了,一拍桌子激动地道:“好!那此事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