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二十八章 藏身
    默默的掏出一根雪茄点了,郑芝鹏开始小心翼翼地打量这个小屋。

    屋子很小,也并不是特别干净,不过到底是女儿家的闺房,东西摆放的倒是挺利索的,有个破了半边门还缺个锁的柜子,里面装满了女子衣物,郑芝鹏甚至还很清楚地看见那一摞衣服上面的那个几个肚兜。

    床则有点小,而且好像还缺了个角,用不知什么东西垫着,躺上去有点晃悠,而且伸不开腿。

    真有点后悔,为啥要在这地方藏着,那徐家又不是杭州本地势力,哪用得着小心到这个地步,况且就算是非藏不可,难道还没有能藏身的地方了么?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跑这藏着了呢。

    不一会,便听门外敲了敲门,郑芝鹏喊了一声进,却是杨旭来了,身后还背了一个硕大的包裹,口中道:“知道四爷一定住不惯,特意给四爷买了一些生活用品,都是全新的,也不知何不何您用。”

    说罢打开包裹,倒果然都是全新的必需品,比如尿壶什么的,这种小物件,用人家的也确实是不合适,见郑芝鹏在抽雪茄,他还连忙将一个干净的新痰盂拿出来,当做烟灰缸放在郑芝鹏的脚边。

    见他站在边上似是有点拘谨,郑芝鹏笑着让他坐下,随口跟他聊了起来:“最近一直没怎么注意你,你现在都帮你姐负责一些什么?还给人帮闲么?”

    杨旭道:“不了,我现在主抓扩建装修,我姐负责具体经营,我三弟今年也十二了,倒是能帮我姐给点了跑个堂什么的,最近一直都招着人呢,只是这年头能信得过的不多。”

    郑芝鹏道:“怎么也修缮修缮你们自己住的房子。”

    “谁能知道您要来啊,托您的福,虽然您给我们投资的钱我们不敢动,但好歹这两个月来生意好做了许多,只是我们哥姐六个一人换了一身新衣服,姐姐又买了点珠钗饰充门面,自然也就没在房子上动钱,我们都是住习惯了的,好钢自然要用在刀刃上,先充了面子再说里子不是,再说过几个月我们肯定要盖新房子的,这老房子就没动。”

    郑芝鹏点头,表示理解,却问道:“你们六个孩子,就是挤在这么两间房里长大的是吧,也是怪可怜的。”

    “房子不过是睡觉的地方,有张床其实也就是了,倒也并不觉得苦,其实杭-州城里上无半片砖瓦的人多了,我倒是挺知足,就是小时候总受气,委屈有点咽不下。”

    说着,小杨旭眼神中居然有一抹凶光闪过,好像还有一点泪花。

    随即却又展颜一笑道:“不过现在好了,有四爷您给我们撑腰,那些曾经欺负过我们的,现在全都怕我们怕的跟狗似得,从小到大,印象中姐姐几年加起来也没有这俩月笑得次数多,我说那种自心底的笑,不是那种逢场作戏。”

    郑芝鹏也是闲着无聊,便问道:“装修扩建这种事,你还处理得来么?”

    “还行吧,刚干的时候倒是被骗了几次,不过我手脚勤奋,啥活都亲自干一干,其中门道也就能摸的差不多了,您是不知道,扩建这种事,一刻不在现场盯着都不行,不但不给你出活,还总是莫名其妙的丢一些耗材。”

    两人又聊了一会,杨旭略有点忐忑地道:“四爷,您抽的这种烟……好抽么?”

    “干嘛?想抽?”

    “想尝尝”

    “你才多大啊,再过些年吧,其实这东西对身体并不好。”

    “哦……”

    不一会,这货又瞪着大眼睛试探着的问道:“四爷,这种烟,杭-州城里有卖的么?我到处找都没看见过。”

    “你要干嘛?”

    “嘿嘿,就问问。”

    “好像确实是没有,这东西是那帮红毛鬼子传进来的,他们那抽这东西的其实也不多,跟咱们大明也没有形成规模贸易,流到岸上的很少,大多是作为搭头流进来的,我郑家毕竟是干这东西的,所以倒是有一些,别的地方么,确实倒是不多。”

    “哦~”

    见杨旭俩眼珠子滴溜溜的不停乱转,一看就是在动鬼心思,郑芝鹏笑着就用手指头怼了他脑袋一下道:“又琢磨什么呢,是不是还想卖这东西啊。”

    杨旭埋头傻乐道:“四爷就是四爷,啥都瞒不住四爷。”

    “滚蛋,我自己都还不够抽呢,哪有多余的给你,要卖自己想办法去。”

    “哦~”

    “行了,滚去监工吧,我还用不着你来陪我。”

    “哦,对了四爷,我从工地上拿点料回来吧,我知道您为了隐秘起见最好这段时间不见外人,可我们兄妹六人总可以搭把手,至少把这漏风的墙给补上。”

    郑芝鹏想了想,倒也觉得应该如此,他也怕万一下个雨啊什么的这破房子漏水,便点头了。

    果然过了一会,杨旭就拎来大桶小桶的黄泥和几大捆的茅草,招呼着自家弟弟妹妹就干了起来。

    郑芝鹏本来在屋里心安理得的正抽着雪茄,可是没多大一会心里就有点不得劲了,毕竟杨旭今年也才十三四岁,他的弟弟妹妹能有多大?那八九岁的小姑娘,用嫩生生的小手在外面干活,他在屋里抽烟,这……有点说不过去呀。

    毕竟穿越过来的时候尚短,主观意识上他还是一个现代人,加之他现在又没什么事儿,便也就出了门,从孩子手里也接过一份活,就跟他们一起干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杨旭他们自然是百般的不干,却拗不过郑芝鹏坚持,无奈之下也就只好由他了,渐渐的,郑芝鹏居然跟他几个弟弟妹妹也勉强熟络起来了,至少几个小崽子不再怕他了。

    当然,这种活两辈子加一块郑芝鹏也没干过,他干错了又没人敢说他,以至于这房子补的就更慢了,明明是一个时辰就能干完的活,却愣是干到了晚上,累得腰酸背痛的,他却还有点洋洋得意。

    杨大娘子回来后笑道:“四爷您长衫上都是泥,脱下来妾帮您洗一下吧。”

    郑芝鹏想都没想地道:“好啊”

    然后三下五除二就给脱了,然后,不但杨大娘子愣了,郑芝鹏自己也愣了,因为他没穿里衣,是光着膀子的。

    毕竟现在天虽已渐凉,但顶多也就是初秋,郑芝鹏虽然知道明朝人一般都是穿里衣的,却实在嫌热,所以……

    杨大娘子倒也不是没见过光膀子的爷们,只是郑芝鹏这么一脱,却觉得一片白花花的直刺眼睛,羞的霎时间脸就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