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二十五章 来者不善
    一晃眼,一个多月过去了,郑芝虎和郑芝豹都走了,只留下郑芝燕一个,算是跟在他身边帮忙做事,顺便历练自己,而郑芝鹏本人也已经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大忙人,成天奔波于松江和杭-州两地,有时候睡醒之后,要先看一眼卧室的摆设才能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哪。

    现在他的腿已经大体无碍了,所以只要在松江,他都会坚持和义从们一起训练,而杭-州则有意思了,其实杭-州真正牵绊他的应该是张秉贞才对,但他有事没事却特喜欢往杨家的角店跑,将那简直当成了个休闲娱乐的场所。

    倒不是贪图杨家娘子美色,而是单纯的喜欢那个地方,现如今杨家的角店是一边扩建一边营业,郑芝鹏的佩刀就高高的挂在柜台的后面,特显眼,所以渐渐的,普通百姓倒是不怎么愿意去那喝酒了,反倒是江湖客,却是越来越多,明明角店在城西,但哪怕城南的江湖人也都习惯去那吃饭喝酒。

    郑芝鹏觉得,跟这帮江湖客接触起来,比之跟张秉贞那帮官僚要舒服多了,也有用多了,那帮官老爷都是高屋建瓴的,可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硕士,那些高大上的东西未必就比他们差了,反倒是类似于一些市井中生存的法门,对他却更有用处,包括各县各乡的民俗见闻,也远比那些官员嘴里冰冷的数字要有用,而这些江湖客可能也都觉得郑芝鹏跟他们聊天是抬举他们,都是知无不言。

    这一日,郑芝鹏正在角店里跟一帮江-西来的商人聊天吹牛,郑芝燕却突然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颇为儒雅的中年男人。

    “四哥,这位徐大人来家里找您,我怕怠慢了贵客,就给引到这来了。”

    “徐?徐大人是……”

    中年人拱手施礼道:“谈不上大人了,家严丧亡,回乡丁忧,已经是单纯的白身了,郑公子,自我介绍一下,徐本高,家父徐朗。”

    郑芝鹏明显是愣了一下,脸上的笑意尽去,又看向郑芝燕,郑芝燕摊开双手,耸了下肩膀,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没什么可说的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俩人基本就没有什么和解的可能性。

    来者不善啊。

    “杨大娘子,楼上的雅座可建好了?”

    “回四爷,已经建的差不多了,只是没正式用。”

    “甚好,麻烦将雅座收拾出来,我与徐大人有事相谈。”

    徐本高却伸手打断道:“不必了,这次来只是有些许公务要询问郑公子,问完就走。”

    郑芝鹏死死地盯着他,却见此人脸上平静,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倒像真是来办公事的一般,更看不出此人深浅了。

    “徐大人……不是回乡丁忧的么?怎么还有公务?”

    “唉,国家正值多事之秋,便是回乡,又怎么能不心忧国事呢?陛下也知我忠贞,故虽在孝中,却也担了个督察御史的职责,奏疏,还是可以直达御前的。”

    郑芝鹏深吸一口气,脑子里飞的在转,说实在的他已经有点慌了,却还是尽量保持冷静道:“既如此,却不知徐大人不去纠察百官,来找我有何贵干?”

    “郑公子说笑了,郑公子虽是郑家人,却也是这浙-江巡按使衙门的把总,难道不算是浙-江百官之一么?”

    “迟到,早退,缺勤,我全都占了,徐大人不用纠察了,直接上报个巡察使大人或者张部堂吧,若是徐大人觉得他们包庇我,就尽管把折子往御前送就是了。”

    徐本高儒雅一笑道:“郑公子误会了,郑公子既是郑游击之弟,又怎能真的跟普通把总一样接受考勤呢,其实我向来都是主张开海的,令兄虽是倭寇出身,但世道都已经坏成这个样子了,只要他抱有一腔爱国之心,能切实的有利于浙-江之稳定,些许陈年旧事,又何必抓着不放呢。”

    郑芝鹏又深吸一口气,喝了一杯酒,索性道:“我不是官僚,没徐大人那么深的城府,装不下去了,你也别装了,我看着都累,到底想怎么样,划下道来,我接着就是。”

    徐本高还是那副死德行,面上带笑心平气和地道:“郑公子,我在跟你谈公务,私仇的事,咱们日后再说也不迟,郑公子的这个把总官职虽小,但责任却是颇重,是浙-江抗倭大业中最重要的一环之一,事关一省甚至数省的百姓福祉,徐某人自幼读孔孟圣贤之道,公私分明四字,还是懂的,我是想来问问,郑公子的抗倭乡勇是如何规划的?郑家可有在此处安排人手?可有布防图?陛下听闻江南重燃倭患,很是重视啊,这也是我丁忧这两年的重中之重。”

    “抗倭布防?”

    郑芝鹏自然不知徐本高的目的何在,却也更不可能信他所谓的公私分明,所以凡是敌人想要的,那就绝对不能给就是了,于是冷笑着拒绝道:“此乃军机要害之物,除了张部堂,我谁都不能给。”

    徐本高却好整以暇地道:“郑公子,本官在丁忧之前好歹是左都督,论级别,张秉贞也就是跟我平级,又正管监察,这图我便是管张秉贞亲自去要,他也必须得给我,所以郑公子,咱们还是痛快一点吧。”

    郑芝鹏更懵了,却依然嘴硬道:“没有,我郑家倭寇出身,起于草莽,打仗向来没什么章法,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所以一应布防全都没有图。”

    徐本高点头道:“原来如此,倒也理解,只是郑公子,既然已经招安为朝廷做事了,以前的这些毛病还是要改的,我打算过几天就下松江各县去巡查一下,看看各乡乡勇到底是真的在训练,还是在空耗国帑,毕竟是家乡所在么,如果只要松江一带的防御,不知郑公子这图几天能画完?总不能让本官,把所有沿海甚至沿河的乡镇都走一遍吧。”

    “…………”

    “郑公子?”

    “我要先问过张部堂的意思,才能答复你。”

    徐本高点头道:“应该的,正好我也有事要见他,咱们一道去如何?”

    “我还有事,晚上再去。”

    徐本高笑着道:“好,那我就等着郑公子的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