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二十四章 临时起意
    不得不说,这位杨家大娘子真的是很会做事的人呢,而且非常善于利用自己是女子,还是美女的优势。

    一个巧笑嫣兮的妹子,把自己的女儿红拿出来请你喝,多大的火也不出来了,况且郑芝鹏本来火也不算很大。

    只是这酒么,这时候喝不喝好像都不太合适了。

    咱又不是差这一口酒的人,上次那一坛若不是杨旭硬塞给自己,又看在他们一片心意的份上自己也不会收的,现在既然都这样了,哪能再去喝人家的女儿红?

    可是不喝吧,似乎也不合适,这姐们干活有点太利索了,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人家就给开开了,不喝反而才浪费了,况且不喝的话人家心里也安不下来。

    正想着呢,犹豫着呢,就见杨大娘子端起碗来咚咚咚就把自己那一碗给喝了,一口气都不带停的,放下了碗来,一张俏脸霎时间染上了一层红晕,动作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下就更软了起来,更增几分风情,可偏偏郑芝鹏却觉得这女子脸上的英气反而更盛了几分,一时不由呆了一下。

    这一呆,那杨大娘子却是不停,二话不说就又是一碗倒出来,都没缓口气的就喝了,然后又抢过先前给郑芝鹏倒的那碗,一仰脖也给干了。

    一分钟不到的功夫,这女人三碗老酒已经进肚了,放下酒碗的时候酒红已经蔓延到了脖子上了,估摸着再往下还有,可惜是看不到了。

    “妾一介女流,都已经连喝了三碗了,郑家四爷诺大的名头,怎的这般扭捏?莫不是个小肚鸡肠,连二两黄酒都装不下的小气鬼?”

    说罢,女子冲他抛了个媚眼,又给郑芝鹏倒了一碗酒,用的还是之前的那个碗,她刚刚用过的那个,碗口处还有一圈唇印,再看其人,端着碗,水蛇似的半醉半醒的扭着身子,撅着小嘴似嗔似娇。

    有点香艳的画面,但郑芝鹏却有点想笑,还有点略感心酸。

    “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今日得识杨大娘子,方知巾帼不让须眉,请娘子正坐,郑某并非见色起意之辈,愿真心与杨大娘子作知己之交。”

    说罢,郑芝鹏饮了碗中之酒,许是酒劲上头了,直接砰的一下就将自己的宝刀给拍在了桌上,口中道:“郑某对娘子绝无半点轻慢,更不敢有非分之图,此乃郑某随身这佩刀,今日既饮娘子之美酒,便将此刀赠与娘子了,若今后再有魑魅魍魉之人欺辱娘子,娘子大可以此刀斩之。”

    杨大娘子愣了一下,随即眼泪喷涌而出。

    郑芝鹏说这种话,她是信的,因为并没有骗她的必要,若是非分之图,哪里用得上这么麻烦,她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勾勾手指也就上床了。

    却不想自己孤苦数载,第一个给自己尊敬的居然是这般遥不可及的大人物,当即正坐,却是再无半点魅态。

    “妾,谢过郑四爷看重,再敬四爷一碗,然宝刀贵重,实不敢收。”

    郑芝鹏笑着也喝了酒,又道:“倒也并不是白白送你,却有一事想和姑娘商议。”

    “四爷吩咐便是”

    “也是刚刚临时想到的,我平日所接触的,大多还是财势双全的人物,然而市井草莽之中其实也卧虎藏龙,英杰豪侠之客并不在少,我的意思是,投资姑娘的角店,将面积再扩大一些,用以招揽江湖群豪,姑娘不必给我分润,但遇上豪侠江湖客,亦或是有本事的人,麻烦帮我接济一二,兼且帮我打听着消息,也就是了。”

    杨家娘子反应也是快的,便道:“四爷是让妾身帮四爷打探消息,传播义名,拉拢人才,便如梁山上的朱贵一般?”

    “正是,我以为娘子之才,并不输于朱贵。”

    杨大娘子郑重一礼道:“承蒙信重,妾无以为报,必实心用事,以报恩德。”

    杨旭在桌上听得都懵了。

    四爷不是兴师问罪的么?怎么又变成收编投资了呢?看上我姐了?随即心中苦笑,暗骂自己蠢笨。

    郑芝鹏又聊了一些扩大角店的事,又说了许多来自于后世的想法,比如地下拍卖会之类的,杨大娘子一一牢记,心中自然是震撼莫名,只觉得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层出不穷,细思却又大多都可行。

    直到天色都已渐渐晚了,郑芝鹏才停下话头,打算回家,临走时又摸了摸杨旭的脑袋,笑道:“你这孩子却也伶俐,本来这次来是想给你介绍一个差事的,但你姐毕竟是女子,许多事靠他一个人也着实忙不过来,你还是留下来帮她吧,倒也是好用的,只是你油滑太过,未免失了下乘,人不能太直,但若太滑,而又外露,就很难成什么大事了,多跟你姐再学两年吧。”

    杨旭整个人都是懵的,只得道:“谢四爷教诲。”

    郑芝鹏笑笑,起身告辞,杨大娘子却起身道:“四爷坐了一下午了,想来身体应是疲乏,若不嫌弃,何不随妾去后院居所暂歇一二?”

    郑芝鹏闻言笑道:“不必了,我既看中娘子,当娘子挚友知己,又怎么会挟恩图报呢。”

    “妾再谢四爷看重,然妾本就是风尘中人,四爷倒也无需怜惜太过。”

    “从今天起,你不是了,你是我郑芝鹏的伙伴,朋友,郑某又怎会做轻慢朋友之事呢?”

    言罢,郑芝鹏抱拳施礼,左手大拇指高高向上扬起,微笑着走了,而杨大娘子却又一次红了眼圈。

    回家的路上,小王又欠了吧唧的来问道:“四爷,您不是说来找那杨旭去布政使那外宅家帮闲么?怎的就变成开酒楼了?那布政使那边岂不是还没有人交代?”

    郑芝鹏笑道:“布政使那边,本就只是一招闲棋,张秉贞那头老狐狸,老谋深算的很,这一省大权轮到布政使手上都还不知能剩下多少,又不知有多少会漏到外室,重要性比之这个市井中的酒楼,不知差了多少。”

    “可是四爷,咱们家不也有酒楼么,何必要找个外人,还是个女子?小人实在想不明白。”

    “咱家的那些掌柜,我总共才见过几面,于我之间有甚恩义可言,如何就会比这外人更可信了?又凭什么保证他们就会实心用事呢,至于女子之身,其实除了受欺负一点,反而更占优势,我把佩刀都给留下了,我倒是真想看看,还有没有人敢这么不拿我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