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二十一章 杨旭
    当天晚上,郑芝鹏与布政使大人相谈甚欢,布政使这下可喜欢他了,那个今天刚赎出来的歌女,殷勤地服侍着二人在新的小院里一直喝到亥时才作罢。

    “郑兄弟啊,我跟你真是相见恨晚,恨晚啊,以后你常来家里坐坐,若有什么用得上老哥的,你尽管开口便是。”

    “如此,就多谢大人。”

    “叫什么大人,叫大哥。”

    “是,大哥。”

    “哈哈哈哈,贤弟啊,大哥还有件事,可能得求着你。”

    “大哥这话就不对了,自家里的事,哪里当的一个求字。”

    “哈哈哈哈,是这样,我的那个内人是个官宦人家的小姐,从来霸道惯了,我懒得跟他一般见识,有时候难免有点跋扈,可是我娘却特别喜欢他,今天这事若是让她知道,怕是家宅不宁啊,因此我……”

    “明白的大哥,这宅子是小嫂子的,小嫂子是我的朋友,我自然要安排些科考人手来护卫,保证不相干的闲杂人等进不来,平日里小嫂子衣食住行上有什么需要,自然也当由我来照料。”

    “好兄弟!好兄弟啊!”

    说着,这货还一个劲的用他肥厚肥厚的手掌来拍他的肩膀,郑芝鹏强忍着心中的厌恶陪着笑将他送走,这货却见屋里的一对玉如意不错,顺手就给拿回家了,郑芝鹏简直是哭笑不得,虽听说过这位布政使穷苦书生出身,靠岳丈家里才走到今天,为人喜欢贪小便宜,却不想贪到了这个地步,这格局简直跟后世的乡长都差不多了。

    “怪不得大明药丸,堂堂二品大员一省布政,却是这样的货色。”

    叹罢,郑芝鹏甩了甩脑子,用冷水激了下脸,无视了那女人明显带着勾引意味的眼神,回家去了。

    一路上清风徐徐,走着醒酒倒也舒服,仰头看着天上灿烂的繁星,听着耳边不时传来的歌女卖场之声,想着今天看到的那个卖酒郎的不易,布政使的废物无能,又不由的开始心忧起大明的命运来。

    大明是一定会亡的,就是不知大明没了之后的郑家,又该何去何从。

    想着事,不知不觉就已走到了自己家的家门口,突然间冷不丁的一个身影从角落阴影处蹿了出来,吓了郑芝鹏一跳,几个护卫也紧张的抽出了刀子,若不是来人二话不说噗通就是一跪,估摸着此时该被乱刀砍死了。

    待看清之后郑芝鹏才认出,来人正是之前的那个卖酒郎。

    “你……找我?等了多久了,便是进不去院,也大可在门房候着,可是我家门房不让你进么?”

    郑芝鹏说这话的时候是有点生气的,毕竟他现在为人处世处处都在向杜月笙学习,人家杜老板,甭管谁找上门来,便是压根不认识的要饭的,也是可以在门房坐一坐,喝一杯热水的,自己为此不但反复交代过,还特意将门房的面积扩大了三倍有余,这是拿自己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少年却道:“不不不,四爷已经帮过我两次了,我怎敢再劳烦四爷?是我没敢进您的家门,已经在外面等您两个时辰了。”

    郑芝鹏诧异道:“可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么?你先起来说话,我这人其实不喜欢别人跪我。”

    少年闻言起身道:“不敢再劳烦四爷了,是小人感激四爷的恩德,心想着无以为报,回家跟家姐说了此事,家姐特意让我以此酒相送,请您无论如何要收下。”

    郑芝鹏这才现,少年人的怀里抱着一坛酒。

    “这……”

    郑芝鹏有点懵。

    “我知四爷其实是喝不惯我家的浊酒的,但这酒不一样,这是家姐的女儿红,已经二十三年了,反正家姐也嫁不出去了,家中除此物之外也实在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故将此酒送来,以谢四爷对小人的救命之恩。”

    “既是令姐的女儿红,我如何能喝得?快拿回去吧,心意我领了,酒就真不用了。”

    那少年却突然高声道:“四爷是瞧不起小人么?”

    郑芝鹏闻言噗呲一声就笑了,摸了摸他的头道:“行吧,小鬼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收下,到底是你一片心意,不过却不能白收,这有二十两银子……”

    “四爷万万不可,小人家里虽是商人,却也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这酒是为了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哪里能再收您的钱?再说这种东西哪有卖的道理?”

    郑芝鹏心中哭笑不得。

    接过酒,郑芝鹏拍着他的肩膀道:“那好,那就不提钱了,你叫杨旭是吧,以后你就是我郑芝鹏的朋友了。”

    “多谢四爷!”

    说罢,杨旭蹦蹦跳跳特开心的就走了。

    身后的护卫笑道:“四爷可是看上此人了?莫不是想安排他去给布政使那个外室帮闲?”

    郑芝鹏闻言笑道:“你觉得此人如何?”

    “倒是个伶俐的孩子。”

    “伶俐倒是真伶俐,就是有点油滑,而且到底是年岁尚浅,事儿做的也有点刻意了,不够圆润,再看看吧,给你个任务,帮我打听打听这少年的背景来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