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十八章 晨练
    一夜好梦。

    只是没等郑芝鹏睡足,就猛的被一双大手给拎了起来,惊得他手脚一个劲的瞎胡拉,以为是徐家派来的刺客呢,等睁开了眼睛才看出来,这是自己三哥郑芝豹。

    “三哥你干嘛?”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睡!男儿要做大事,要就是自律!而自律之基,就是早起!一个男人连起床都控制不了,还想控制得了什么?”

    郑芝鹏无语地望了一眼窗外,还特么漆黑漆黑的呢。

    “三哥,夜猫子呀。”

    “你懂什么?朝阳初升这一抹东来之气,最益吐纳修行,你这身体本来就弱,之前又中了毒,稍微会点拳脚的壮汉都打不过,将来如何能做大事?”

    郑芝鹏特想说,什么朝阳初升之类的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况且劳心者制人,做大事并不需要多高明的武功,可是看着郑芝豹那张凶巴巴的脸,果断的就选择了从心。

    来到大院上,现不仅是自己,几百号义从也都被折腾起来了,除个别少数几人兴奋的双眼放光之外,绝大多数的人都跟郑芝鹏差不多,睡眼稀松的,一点精神头也没有。

    而反观这次郑芝豹亲自带出来送他的四百精兵,已经齐刷刷的站成两排,龙精虎猛的对着他们站的笔直,又穿着一样的偏紧练功服,看着特有气势,也正是因此,才震的那些义从,一个个的虽对早起颇为不满,却没人牢骚。

    郑芝豹大嗓门地喊道:“从今天起,卯时起床练刀,辰时早饭,巳时练习枪械,下午演练阵型,酉时才能休息,听明白没有?”

    轰的一下,院中的义从这下终于绷不住了,嗷嗷的就乱了起来,郑芝豹倒也不客气,直接掏出了短铳朝天上砰的就是一枪。

    “安静!这就是我郑家的规矩,谁不满意,站出来!”

    话音一落,身后的一排武士齐齐上前一步。

    这架势,哪有刺头还敢放肆,就是有那心存不忿者也唯有暂且忍了,甚至就连郑芝鹏也不敢怠慢,规规矩矩的在郑芝豹面前站好了军姿,即使腿伤还未彻底痊愈,却也不敢拄拐了。

    “丑话说在前头,表现不好的,军法伺候,军法伺候还不知收敛的,那就哪来的回哪去,你们家也别再参与什么抗倭同盟了,你们不配!听清楚了么?现在自觉坚持不下去的,不稀罕跟我们郑家合作的,可以站出来了,省的白挨一顿鞭子。”

    郑芝鹏闻言颇为紧张的瞅了他们一眼,见迟迟没人动作,这才暗暗放下心来。

    郑芝豹也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小声对郑芝鹏道:“老四你先入列,跟着他们一块练,以后不管你多忙,每日卯时的练刀,一定要以身作则,否则这队伍你永远带不起来。”

    “是,我明白的三哥。”

    说罢,郑芝鹏一瘸一拐的站在了队列的最前头。

    郑芝豹见此,眼底偷偷闪过一丝怜惜,却又马上硬如钢铁了起来,喊道:“刀!”

    一声令下,无数的小厮捧着一摞一摞的刀,一路低着头小跑着就从队伍里穿梭而过,郑芝豹继续道:“我不管你们之前有几分武艺,又擅使什么兵刃,不过军队作战不同于江湖比武,讲究整齐有序,因此从今天起,你们的近战兵器统统全都换成刀!这些刀都是东瀛重金所购,虽比不上真正的武士之刀,却也是用的上等好钢,锋利无比,战阵之中,刀法没什么花俏,两招足矣,一个是砍!一个是刺!现在,跟我练起来!”

    说着,郑芝豹外套一脱,露出一身精壮的腱子肉来,口中大喝,腰马合一,猛的就向前一斩:“喝!”

    众义从自然是有样学样的跟着。

    “哈!”这是刺

    众人依然有样学样。

    不过很快众人就现,这货来来回回真的就只有这两招,不过片刻功夫,郑芝鹏就感觉无聊的要死了。

    这跟他想象中的练武可是太不一样了,与其说是练刀,不如说这是单纯的打磨身体。

    郑芝豹真的只会这两招么?当然不可能,这货作为郑家第一猛将,若是天下有个武功排名的话,差不多也是能进前十的主,然而他却偏偏不教真正的功夫,倒不是敝帚自珍,而是真的没必要。

    军队,真正需要的是纪律性,其实说到底他这一早上砍来刺去的,真不见得上了战场就能有用多少,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在打熬身体,所谓刀挥千次自然快,这说法未必靠谱不说,战场上快那么一点也未必有多大的用处,他练的其实更多是这帮义从们的意志和纪律性。

    对此,郑芝鹏心中自然是欢喜的,他正愁没人帮他带兵呢,锦衣右卫门虽然武艺高强,但带兵真的不行,甚至连语言都有点没学明白呢,因此这帮义从都集结了将近一个月了,却还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操练,只要打下个基础出来,将来郑芝豹走了自然不缺操练他们的人。

    然而不管心里如何欢喜,生理上他却是真的有点坚持不住了。

    虽然他手里的是货真价实的倭国武士刀,只有不到三斤的分量,但练的久了依然感到胳膊有些酸,毕竟前任这小身板子是酒色掏空了的,又刚经历了戒毒,其身体素质其实是很差的。

    更关键的是,他腿上还带着伤呢,这种伤放在二十一世纪都得养上个三俩月的,何况是在明末?开始的时候还好些,但没坚持多大一会就受不了了,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觉腿上的伤处都崩开了,血正哗哗的顺着裤管在流,可低头一看又啥都没有。

    额头上,锻炼练出来的热汗混着疼痛而生出来的冷汗,小瀑布似得往下流,他的眼睫毛还有点长,结果全都糊上了,几乎都睁不开眼。

    其实谁都知道他的特殊情况,练到这份上,也已经差不多了,毕竟他才是这支义从的真正领导,郑芝豹只是来帮忙的,但他却依然选择咬牙死挺。

    练着练着,额头上的青筋都鼓满了,眼神瞅着跟要杀人似的,异常的凶悍,这份心辛苦谁都看得出来。

    他却不知,加上郑家带来的这四百多人手,所有的义从都看着他呢,正因为他在苦苦的挺着,因此这场枯燥无聊的早操,众人都做的极其认真,没有一个人在心里埋怨。

    你受伤的主子都还在咬牙坚持,你有什么资格放弃?

    郑芝虎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起了,正抱着膀子站在侧面,看着挥汗如雨的郑芝鹏,欣慰地点头,面上含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