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十一章 将大欺帅?
    第二天中午,意气风的郑芝鹏局带着郑芝燕、锦衣右卫门,以及数百护卫,浩浩荡荡的赶往松江,手持张秉贞的手令,拿着巡按使衙门的正式文书,沿途没有半点波澜,松江知府就算是顶着恶心,却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当然,朝南-京朝廷诉苦告状是免不了的,不过正如昨日郑芝鹏与张秉贞所说的,南-京朝廷的态度,到了张秉贞这个级别的封疆大吏未必就会在乎。

    郑芝鹏只是觉得奇怪,郑芝燕为啥连个屁都没有。

    毕竟,自己这个弟弟就是再傻,这英雄大会都开在松江去了,也该看出自己这另起炉灶的心思了,明显是对郑芝豹处置的结果不满啊。

    这货莫不是来串门来的?

    却不知昨日他和张秉贞的对话,一直都被这货听着呢,见自己这个四哥三言两语就把堂堂一省巡抚,二品大员的封疆大吏给忽悠成了自己人,还弄了一身官皮,早就已经钦佩的五体投地了。

    郑芝鹏因为是穿越而来的关系,在内心深处对郑芝燕并无多少兄弟之情,可是郑芝燕对他可是有的啊。

    亲兄弟之间,什么你的我的?不都是我们的么,郑芝鹏又是他一母同胞,比之其余四个还要更近上几分,哪有什么争权夺利的心思,如果四哥是一摊扶不起来的烂泥,自然要抢班夺权没商量,可谁见过忽悠一省巡抚的烂泥?

    他现在只恨,那逍遥膏好生可恶,居然可以把他的好哥哥害成那般模样,真是杀了徐家全家都不解气。当然,这种大事他肯定还是要写信给郑芝龙汇报的,只是郑芝龙远在福-建,估摸着收到回信的时候,这边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郑芝鹏不知他的心思,内心深处对他还暗暗提防,其实已经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到了松江府,郑芝鹏倒也没敢进城,而是开始大手笔的在城外购买庄园,却礼数周全的命郑芝燕携厚礼,亲自去拜访了松江府的大大小小官员。

    一月之后,英雄大会就将在此召开。

    当然,在此之前,郑芝鹏怎么也得将自家在江南一带的这些掌柜,认识认识。

    新建成的庄子里,郑芝鹏坐在主位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水,手中的雪茄已经烧了将近一半了,然而放眼望去,十张桌子还是松松散散的。

    明明和各大掌柜约好了未时来此谈事的,然而现在都快申时了,还是有人没到,这让他的脸色有些阴沉。

    以前的郑芝鹏不管事儿,郑芝龙又是天高皇帝远,他们这些掌柜想干啥就干啥,想贪赃就贪赃,日子过得何等逍遥,现在这个聚会明显是有点要夺权的意思,郑芝鹏知道自己虽然顶着个东家的名头,但向来都是被这帮掌柜的瞧不起的,这也正常,毕竟就自己前身那个德行,换了自己也会将之当一坨臭狗屎。

    可就算是自己这个前身再怎么荒唐,那也毕竟是东家啊,哪家的掌柜敢放自己东家一个时辰以上?那些没来的,估摸着要么就是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的傻哔,要么就是打着将大欺帅的主意了。

    想到此,即使郑芝鹏自诩涵养还算凑合,却也忍不了了:“右卫门,把桌上的空椅子撤下去,关门,没来的就不用来了。”

    唰的一下,刚刚还有点小乱的茶会,一下就安静了。

    郑芝鹏示意姑娘们该上菜的上菜,边吃边聊,将面前的狮子头吃了一口赞叹道:“都尝一尝,特意从杭州风露楼请过来的厨子,他们家的蟹粉狮子头杭州一绝,要提前预约,平时有钱都吃不到的。”

    “我想在座诸位中,应该没有不认识我的,我也就不介绍我自己了,叫大家来呢,两个事,第一呢,徐家的事应该都听说了吧,孙子们居然敢放蛊害我,这个仇我是无论如何要报的”。

    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皱眉道:“四爷,这毕竟是杭-州,不是福-建,徐家累世官宦,四代绯袍,关系甚至能通到京里,省内的这些大员都是他们的座上宾,既然三爷已经给了他们教训了,您这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啊。”

    郑芝鹏笑道:“这位是?”

    “哦,在下邹龙,是苏州城西绸缎庄的掌柜,与四爷只有过几面之缘,四爷您贵人事忙,可能不记得我了。”

    “嗯,是不记得了,邹掌柜,麻烦你站起来一下。”

    邹龙莫名其妙,但还算是听话地站了起来。

    “右卫门,把他的椅子撤了。”

    邹龙一脸的懵逼,还没反应过来,屁股底下就没椅子了。

    “好了,坐下吧。”

    “…………”

    “坐啊。邹掌柜,大家都坐着,就你一个人站着,不太好吧。”

    “四爷,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找不着凳子了是吧,今天我请的都是多年以来为我郑家立下过汗马功劳的掌柜,你看看,还有你的地方么,要不然,您去找徐家试试,看他们能不能给你一口饭吃?”

    “我……四爷,我错了。”

    这邹掌柜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噗通一声直接就跪坐在了原地,手里捧着自己的那份狮子头狼吞虎咽的就吃了起来,倒是把郑芝鹏给逗了一乐。

    郑芝鹏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一语双关地对着众人道:“狮子头好吃么?好吃就多吃点,可是有一点,千万别忘了你们端的是谁家的饭碗。现在,谁赞成,谁反对?”

    见这回终于没人吱声了,郑芝鹏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好,那么接下来我来说第二件事。”

    话音未落,突然底下就一阵嘈杂,却是一个大约两米多高的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一瘸一拐的硬闯了进来,右卫门的倭国手下去拦,竟被他一把推了个大跟头。

    “小四爷什么意思,教我老冯来吃酒,到了,门外却不让我进?莫非是我老冯平日里有什么得罪之处不成?”说着,那人便一瘸一拐地走到了上,也没有人再去拦他。

    来人郑芝鹏倒是认识,乃是苏州府名义上的大掌柜,却并不能算是个生意人,而是和郑芝龙一起出过海打过仗的老弟兄,因为腿伤,这才退休上岸,所以平日里一向横得很,加之自己这个前身实在是废物,基本就从没管过他,俨然是他们郑家的一方诸侯,身份地位比之他们郑家的堂兄弟们也是只高不低。向来瞧不大起郑芝鹏这个败家子,所以今天这人这么横,倒是颇有几分下马威的意思。

    “冯掌柜,您来晚了。”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生意上太忙了。”

    “呵呵,那行,冯掌柜找个地儿坐吧。”

    “爽快,我……”

    冯军愣了一下,因为他找了半天愣是一张空着的椅子都没找着,倒是有个傻哔,坐地上啃着一根羊排啃的正香。

    “找不着地方是吧,那您就哪来的哪回去吧,以后郑家,都没您坐着的地方了。”

    冯军当场就怒了:“四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要辞了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你这个败家子凭什么处置我?我要见三爷,不,我要见龙爷!我为郑家流过多少血你知道么?想辞了我,除非龙爷亲自话,否则老子我今天就把话放这,老子不服你!”

    郑芝鹏哗的一声,一个账本就甩到了他的脸上,语气颇为不善地道:“不服?冯军,你管苏州有三年了吧,你手上的那一摊生意,往年至少都有六万两银子的进项,现在呢?三千两!明年是不是就亏损了啊!反倒是你冯掌柜,前天刚娶了第九房的姨太太吧,你要不给我解释解释,你那钱都是哪来的?”

    冯军被数落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其余的众掌柜也暗暗心惊。

    不是说是个大字不识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级败家子么?怎么看这气势,跟特娘的虎爷怕是也差不多了吧!这冯军是犯他手里了,若换了自己,人家是不是也自有一番资料来对付?

    冯军阴测测地道:“四爷,您跟我算钱?”

    “冯掌柜说笑呢吧,你是我郑家的掌柜,我不跟你算钱算什么?”

    却见冯军一把撕开了上身的衣衫,露出一身狰狞难看的伤疤,将胸脯拍的啪啪响,怒道:“你特么跟我算钱?那就请四爷告诉告诉我,老子这一身的伤怎么算!”

    “这个左肺上的枪伤,是三年前李芝魁叛乱的时候,我护着龙爷一路杀出来的时候被叛徒打穿的,这个刀伤,是四年前老子跟杨家贼帖船战的时候被大倭寇杨六亲手刺的。”

    说罢他将那条废腿抬起来狠狠往吃饭的桌子上一搁,撕拉一下撕开裤子道:“这条腿,是去年前追缴叛徒李芝魁的时候,被炮弹炸出来的木刺刺伤的,当时那木刺是飞向三爷的,是我用这条腿,救了三爷的命!四爷现在跟我算钱?那小人就问问四爷,我这一身为郑家而流的血,谁来还我?”

    说罢他还气势汹汹的用牛一样的大眼睛朝郑芝鹏一瞪,看上去好不吓人。

    众掌柜纷纷也都停下了酒筷,齐刷刷地盯着郑芝鹏,想看看他打算怎么办。

    却见郑芝鹏异常干脆,坐在凳子上直接将自己的腿也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不等众人有所反应,突然间手起刀落噗呲一刀就在自己的腿上也捅了个血窟窿。

    “冯军,现在你跟我们郑家,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