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明末当海贼 > 第五章 幕后黑手
    郑芝鹏翘着二郎腿,嗅着香笼里点燃的阵阵松香,品着茶杯里上好的明前龙井,抽着南美洲过来的正经雪茄,身后的小莲轻轻给他捶打着肩背,一时间,感觉人生充满了无数的美好。

    新生快乐,郑芝鹏。

    不一会,他的‘结拜兄弟’闫云达终于算是来了,这货实质上就是郑芝鹏的一个狗腿子,靠着郑家手指头缝漏出来的一点生意混饭吃的主,生得头圆项短肥头大耳,小眼睛眯眯着一看就很猥琐,郑芝鹏实在想不通,前任怎么会和这种人成为莫逆之交。

    “鹏兄弟啊,哎呀呀可想煞为兄了啊,听说你病了两个多月,可是给为兄急的呀,饭都吃不下去了,您看,我这都瘦了好几圈了。”说着还朝郑芝鹏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大肚子。

    郑芝鹏笑道:“劳烦哥哥担心了,对了,你给我带逍遥膏了么?”

    “带了,自然是带了,好兄弟,为了庆祝你大病初愈,咱们去哪耍上一耍?我听说城南姑子庙里新来了一嫩雏,长得那叫一个清秀,虽剃了头,却是个我见犹怜的大美人,而且妥妥的是个良家,是你最喜欢的那种调调,我在咱们圈子里放了话,给兄弟留着呢,咱哥俩去办了她?佛祖面前行此风流事,想必别有一番滋味。”

    “莫说这个,逍遥膏呢?”

    “哦,在这呢。”

    郑芝鹏将盒子里打开,里面将近有小半斤,不由笑道:“这东西好像一直都是我在吃,你却不吃,来,尝一口?”

    闫云达神色一愣,马上笑道:“兄弟,你是知道的啊,哥哥我打小火力就壮,家里七八个小妾都满足不了我,若是再吃了这东西,非得出鼻血不可。嘿嘿,我这是天赋异禀,羡慕吧?”

    郑芝鹏闻言扬长大笑道:“羡慕,太羡慕了,可是我今天就想看你流鼻血,来啊,让他给我吃!”

    话音刚落,两个倭国浪人上前,三下五除二的就将他给制住了,右卫门接过了逍遥膏,掰开他的嘴就要往里灌,惊得他魂都吓飞了:“兄弟,兄弟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是不是哥哥我哪块做的不对,不是,兄弟,饶命啊兄弟,饶命啊!”

    郑芝鹏示意右卫门停下,笑道:“这是你每天都给我吃的东西,我现在让你吃,你却喊饶命?怎么,这东西有毒啊。”

    “不,不不不,没毒。”

    “没毒那就吃吧。”

    右卫门又掰开他的嘴要灌。

    “有毒!有毒有毒,有毒!”

    “明知道有毒还给我吃,你这是害我啊。”

    “不不不兄弟,这东西是补药,是补药啊,少吃当然无事,可是多吃那是要吃出人命的啊,你想想,就是人参吃多了也是要吃出事来的啊。”

    “你拿这东西当人参比?右卫门,灌他!”

    “我错了,我错了啊四爷!四爷饶命啊!”

    郑芝鹏伸手示意停下,道:“说,这东西哪来的。”

    “我……我家世代开生药铺的,所以……所以……”

    “还不跟我说实话?这东西,只有海外才有,我怎么不知道你闫大官人什么时候还有了海上的关系了啊。”

    “我……”

    “灌他。”

    “徐朗!!是徐朗!徐家的徐朗。”

    “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一落,右卫门便将半斤的逍遥膏全都塞到了他的嘴里,果然,没多大一会,闫云达便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死了。

    郑芝鹏连看他的兴趣都没有,只是挥挥手,示意浪人们将这恶心的东西扔出去,便低头寻思起了这事情的始末。

    徐家,徐阶的徐,算是江南一带的顶级豪绅了,老根在松江一带,向来反对开海,多年来又一直与海面上的各路倭寇牵连不断,崇祯元年之前与郑家甚至还有过很不错的合作,因为那会的郑家才是倭寇头子么。

    只是自打崇祯元年之后,郑芝龙接受了朝廷的招安,他们郑家有了官面上的身份,买丝买绸也不必再偷偷摸摸,就跟他们断了来往,他们则和大倭寇杨六杨七,以及荷兰的东印度公司牵扯不断,多年来或明或暗的竞争不断,多有龌龊。

    简单说,人家就是靠通倭走私赚钱的,而郑家招安了之后则成了朝廷的缉私队长,屁股的位置不一样,关系自然也就不同了,平日里两家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黑的白的明的暗的全整过,早已是水火不相容了。

    当然,郑芝龙抗倭自然不是为了为国分忧,海上倭寇都打光的话,那些土豪再卖丝绸不就只能卖给他了么,垄断的生意做得多爽啊,几年后的东南王就是这么来的。

    却是没想到,徐家居然还使了这么阴毒的招式。

    江南这一代,毕竟是丝绸和茶叶的主产区,而这两样东西又都是海贸中的核心产品,在郑家与东印度公司的竞争中,也算是个兵家必争之地了。

    郑家的主母田川氏毕竟只是个女流之辈,最关键的是她还是个倭国人,大明话说的都还磕磕绊绊,根本就没法管事,而郑成功今年还不到十岁,更是个笑话,使手段把自己这个老四给废了,郑家下面的那些掌柜自然就是一盘散沙了。

    见郑芝鹏目露凶光,右卫门劝道:“四爷,徐家毕竟是当年的文贞公之后,百年来四代绯袍从无断绝,如今他家的徐本高还被皇帝赏识,进了左都督,在江南一带甚至于整个朝廷也都是盘根错节,树大根深,咱家与他们斗了多年,也是对他们心存忌惮,您……”

    郑芝鹏闻言不由打断他并冲他道:“我知道他们势大,可我这两个多月来遭了多大的罪,你难道没看见么?这仇若是不报我还算是个爷们?我意已决,那个叫徐朗的,有他没我!明天就召集人手,杀向松江,老子要拿他的头盖骨做酒壶。”

    “这……要不还是给龙爷写封信,商量商量吧。”

    郑芝鹏闻言不由一阵气馁。

    想都不用想,郑芝龙肯定不会同意,至少不会同意如此的大动干戈,顶多也就是借此事敲徐家一笔竹杠。

    鬼知道郑芝龙为了招安洗白努力了多少年,遭了多大的罪,甚至因此不惜与十八个结义兄弟决裂反目成仇,现如今海上的大盗,除了荷兰人之外其实全是他当年的结拜兄弟,现在一见面就往死里打,徐家毕竟是东林党,关系又盘根错节的,对他来说,是不可能冒着得罪整个东林党的风险去帮郑芝鹏出头的,否则万一被扣个造反的帽子咋整?

    毕竟明朝的骨气硬的都有些变态了,皇帝被抓了都没见他们服软过,郑芝龙的招安成功在大明简直就是个奇迹,几百年里倭寇中的独一份。

    郑家,终究还是郑芝龙的郑家,他这个四爷能在杭-州城吆五喝六的也全都是借着郑芝龙的威风,郑芝龙不让干的事儿,保证连一条狗都不会跟着他干事。

    可这仇要是不报他也是真憋得难受。

    郑芝鹏不由沉思了起来。